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2月14日 星期三

《自首報告》龍應台 作者 ∕陳鳳翔

《野火集》作者龍應台於二月五日在中國時報、香港明報、馬來西亞星洲日報、廣州南方都市報同步刊出一篇文章《自首報告》,針對二00六年底馬英九的特支費成為一個司法事件有感而發。●秘書作業 自動處理龍應台自承,從一九九九年秋天踏進台北市政府成為台北市的首任文化局長開始,其特支費的一半,三萬四千元,就是每個月直接匯入薪資帳戶的。秘書作業自動處理,沒人問過她,也沒有任何人告訴她其他的可能作法。在她身為政務官的經驗裡,顯然公務的慣常作業把一半特支費當作政務官的薪資補貼;監督政府預算的議會,把一半特支費也當作首長的酬勞,可以拿來作為懲罰官員的籌碼。在她離開政務官的職位四年之後,透過馬英九的案件,才第一次知道,原來這叫貪污。她問:如果馬英九因為那一半特支費匯入薪資而以貪汙罪起訴,那麼她該怎麼辦?另外,那些六千五百位歷任和現任的中華民國政務官該怎麼辦?在一個現代的法治社會裡,一個好的公民該怎麼辦?她去翻法條找到自首的定義,寫了這篇公開文章,算是首任台北市文化局長龍應台向全民的「自首」文件。但是她探究著,自己一個人的「自首」或是其他那六千五百位也自首,能解決了什麼問題呢?她提醒著,當道德、法律、政治糾纏不清,真正的價值因而混沌不明的時候,我們是否就「便宜」地把所有責任通通放在司法身上,要司法提供終極的答案?●徒有架構 而無內涵她認為這樣是找不到出路。把傳統文化勉強填入民主架構,是沒大用的。她用卡爾.波普《開放社會及其敵人》觀察歐洲戰後的新民主,所言:「徒有民主的架構是不夠的,因為填到架構裡頭去的,還是你自己的傳統的文化。」提醒著大家:台灣選舉的民主框框裡,填進去的仍是買官鬻爵、利益輸通、公器私用、鑽營逢迎的文化,這樣在其中如魚得水的仍是那種傳統的擅於結幫拉派、相互哄抬的江湖人物。龍應台,極可能是台灣有史以來直接轉帳的政務官中的第一位敢公開做這種「自首」的事。這樣的自首,並不減損龍應台給人的好印象;相反的,其道德勇氣,更是令人肅然起敬。因為,我們已經看太多,死不認錯、只懂得推卸責任的政客。更別提薪資裡有特支費補貼,是公務的慣常作業,龍應台本人也算是結構罪惡裡被殃及的無辜者。不願面對現實,驕傲、不願承認失敗與錯誤,這是我們根深蒂固的文化傳統。龍應台的帶頭「自首」,是否會有其他政務官跟進不得而知,但是我們要為她的承認錯誤,有助於惡質文化的扭轉而喝采。在婚姻輔導裡,千百種層出不窮的夫妻問題,只要夫婦兩人皆會認錯,懂得說「我錯了」,通常這樣的夫妻,他們的婚姻生活多半美滿,再大的衝突或問題都有辦法解決。其他的人際關係也是如此,朋友同事、兄弟姊妹,有面對自己的錯誤,敢坦然承認的,往往人際關係都不錯。甚至在專業工作領域上,能從錯誤中學到教訓的人,必然是邁向成功的人,因為從錯誤中學習更為深刻,進步更快。●逐一悔改 整全自我在基督信仰裡面,要獲得上帝的救贖,第一件事同樣也是認錯(認罪)。以大衛王為例,他違背上帝的命令,做了可憎惡的事,借敵人的刀殺死自己的戰士烏利亞,然後奪去他的妻子。這樣醜陋的事,若換做其他國家的君王,一定設法於正史中塗抹掩蓋,事實往往得於後世的史家追溯還原。但,大衛王的惡事,卻記載於當時國家的歷史裡。甚至大衛王還寫了很多悔罪禱告詩,也一併被記載。這樣勇於面對自己錯誤的民族,難怪在亡國多年之後,還有復國的一日,在世界歷史上寫下了不可能任務一章。承認錯誤、或認罪在我們的文化傳統裡,是件非常困難的事。因為承認自己的不是、不對,是自我否定的動作。可是弔詭的是,這種的「否定自我」,卻是往「肯定自我」方向上前進的必要踏角石。認錯帶來改變的開始,認罪帶來生命的蛻變。基督教裡,認罪甚至是一種神聖的過程,基督徒在靜觀默想裡千百次認罪的「否定自我」,在上帝聖靈的引導下,逐一悔改,反倒成為「整全自我」的利器。龍應台的「自首」一文《路走的寬闊,人顯得從容》讓我們思考,台灣民主的高度與方向何在,如何在複雜混亂中找到出口。盼望這一篇珍貴的自首報告,帶來更多的看見與正面的制度檢討,台灣的民主踏實地向上前進一步。未來我們的民主架構,不再多為傳統的惡質文化填充,而能有更多諸如龍應台這般「誠實面對錯誤、改進」的精神與文化,成為民主框架裡主要的實質內涵。後記:有讀者來信表示,「如果您有關心新聞的話,有些有資格領特支費的人,他們選擇只檢據核銷, 完全不領用『不需收據』的另一半。如果龍應台的自首若值得嘉獎,那他們的『不貪污』豈不是更好?」這裡非常謝謝這位讀者來信糾正錯誤。我本以為所有可以領特支費的,都是銀行直接轉帳併入薪水。去查了一下,看到一段ETtoday記者范文濱╱桃園報導:「朱立倫縣長表示,全國各行政單位首長和主管的特支費支領,依各機關的作業方式,未盡相同。他擔任縣長,依規定一個人有八萬八千元的特支費,其中一半憑領據支領,一半列據支領,但是,他通常都只使用七、八成,並未全部用完,編列預算中未用完剩餘的部分均繳庫。」在此,我將原文「龍應台,極可能是台灣有史以來歷任政務官,第一位敢公開做這種「自首」的事。」修改成「龍應台,極可能是台灣有史以來直接轉帳的政務官中的第一位敢公開做這種「自首」的事。」。並且,我認為不僅要表揚那些完全不領特支費的政務官,至於那些秉公處裡的公務員更值得嘉獎。因為他們一切照法規辦理,於是保護長官得以不陷入結構罪惡裡。而那些將特支費直接轉帳的公務員,反倒害了一些沒有公務員經驗的專業人士(諸如龍應台等人)。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