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2月16日 星期五

常 山 月 旦 : 天 地 不 容 的 人 物

日 前 台 灣 傳 來 一 段 小 消 息 : 高 雄 旗 津 蔣 公 感 恩 堂 的 蔣 中 正 銅 像 讓 位 給 觀 世 音 了 。 一 九 五 五 年 , 共 軍 進 犯 大 陳 島 , 國 軍 敗 退 前 , 蔣 中 正 下 令 必 須 協 助 島 上 居 民 通 通 遷 往 台 灣 。 大 陳 百 姓 懷 德 , 來 到 旗 津 , 就 建 了 這 座 感 恩 祠 。 漢 朝 建 安 十 三 年 , 曹 操 親 將 大 軍 犯 江 南 , 劉 備 率 領 部 屬 倉 皇 奔 逃 , 荊 州 父 老 追 隨 左 右 , 十 多 萬 人 拖 慢 了 行 程 。 有 部 下 勸 劉 備 不 要 照 顧 老 弱 : 「 宜 速 行 保 江 陵 。 今 雖 擁 大 眾 , 披 甲 者 少 , 若 曹 公 兵 至 , 何 以 拒 之 ? 」 劉 備 搖 搖 頭 說 : 「 今 人 歸 吾 , 吾 何 忍 棄 去 ? 」 最 後 他 幾 乎 被 曹 兵 追 及 , 人 眾 輜 重 多 落 在 曹 操 手 上 , 卻 贏 得 千 秋 美 名 青 史 贊 譽 : 「 先 主 雖 顛 沛 險 艱 , 而 信 義 愈 明 ; 勢 逼 事 危 , 而 言 不 失 道 。 」 ( 《 三 國 志 . 先 主 傳 》 ) 蔣 中 正 的 功 業 , 載 於 史 籍 犖 犖 大 者 有 三 : 一 是 削 平 軍 閥 , 再 造 民 國 ; 二 是 先 天 下 之 憂 而 憂 , 五 次 剿 共 , 國 家 心 腹 之 患 幾 乎 消 滅 ; 三 是 運 籌 帷 幄 , 以 積 弱 軍 隊 對 抗 強 鄰 日 本 , 終 日 本 屈 膝 投 降 。 一 九 五 五 年 大 陳 島 的 故 事 , 使 人 看 到 蔣 中 正 軍 事 以 外 的 一 面 : 「 顛 沛 險 艱 而 信 義 愈 明 。 」 大 陸 最 近 也 傳 來 一 段 小 消 息 : 北 京 團 結 出 版 社 出 版 《 蔣 介 石 日 記 揭 秘 》 , 輯 錄 了 蔣 中 正 日 記 一 千 則 。 編 者 說 : 「 論 者 過 去 多 認 為 蔣 介 石 文 章 枯 澀 , 寡 情 , 少 文 采 , 其 實 不 然 。 」 這 也 是 蔣 中 正 鮮 為 人 知 的 一 面 。 蔣 中 正 愛 護 中 華 文 化 , 雖 然 不 以 文 章 鳴 世 , 卻 寫 得 一 手 好 文 章 。 請 看 他 一 九 二 五 年 東 征 陳 炯 明 口 占 的 絕 句 : 「 親 率 三 千 子 弟 兵 , 鴟 鴞 未 靖 此 東 征 。 孤 軍 革 命 成 孤 憤 , 揮 劍 長 空 涕 淚 橫 。 」 他 信 手 寫 的 日 記 也 典 雅 可 誦 , 例 如 談 到 對 日 本 忍 讓 而 遭 非 議 : 「 茹 苦 負 屈 , 含 忍 辱 。 對 外 猶 可 , 對 內 尤 難 。 何 黨 國 不 幸 , 使 我 獨 當 此 任 也 ? 」 ( 一 九 三 五 年 十 一 月 六 日 ) 毛 澤 東 寫 的 所 謂 古 詩 , 則 有 詠 漢 朝 狂 生 酈 食 其 的 「 不 料 韓 信 不 聽 話 , 十 萬 大 軍 下 歷 城 。 齊 王 火 冒 三 千 丈 , 抓 了 酒 徒 付 鼎 烹 」 之 類 打 油 詞 。 他 對 中 華 文 化 無 所 愛 也 無 所 識 , 甚 至 以 為 孟 子 受 業 於 孔 子 : 「 孔 子 學 生 … … 出 了 顏 回 、 曾 子 、 孟 子 。 」 ( 一 九 六 四 年 二 月 十 三 日 《 春 節 談 話 紀 要 》 ) 而 今 天 幾 乎 無 人 不 說 毛 澤 東 博 學 多 才 。 現 代 漢 語 成 為 全 球 最 貧 乏 落 後 的 語 文 , 毫 無 疑 問 是 受 到 毛 澤 東 影 響 。 今 天 , 台 灣 中 正 國 際 機 場 易 名 為 桃 園 國 際 機 場 了 , 各 軍 營 的 蔣 中 正 銅 像 全 部 拆 除 了 , 連 蔣 公 感 恩 堂 都 要 蔣 中 正 退 位 了 。 民 進 黨 的 台 灣 , 和 中 共 的 大 陸 一 樣 , 容 不 下 一 個 蔣 中 正 。 識 時 務 者 不 痛 斥 他 , 也 最 好 不 要 提 他 。 這 大 概 是 理 所 當 然 的 。 蔣 中 正 不 是 完 人 , 天 下 也 沒 有 「 完 人 」 這 回 事 。 但 他 的 新 聞 , 使 我 想 到 當 今 兩 岸 政 要 的 道 德 文 章 , 想 到 抗 日 勝 利 後 的 國 運 。 那 時 候 , 中 國 本 來 有 機 會 重 開 漢 唐 盛 世 。 詩 曰 : 「 已 焉 哉 , 天 實 為 之 , 謂 之 何 哉 !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