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2月24日 星期六

鄧 小 平 設 計 的 國 情 k t m

鄧 小 平 壽 終 正 寢 至 今 十 年 了 。 中 共 沒 有 盛 大 紀 念 , 但 由 四 川 廣 安 以 至 廣 東 深 圳 , 向 鄧 小 平 銅 像 獻 花 者 絡 繹 於 途 。 據 大 陸 搜 狐 網 站 調 查 , 鄧 小 平 最 深 入 民 心 的 一 句 話 是 : 「 不 管 白 貓 黑 貓 , 會 捉 老 鼠 就 是 好 貓 。 」 中 共 尊 鄧 小 平 為 國 家 改 革 開 放 總 設 計 師 。 這 位 總 設 計 師 的 成 就 實 在 前 無 古 人 。 我 國 古 人 為 政 , 重 白 黑 分 明 , 「 正 其 誼 ( 義 ) 不 謀 其 利 , 明 其 道 不 計 其 功 」 。 春 秋 時 , 莒 太 子 弒 父 , 席 捲 國 寶 投 奔 魯 國 , 魯 宣 公 大 喜 , 下 令 獎 賞 : 「 夫 莒 太 子 不 憚 以 吾 故 殺 其 君 ( 莒 太 子 嚮 慕 我 國 , 不 怕 刺 殺 他 的 君 主 ) , 而 以 其 寶 來 , 其 愛 我 甚 矣 。 為 我 予 之 邑 。 」 太 史 里 革 見 宣 公 不 辨 正 邪 , 就 把 命 令 改 寫 , 說 莒 太 子 不 孝 不 忠 , 必 須 放 逐 : 「 夫 莒 太 子 殺 其 君 而 竊 其 寶 來 … … 為 我 流 之 於 夷 。 」 第 二 天 , 有 司 復 命 , 宣 公 才 知 道 里 革 矯 詔 , 於 是 向 里 革 認 錯 : 「 寡 人 實 貪 , 非 子 之 罪 。 」 那 時 候 , 君 臣 秉 持 的 是 一 條 道 理 : 「 君 也 者 , 將 牧 民 而 正 其 邪 者 也 。 」 ( 《 國 語 . 魯 語 上 》 ) 新 中 國 總 設 計 師 則 不 然 。 依 照 他 的 理 論 , 莒 太 子 為 魯 國 帶 來 寶 貨 , 可 以 算 是 能 捉 老 鼠 了 。 一 九 八 九 年 , 這 位 設 計 師 大 剿 百 姓 保 住 權 位 , 一 定 也 自 許 為 好 貓 。 正 邪 白 黑 他 不 會 問 。 從 此 黑 白 之 分 逐 漸 泯 滅 。 胡 錦 濤 聲 言 「 毛 澤 東 的 精 神 永 遠 鼓 舞 我 們 」 , 但 是 , 二 ○ ○ 四 年 河 南 張 正 耀 在 鄭 州 宣 傳 毛 澤 東 思 想 , 卻 被 控 「 誹 謗 鄧 小 平 、 江 澤 民 」 , 判 處 入 獄 三 年 。 曾 慶 紅 稱 讚 「 胡 耀 邦 是 偉 大 無 產 階 級 革 命 家 」 , 但 是 , 二 ○ ○ 五 年 胡 耀 邦 九 十 冥 壽 , 民 間 紀 念 活 動 卻 一 律 禁 止 。 你 不 要 問 毛 澤 東 思 想 值 不 值 得 宣 傳 , 不 要 問 胡 耀 邦 行 誼 應 不 應 該 紀 念 。 新 中 國 不 是 個 分 黑 白 的 世 界 。
在 這 個 世 界 , 「 中 國 政 府 」 、 「 共 產 黨 」 、 「 胡 錦 濤 」 、 「 溫 家 寶 」 等 等 在 互 聯 網 上 無 不 成 為 禁 語 , 不 得 搜 尋 。 月 前 , 有 人 侵 入 中 共 屬 下 國 民 黨 網 站 , 刊 載 三 年 大 躍 進 實 錄 , 不 到 半 天 就 被 刪 除 ; 《 三 聯 生 活 週 刊 》 發 表 文 革 結 束 三 十 週 年 特 輯 , 結 果 也 被 中 共 中 央 宣 傳 部 勒 令 「 自 我 批 評 」 。 總 之 , 中 共 六 十 年 政 績 是 黑 是 白 , 中 共 領 袖 言 行 是 正 是 邪 , 國 民 最 好 不 聞 不 問 。 胡 錦 濤 等 很 明 白 , 史 實 全 部 是 反 共 的 。 舊 中 國 君 主 為 政 , 一 言 一 行 都 要 謹 守 正 道 , 遠 遠 沒 有 中 共 治 國 那 麼 方 便 。 唐 朝 貞 觀 年 間 , 杜 正 倫 負 責 紀 錄 皇 帝 起 居 , 就 警 告 太 宗 皇 帝 說 , 自 己 筆 下 決 不 隱 惡 : 「 陛 下 一 言 失 , 非 止 損 百 姓 , 且 筆 之 書 , 千 載 累 德 。 」 太 宗 聽 了 , 沒 有 遣 太 監 要 杜 正 倫 自 我 批 評 , 也 沒 有 下 令 把 「 朝 廷 」 、 「 貞 觀 皇 帝 」 等 列 為 禁 語 , 反 而 高 高 興 興 , 賜 杜 正 倫 絹 帛 二 百 段 。 那 是 善 惡 分 明 的 時 代 ( 《 新 唐 書 . 杜 正 倫 傳 》 ) 。 也 許 , 中 共 應 該 把 我 國 二 十 四 史 都 禁 了 。 這 樣 , 要 國 民 事 事 都 不 管 是 黑 是 白 , 會 更 加 容 易 ; 而 有 了 白 黑 不 管 的 國 民 , 他 們 治 天 下 更 加 可 以 從 心 所 欲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