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2月24日 星期六

摸 石 頭 過 河 的 鄧 小 平

鄧 小 平 逝 世 十 周 年 , 有 網 站 選 鄧 小 平 的 最 佳 語 錄 。 筆 者 想 到 八 九 年 六 四 後 , 從 北 京 傳 來 的 一 個 笑 話 : 鄧 小 平 不 僅 是 偉 大 的 革 命 家 、 軍 事 家 , 他 還 是 一 個 生 物 學 家 , 因 為 他 知 道 「 不 管 白 貓 黑 貓 , 會 抓 老 鼠 的 就 是 好 貓 」 ; 他 還 是 一 個 地 質 學 家 , 因 為 他 懂 得 「 摸 石 頭 過 河 」 ; 他 又 是 一 個 氣 象 學 家 , 因 為 他 知 道 甚 麼 是 「 國 際 大 氣 候 」 和 「 中 國 小 氣 候 」 ; 他 更 是 一 個 性 學 家 , 因 為 他 了 解 「 一 個 中 心 , 兩 個 基 本 點 」 。 最 後 一 個 「 家 」 , 帶 點 黃 味 。 不 過 , 若 「 性 」 可 代 表 人 性 的 話 , 那 麼 環 顧 中 共 歷 來 各 個 核 心 、 各 大 領 袖 , 也 只 有 鄧 小 平 是 願 意 帶 同 自 己 的 妻 子 兒 女 在 媒 體 亮 相 , 以 及 把 自 己 含 飴 弄 孫 的 照 片 公 之 於 眾 的 。 也 就 是 說 , 他 比 那 些 形 象 刻 板 的 領 導 人 更 願 表 現 具 人 性 的 一 面 。 其 實 整 個 笑 話 帶 來 的 , 應 是 評 價 鄧 小 平 最 精 確 而 生 動 的 訊 息 。 前 三 句 話 是 他 常 用 作 比 喻 的 語 言 , 概 括 起 來 就 是 一 句 話 : 絕 對 的 現 實 。 中 國 共 產 黨 是 一 個 以 理 想 、 以 意 識 形 態 掛 帥 的 政 黨 , 馬 列 主 義 與 毛 思 想 , 是 黨 的 條 以 至 處 事 的 符 咒 。 鄧 小 平 自 稱 讀 過 的 馬 列 著 作 只 有 一 本 , 就 是 最 簡 短 的 《 共 產 黨 宣 言 》 。 他 一 生 從 政 , 都 是 隨 機 應 變 , 因 時 因 地 因 事 而 制 宜 , 即 使 有 時 要 念 念 符 咒 , 也 是 迫 於 政 治 現 實 所 需 , 不 得 不 念 。 但 指 導 他 行 事 的 思 想 , 仍 是 現 實 。 反 右 時 他 擔 任 運 動 的 總 指 揮 , 反 右 傾 時 他 坐 得 離 毛 澤 東 遠 遠 的 , 不 開 腔 , 文 革 開 始 他 帶 頭 作 檢 討 , 都 很 現 實 。
有 人 批 評 他 只 搞 經 濟 改 革 , 不 搞 政 治 改 革 , 其 實 並 非 如 此 。 一 九 八 ○ 年 八 月 , 他 曾 在 政 治 局 擴 大 會 議 上 作 了 《 黨 和 國 家 制 度 的 改 革 》 的 講 話 。 兩 個 月 後 , 中 共 中 央 政 策 研 究 室 研 究 員 廖 蓋 隆 根 據 這 講 話 的 內 容 , 提 出 過 一 個 「 庚 申 改 革 」 方 案 ( 八 ○ 年 是 庚 申 年 ) , 提 出 「 民 主 化 」 是 「 最 終 目 的 」 , 方 案 提 出 : 「 我 們 人 民 難 道 光 要 生 活 富 裕 就 行 了 嗎 ? 我 們 還 要 自 由 , 還 要 有 高 度 的 民 主 。 」 四 萬 字 的 方 案 , 提 出 要 有 全 職 的 一 千 人 的 全 國 人 民 代 表 ( 即 國 會 ) , 人 大 要 分 區 域 院 、 社 會 院 互 相 制 約 ; 提 出 要 黨 政 分 家 , 要 有 獨 立 的 司 法 、 獨 立 的 工 會 、 獨 立 的 農 會 、 記 者 可 獨 立 地 報 道 新 聞 。 鄧 的 講 話 與 廖 的 方 案 在 全 國 非 黨 職 工 中 傳 達 , 並 準 備 修 改 憲 法 予 以 確 切 實 行 。 然 而 , 由 於 黨 內 既 得 利 益 的 特 權 階 層 反 對 , 鄧 小 平 為 保 自 己 權 位 也 就 把 改 革 收 回 了 ( 鄧 的 講 話 也 經 大 幅 修 改 才 收 入 《 鄧 小 平 文 選 》 ) 。 但 讀 了 「 庚 申 改 革 」 全 文 , 我 們 不 得 不 認 為 這 是 中 共 所 提 出 的 政 治 改 革 中 最 徹 底 、 最 有 機 會 脫 胎 換 骨 的 嘗 試 。 這 次 以 後 , 鄧 就 在 腐 朽 的 傳 統 政 治 文 化 的 壓 力 下 節 節 後 退 , 並 不 得 不 與 特 權 階 層 相 結 合 , 以 致 把 胡 、 趙 兩 位 改 革 大 將 都 砍 掉 , 並 執 行 六 四 鎮 壓 。 鄧 在 政 治 現 實 面 前 , 終 於 無 法 成 為 一 個 劃 時 代 的 偉 人 。 歷 史 對 他 的 評 價 , 也 許 只 是 一 個 可 以 跳 脫 共 產 條 的 摸 石 頭 過 河 的 人 物 。 對 老 百 姓 來 說 , 免 除 鬥 爭 的 桎 梏 , 暫 時 做 穩 了 奴 隸 , 已 對 他 感 激 不 盡 了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