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2月18日 星期日

只 是 一 台 戲

小 馬 哥 又 告 急 , 清 廉 形 象 不 保 。 小 馬 哥 悲 情 發 言 : 「 化 悲 憤 為 力 量 , 義 無 反 顧 , 我 要 參 選 總 統 , 我 不 會 被 打 倒 的 , 再 說 一 次 , 我 不 會 被 打 倒 。 」 好 像 舊 京 戲 的 《 林 頭 風 雪 山 神 廟 》 : 正 氣 的 林 沖 為 高 衙 內 所 害 , 發 配 滄 州 , 戴 一 副 木 枷 , 一 身 粗 藍 素 服 , 後 面 跟 手 執 水 火 棒 的 衙 差 陸 謙 , 男 主 角 一 頭 長 髮 束 成 一 條 烏 黑 的 水 辮 , 呀 呀 呀 呀 的 唱 , 到 激 情 處 , 俯 下 身 來 , 把 水 辮 旋 成 一 圈 黑 雲 。 頭 轉 得 越 快 , 觀 眾 越 High 。 小 馬 哥 的 正 氣 , 三 分 像 舞 台 上 的 林 沖 , 七 分 是 台 北 正 中 書 局 印 行 的 中 學 課 本 《 正 氣 歌 》 的 文 天 祥 。 小 馬 哥 的 一 副 油 髮 和 白 皙 方 正 的 臉 孔 , 配 以 西 裝 , 意 在 言 外 地 , 雖 然 還 有 一 絲 六 十 年 代 東 寶 電 影 公 司 加 山 雄 三 和 丹 波 哲 郎 的 英 氣 , 小 馬 哥 的 底 子 畢 竟 是 民 國 時 代 過 來 的 遺 少 , 到 生 死 關 頭 , 比 起 當 年 日 本 警 匪 片 小 生 的 倜 儻 , 硬 是 略 嫌 嚴 肅 凝 重 。 不 錯 , 台 灣 那 個 師 奶 市 場 不 一 樣 : 都 是 看 中 影 的 《 英 烈 千 秋 》 和 讀 瓊 瑤 的 文 藝 長 大 的 , 戒 嚴 的 日 子 , 在 「 蔣 公 」 威 儀 的 眼 神 下 , 養 天 地 正 氣 , 法 古 今 完 人 , 台 灣 女 人 情 迷 的 是 柯 俊 雄 和 《 煙 雨 濛 濛 》 的 男 主 角 何 書 桓 , 都 把 自 己 當 做 凝 視 窗 外 的 那 個 女 學 生 , 對 攤 開 的 日 記 , 咬 筆 尖 , 怔 怔 地 出 了 神 。 歐 洲 和 美 國 不 會 出 產 小 馬 哥 這 類 「 政 治 家 」 。 這 不 是 小 馬 哥 適 不 適 合 從 政 的 問 題 , 而 是 剛 從 溫 柔 敦 厚 、 天 下 為 公 的 儒 家 思 想 「 轉 型 」 為 曝 光 Sound-bite 天 下 圍 攻 的 民 主 社 會 的 過 程 中 , 當 一 泓 清 淺 的 小 河 淌 過 黃 土 地 流 向 汪 藍 大 海 的 時 候 , 在 鹹 淡 水 交 界 的 地 方 , 一 條 錦 鯉 掙 扎 的 生 存 問 題 。 錦 鯉 生 下 來 是 條 淡 水 的 生 靈 , 牠 沒 有 錯 , 海 洋 都 這 樣 鹹 , 海 洋 的 本 質 也 沒 有 錯 , 是 流 淌 的 河 水 錯 了 。 小 馬 哥 像 一 個 風 紀 的 領 袖 生 , 參 加 建 國 中 學 一 場 校 隊 比 賽 落 敗 之 後 , 回 到 學 校 來 , 向 女 生 和 老 師 發 表 的 一 場 總 結 的 演 講 : 我 不 會 被 打 倒 的 , 再 說 一 次 ─ ─ 不 必 再 說 , 說 一 遍 就 夠 了 。 在 中 國 政 治 的 水 族 館 , 不 是 錦 鯉 , 就 是 大 白 鯊 。 不 是 神 仙 魚 , 就 是 魔 鬼 魚 和 電 鰻 , 小 馬 哥 咬 自 己 的 亂 髮 , 抱 木 枷 , 呀 呀 呀 地 唱 出 了 一 門 血 染 的 英 烈 , 八 歲 的 時 候 , 我 就 知 道 這 不 過 是 台 戲 , 只 是 這 位 演 員 讓 古 今 英 魂 纏 身 , 尚 未 清 醒 過 來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