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2月26日 星期一

甚麼都要,就是不要臉!

甚麼都要,就是不要臉!

荒謬的特首選舉答問大會  三月一日的特首選舉「答問大會」,曾、梁兩位候選人沒有「對質」,因為這不是特首候選人辯論大會,而是每人三分鐘各自表述所謂政綱,然後接受安排好的選委提問,至於公眾則只能透過電郵、傳真提問,問題經篩選後由主持人代讀,曾、梁二人回答。沒有條分縷析、雄辯滔滔,只有「一人一個喇叭,各吹各的調」。  這就是所謂有競爭的特首選舉,這就是有些人大言炎炎的「香港第一次」!新聞媒體驗明正身  更加不堪的是,新聞媒體進場採訪,必須事先由主辦當局「驗明正身」,他們說:網絡電台不能算是媒體!記者來電:「毓民,好像是針對你,不讓你重演二月一日曾蔭權宣布連任記者會事件(毓民當時以MyRadio.com.hk名義進場)!」  主辦此次「答問大會」的是親曾蔭權的選委,但支持梁家傑參選特首的馮檢基赫然名列召集人之一,他就媒體必須「驗明正身」如是說:「新聞媒體是來(答問大會)採訪新聞,不是製造新聞」!嘿,那不分明是針對毓民二月一日在曾蔭權宣布連任特首會「提問」一事?基哥,如果有記者在「答問大會」做了與記者身份不符的事,你難道不會叫保安把他趕出去嗎?  另一個選委,新鴻基地產的公關李鑾輝(港台前高層),在接受記者提問時表示有關安排與避免「毓民事件」重演無關;李鑾輝又說:如果毓民臨時受僱於一個新聞機構進場採訪,我可以不讓他進來嗎?荒謬無恥同陷不義  馮、李二人屁股決定腦袋,揣摩權者意志,羞辱毓民,真是此可忍,孰不可忍!毓民從事新聞傳播工作三十六年,做過幾家報社記者、編輯、採訪主任、總主筆、社長,也辦過報,當過報老闆。還有,在大專任教新聞傳播系十三年,當下不少資深新聞工作者,是區區在下的徒子徒孫。更不要說毓民在電子傳媒的資歷了,至於互聯網,毓民是香港少數最早搞網上電台、網上報紙的專業人士。  說毓民不是媒體人,叫毓民「搵份記者工」,不是羞辱是甚麼?  三月一日,毓民一定以新聞媒體工作者身份進場,而且一定是網絡電台,馮檢基、李鑾輝兩位大哥,準備接招可也!  要說有多荒謬就有多荒謬,有多無恥就有多無恥!你們要自找麻煩,「真係幫你唔到」!荒腔走板更添醜陋  梁家傑陣營對「答問大會」的安排,「雖不滿意,也要接受」,其荒謬無恥之處,與馮檢基之流不遑多讓!  人們不會忘記,當初梁家傑陣營是如何為參加小圈子選舉裝飾借口:要讓選舉有競爭,藉此凸顯小圈子選舉的不義;爭取一個平台;與曾蔭權辯論政策,迫曾蔭權就普選表態……。  好了,曾蔭權拿了六百四十一張提名票,即使有「白票」,三月二十五日他也是篤定高票當選,梁家傑陣營既然承認這個小圈子選舉,那就應該表現政治人物的風度,立即承認競選失敗,並向曾蔭權道賀。不過,他們或者會說:曾蔭權只是拿到六百四十一個提名,勝負還是要看投票結果!  難道梁家傑陣營會天真地認為提名支持曾蔭權的六百四十一位選委,會有一半在投票日「不記名」投票給梁家傑嗎?  小圈子選舉的不堪、不義、齷齪需要由梁家傑參選來凸顯嗎?或者可以這樣說,如果不是梁家傑參選,人們還對泛民主派有浪漫的期待,由於梁家傑代表公民黨、民主黨、民協去參選,才可以讓人們清清楚楚的知道:戳破民主畫皮的政客的真面目是多麼的醜陋!  至於說梁家傑的參選,可以讓他跟曾蔭權辯論,更是天可憐見,現在是辯論個鳥!即使是真有辯論,恐怕梁家傑也只會自暴其短。真是甚麼都要,就是不要臉!  一開始就是一場鬧劇,一齣醜劇,而演出者的荒腔走板,更添醜陋。前幾天在電話裏向倪匡拜年,這位講話謔而且虐的「老大」說:「香港人是不是白痴?怎麼明明這場選舉是假的,曾、梁演出賣力,傳媒陪着發癲,而民眾好像也十分投入,他們兩個到處派傳單拉票,派甚麼傳單,拉甚麼票?,香港人又冇得投票。真係白痴!不過,這樣說倒是侮辱了白痴!」後記  教統局局長李國章給教育學院 的校長陸鴻基教授發律師信,要告陸鴻基誹謗,因為陸說有高官向他施壓,讓人們以為施壓者是他本人。  陸鴻基講了些甚麼損害了李國章的名譽呢?這不是毓民所能討論的,毓民要說的是政府官員或者公營機構負責人,不能動輒告人誹謗,如果指控新聞媒體誹謗,條件更加嚴謹。理由十分簡單,政府官員或公共機構負責人,其言行與公眾利益攸關,必須承受比平常人更多的批評。對於媒體,公眾的批評與監督,最好就是「有則改之,無則嘉勉」。李國章要告陸鴻基,特別是有關教院風波的獨立調查仍未展開,更加不適當。  李國章也許不知道,中國古代專制時期,也有朝廷專門設有進言獻策、批評朝政的木牌,用來察納異見。二千多年前,中國也曾出了一位廢除誹謗法的皇帝。根據《史記‧孝文本紀》記載,西漢孝文帝劉恆下詔除「誹謗妖言法」(秦時有是法,沿用至漢):「今法有誹謗妖言之眾,是使眾臣不敢盡言,而上無由聞過失也,將何以來遠方之賢良?其除之。」  讀歷史,很多時候會有新得。李國章局長今時今日的身份,就等於是封建時代的貴族,貴族高高在上,看不起讀書人的固然所在多有,但是也有禮賢下士,謙恭自持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