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2月10日 星期六

後 會 有 期

各 位 , 在 此 謹 祝 各 位 豬 年 快 樂 , 新 春 進 步 。 切 莫 以 為 我 翻 錯 日 曆 , 提 早 向 大 家 拜 年 , 送 狗 迎 豬 , 除 舊 佈 新 , 人 之 常 情 , 「 名 采 版 」 執 位 , 本 欄 成 為 遺 材 , 又 一 次 要 同 諸 君 說 再 見 , 要 與 讀 者 清 心 直 說 , 只 能 說 一 句 套 話 : 後 會 有 期 。 上 次 離 開 「 名 采 」 , 亦 屬 事 出 突 然 , 回 想 四 年 以 前 之 五 月 下 旬 , 全 港 正 籠 罩 於 沙 士 災 情 , 而 禍 港 殃 民 之 董 建 華 政 府 非 但 救 災 不 力 , 卻 仍 執 迷 不 悟 , 全 力 於 立 法 會 硬 闖 , 要 憑 保 皇 派 的 投 票 機 器 , 強 行 通 過 包 藏 禍 心 、 殺 人 無 形 的 23 條 。 當 時 , 剛 是 「 六 四 」 之 十 四 周 年 前 夕 , 「 黑 雲 壓 城 城 欲 摧 」 , 此 一 詩 句 , 正 好 成 為 絕 佳 寫 照 , 我 跟 「 四 五 行 動 」 各 同 志 疲 於 奔 命 , 終 究 限 於 人 力 物 力 有 限 , 免 不 了 有 杯 水 車 薪 之 嘆 , 有 本 欄 作 自 留 地 , 筆 耕 謀 生 之 餘 , 又 可 口 誅 筆 伐 痛 罵 權 貴 禍 港 牟 私 , 習 以 為 常 , 誠 快 事 哉 ! 所 以 , 老 編 來 電 說 要 暫 停 供 稿 , 頓 覺 若 有 所 失 , 連 告 別 亦 來 不 及 也 ! 一 個 月 後 , 萬 人 空 巷 , 黑 壓 壓 的 人 群 走 上 街 頭 , 締 造 了 香 港 歷 史 新 篇 , 七 一 遊 行 永 垂 史 冊 , 二 十 三 條 煙 消 雲 散 , 不 可 一 世 的 董 王 朝 搖 搖 欲 墜 , 最 終 「 王 者 」 不 得 不 含 羞 佯 稱 腳 痛 , 倉 皇 辭 廟 … … 然 而 , 百 足 之 蟲 , 死 而 不 僵 。 國 王 死 了 , 國 王 萬 歲 , 暴 君 駕 崩 , 暴 政 仍 在 , 隨 後 之 兩 次 小 圈 選 舉 依 舊 張 燈 結 綵 , 鼓 樂 喧 天 , 更 因 「 泛 民 」 主 流 捨 身 陪 跑 , 得 以 披 上 「 競 爭 性 」 的 外 衣 , 招 搖 過 市 , 真 偽 難 分 , 我 同 社 會 民 主 連 線 諸 君 雖 竭 力 反 對 , 然 而 , 釜 底 抽 薪 者 殊 , 揚 湯 止 沸 者 眾 , 七 百 萬 港 人 遂 被 牽 鼻 子 , 為 「 小 圈 選 舉 」 的 把 戲 所 愚 弄 , 「 朝 三 暮 四 」 的 猴 子 , 自 得 其 樂 , 悲 哉 。 舊 的 不 去 , 新 的 不 來 。 臨 別 送 諸 君 一 句 話 : 「 不 得 中 道 而 與 之 , 必 也 狂 狷 乎 ! 狂 者 進 取 , 狷 者 有 所 不 為 」 , 再 見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