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2月7日 星期三

一場遊戲 一場夢

[收聽]香港的第三屆行政長官選舉將於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五日舉行。眾所周知,行政長官的選舉辦法是由八百人組成的選舉委員會去推選產生的,而這個八百人的選舉委員會是按照不同的界別而選舉產生的,但是這些不同界別的選舉也不是“一人一票”的選舉,而當中有一些分組界別的選民人數會比較多,不過那些商會、工會、工業界等的代表,全部都是以會作為單位去選的,而另外還有一些當然選舉委員。換言之,整個八百人的選舉委員會的成員大部份都是親近又或是受北京的當權派和香港政府所能控制的,至於民主派的選舉委員就只有百多個,而他們都是屬於一些專業界別和立法會議員。換言之,這次的選舉的選情是十分清晰的,這是第一次有民主派的候選人,而這位候選人梁家傑已經得到超過一百多個的提名,取得入場\x{52b5},正式可以跟曾蔭權去選舉。不過,選舉結果是可以預知的,跟第一屆和第二屆是沒有分別的,都是一種“行禮如儀”,是一種形式,而實際的結果已經是北京的“老爺”們所定下來。因此,如果你說這次選舉是一次“有競爭的選舉”,基本上就是一個笑話。不過,這次香港的民眾和輿論就十分樂意去看這一場戲,就是要有一位民主派的候選人去跟曾蔭權競爭一下,雖然知道結果,但過程中是不是可以有一些火花呢?又是否可以突顯一些問題呢?就是因為有些人有這樣的期待,於是大家對梁家傑去參選就保持一種樂觀期待的態度,但是這樣就背棄了民主派一直以來所堅持的民主原則。無論如何在這次選舉當中,兩方面都打響鑼鼓極力去拉票。說到拉票,我就火起了,泛民主派的候選人梁家傑在拉什麼票呢?你就只有手上的一百多票,那一百多位選委會投票給你,就是這麼多而已。難道你會向那些工商界和保守派的政客拉票嗎?支持曾蔭權的又是否會支持你呢?如果你把這樣的拉票當成真的去玩,其潛台詞就是如果那些工商界或保守派的人支持你,是否就代表這個小圈子遊戲可以繼續玩呢?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另外,他們又以普選的形式到區內爭取市民的支持。當我看到曾蔭權在街派發傳單,把他的政綱派發給市民,我就感到很可笑。如果我是那些市民,我會把傳單還給他,然後說:“對不起,曾先生,我無法投票給你,我無權投票給你,你把傳單給我有什麼用呢?”而梁家傑也是一樣,你在發傳單,說你的政綱有什麼意思呢?那些人跟你握手說會支持你,只是精神上支持你,但實際上他們是否可以投票支持你呢?是不可以,因為這樣的選舉工程是非常荒謬的,但無論如何目前兩位人士打響鑼鼓去參選,未來這兩個月將會很熱鬧,傳媒每天都會談梁家傑和曾蔭權。對於梁家傑來說,輸了選舉,但可以獲得名聲,公民黨又可以曝光。不過,這樣對整體香港的民主前途有何幫助呢?這我就不知道了。事實上,這樣的選舉基本上不是選舉,你說它是有競爭的,其實是也沒有競爭的。但是,目前這兩位就煞有介事,特別是梁家傑要跟曾蔭權比政綱、比理念、比遠景,還要去拉票,拉什麼票呢?至於曾蔭權已經取得四百五十個提名,這其實就等於勝負已定。大家可能會不知道,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行政長官選舉提名人的名單是要公佈的,而提名的人一定要是選舉委員會的人。換言之,雖然投票是不記名的,但名單上的四百五十人在投票時是一定要投票給曾蔭權的。而這次提名的人數就只有四百五十人,遠比上次要少,結果是預知的,而目前就只是台前幕後的要把戲演好,但是請問這樣對香港市民有什麼幫助呢?對香港的民主有什麼幫助呢?對香港未來的發展又有什麼幫助呢?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