2007年2月5日 星期一

指 揮 之 王

香 港 管 弦 樂 團 演 奏 華 格 納 , 由 荷 蘭 指 揮 家 華 特 統 軍 。
華 特 令 香 港 管 弦 樂 團 重 生 ─ ─ 華 格 納 不 是 阿 豬 阿 狗 都 能 演 奏 而 指 揮 的 , 華 格 納 的 音 樂 宏 偉 而 奢 華 , 他 創 作 《 尼 布 龍 的 指 環 》 時 , 要 吃 第 一 流 的 美 食 , 穿 最 漂 亮 的 衣 服 , 空 氣 中 必 須 噴 香 水 , 有 美 酒 相 伴 , 而 且 書 房 外 要 有 一 片 華 麗 的 風 景 。
是 不 是 「 整 色 整 水 」 ? 有 真 本 事 , 才 會 寫 作 出 只 應 天 上 有 的 金 曲 。 華 格 納 的 靈 感 很 昂 貴 , 他 說 : 「 我 創 作 時 , 不 可 以 像 狗 一 樣 生 活 。 」
華 格 納 的 樂 曲 , 在 音 色 中 看 得 見 金 光 閃 閃 的 殿 堂 和 白 玉 生 輝 的 樑 柱 , 難 怪 百 年 後 的 希 特 拉 成 為 知 音 , 在 華 格 納 的 音 樂 天 宮 中 , 他 看 到 德 意 志 的 新 羅 馬 帝 國 。
華 特 指 揮 華 格 納 , 是 要 告 訴 全 世 界 : 香 港 管 弦 樂 團 從 此 不 一 樣 了 , 從 前 , 他 或 許 是 一 隻 病 雞 , 但 今 天 , 在 我 手 下 , 變 成 一 尾 火 浴 的 鳳 凰 。 指 揮 家 在 台 上 的 表 演 , 只 是 三 成 功 夫 , 台 上 的 功 架 和 感 應 , 卻 叫 台 下 的 觀 眾 看 出 在 幕 後 練 習 時 的 另 外 七 成 火 候 。 指 揮 家 的 力 量 在 練 習 和 綵 排 之 中 , 台 上 的 笙 簫 弦 管 , 百 鳥 朝 凰 , 單 簧 管 、 小 提 琴 、 鑼 鼓 , 凝 望 領 袖 的 那 點 , 是 一 片 渙 散 , 還 是 充 滿 敬 畏 , 觀 眾 在 音 樂 千 軍 萬 馬 的 矩 陣 , 是 看 得 出 來 的 。
華 特 在 台 上 , 像 華 格 納 一 樣 , 是 一 位 王 者 。 他 是 從 荷 蘭 聘 來 的 指 揮 家 , 但 不 是 所 謂 打 工 仔 , 他 是 King , 但 他 不 過 國 王 的 奢 華 生 活 。 一 個 指 揮 家 , 如 果 把 自 己 當 成 打 工 仔 , 他 會 更 注 重 「 呢 份 工 」 的 福 利 , 例 如 旅 行 有 沒 有 頭 等 機 票 , 請 他 來 出 任 指 揮 家 這 項 高 職 , 他 會 要 求 一 所 無 敵 海 景 的 豪 宅 。
一 個 英 明 的 僱 主 , 在 面 試 時 聽 見 眼 前 的 應 徵 者 提 出 如 此 條 件 , 如 果 懂 一 點 點 音 樂 的 文 化 史 , 就 會 在 心 中 自 問 : 華 格 納 作 曲 , 才 要 吃 魚 子 醬 , 喝 頂 尖 的 紅 酒 , 要 在 書 房 中 鋪 幾 寸 厚 的 絨 地 氈 , 要 梵 爾 賽 宮 一 樣 氣 派 的 大 沙 發 , 你 也 要 這 等 待 遇 , 那 麼 閣 下 是 不 是 華 格 納 ?
這 個 世 界 , 有 的 行 業 , 不 是 一 般 的 打 工 仔 , 例 如 牛 津 大 學 的 校 長 , 泰 晤 士 報 的 總 編 輯 , 以 及 香 港 管 弦 樂 團 的 總 指 揮 , 雖 然 他 們 也 受 薪 。 華 特 領 導 的 香 港 管 弦 樂 團 , 把 華 格 納 驕 奢 的 靈 魂 請 回 來 , 一 夜 之 間 , 他 示 範 了 什 麼 叫 做 The Art of the Impossible 。 證 明 所 謂 打 工 仔 , 也 可 以 超 凡 入 聖 的 , 只 要 有 膽 識 和 毅 力 , 只 要 有 真 功 夫 , 他 在 香 港 的 家 , 不 是 一 座 錦 衣 美 食 的 行 宮 , 但 他 是 真 正 的 王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