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2月26日 星期一

親痛仇快酒肉朱門 (一) l h

長話短說-親痛仇快酒肉朱門 (一)上周五是年初六,立法會假後復會,匆匆趕到,出席泛民飯盒會;見煲呔座駕赫然泊在門外,記者群佇立等候,一問始知原來是立法會春茗,邀來一眾高官聯誼,善頌善禱、杯盤狼藉之餘,尚大玩所謂變身之戲,即局長與議員對調身份,演出質詢詼諧劇。早就向助理說過,此類俾面派對可免則免,除非事關重大,又或進場示威,否則,一律避席,原因是我乃一介平民,入立法會不過憑選民委託,替這些「老闆」做事講話,並對自己之政綱信念負責。道不同、不相為謀,又何必強顏歡笑,高攀權貴?呼籲最低工資立法由是,想到去年九月的一段往事,剛從歐洲回港,才知「爭取立法規定最低工資」運動正鬧得街知巷聞,沸沸揚揚。現時以「我會做好呢份工!」招徠的曾蔭權,為提高民望,抵銷倡議「銷售稅」之惡評,更為拉攏勞工界議員,亦大口出術,暗示此事大有商量餘地,但字裡行間,卻仍是「講就天下無敵,做就有心無力」,於是,「民間爭取最低工資立法聯席」,遂在銅鑼灣行人專用區發起50小時絕食,以示決志爭持,喚起市民關注。我應邀出席,並蒙大會允許致辭,遂二話不說,直講一己愚見。眼見大家捱餓明志,我指出若是立法會內泛民諸子合廿五人之力,一起以拒食運動向政府施壓,則自可事半功倍,水到渠成。何謂拒食,那就是但凡政府當局官員請宴相邀,均聲明必須以談論最低工資為議題,否則一律杯葛,又或如常赴宴,到場後別的不談,專以最低工資為先,若對方不依,則依舊拉隊離場,以示抗議。原因?乃是低薪勞工胼手胝足,尚不能餬口養家,以民為本者何以起筷舉杯?政府若不就範,則擴展至任何會面、會議,亦照辦煮碗,他說他的,我說我的,一味專注立法保障最低工資議題,全面抗爭,全力施壓……。之後,我亦在不同場合,向泛民各議員提此建議,所得回應不過一笑置之,又或聳聳肩膊……,今日立法會鴻門宴,賓主盡歡,傳媒引為美談,祝酒寒暄,耳語調笑,恍如故侶重逢,團聚一堂……立法會與行政機關一成一片,反小圈選舉之鬥士與小圈權貴樂也融,飯盒會門可羅雀,酒肉朱門鬧哄哄,親痛仇快之餘,最低工資還要等多久?……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