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2月7日 星期三

做 好 份 工

「 我 要 做 好 呢 份 工 」 ? 不 可 能 的 , 因 為 全 世 界 的 老 闆 , 都 不 會 覺 得 夥 計 會 把 工 作 做 得 一 百 分 的 好 。 老 闆 是 一 種 最 善 變 的 動 物 , 一 家 虧 損 的 公 司 , 老 闆 請 了 一 個 夥 計 , 老 闆 告 訴 他 , 現 在 每 月 虧 損 一 百 萬 , 如 果 你 能 減 少 虧 損 , 每 月 降 到 五 十 萬 , 我 就 會 滿 意 的 。 當 這 位 CEO 上 任 , 辛 辛 苦 苦 , 把 虧 損 拚 到 五 十 萬 時 , 老 闆 會 請 他 吃 一 頓 慶 功 宴 , 恭 恭 敬 敬 地 奉 上 一 杯 酒 : 做 得 很 好 , 這 樣 吧 , 我 並 無 野 心 , 只 要 消 除 赤 字 , 讓 這 盤 帳 Break Even , 就 是 我 心 頭 的 夢 想 , 到 了 這 一 天 , 我 請 你 一 起 乘 郵 輪 暢 遊 加 勒 比 海 。 到 真 的 「 打 和 」 , 老 闆 就 會 猛 然 想 起 , 那 麼 我 這 幾 年 來 虧 貼 進 去 的 錢 呢 , 今 天 既 然 可 以 止 虧 , 為 什 麼 不 能 追 回 來 ? 加 勒 比 海 郵 輪 之 旅 , 這 時 就 會 縮 水 成 深 圳 小 人 國 一 日 遊 , 當 夜 , 老 闆 再 敬 夥 計 一 杯 紅 酒 : 我 並 不 貪 心 , 但 求 未 來 半 年 , 可 以 月 賺 五 十 萬 而 已 , 大 家 努 力 , 實 現 目 標 , 那 時 我 跟 你 一 起 焚 香 , 結 為 兄 弟 。 當 這 位 打 工 皇 帝 賺 了 五 十 而 「 達 標 」 , 老 闆 要 一 百 。 當 他 攀 爬 到 一 百 , 老 闆 要 五 百 。 「 我 要 做 好 呢 份 工 」 , 問 題 是 「 好 」 無 止 境 , 對 於 打 工 仔 , 人 無 千 日 好 , 但 老 闆 認 定 , 花 有 萬 年 紅 。 因 為 老 闆 享 有 失 憶 的 特 權 。 當 他 忘 記 了 最 早 說 過 的 「 如 果 能 把 虧 損 減 到 五 十 萬 , 我 就 滿 足 了 」 那 句 話 , 打 工 仔 不 可 以 提 醒 他 , 告 訴 他 其 實 違 反 了 諾 言 。 老 闆 有 失 憶 的 自 由 , 而 你 永 遠 沒 有 失 職 的 權 利 。 因 此 老 闆 和 打 工 仔 , 無 論 如 何 祥 和 融 洽 , 就 像 一 對 恩 愛 夫 妻 最 終 一 定 有 一 個 先 死 , 世 上 沒 有 完 美 到 底 的 婚 姻 , 必 定 悲 劇 收 場 。 在 打 工 仔 和 老 闆 之 間 , 還 有 搬 是 弄 非 的 奴 僕 , 誤 傳 聖 旨 的 太 監 , 院 曲 宮 深 , 燭 影 搖 紅 , 打 好 一 份 工 , 不 等 於 Get a job done 。 一 個 女 人 , 嫁 入 豪 門 , 生 了 一 個 男 胎 , 是 Get the job done , 但 如 何 在 大 富 人 家 生 存 , 最 後 接 掌 金 元 王 國 , 才 是 「 做 好 呢 份 工 」 , 或 更 上 層 樓 , 這 頭 學 問 更 大 , 曰 : 「 做 好 一 個 女 人 」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