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2月9日 星期五

欲 蓋 彌 彰 , 不 如 坦 然 面 對 l y

院 副 校 長 陸 鴻 基 指 控 統 局 高 官 干 預 學 術 自 由 、 言 論 自 由 。 如 果 人 們 對 陸 的 話 還 有 點 半 信 半 疑 的 話 , 前 任 統 局 常 秘 羅 范 椒 芬 一 句 「 叫 佢 小 心 講 」 , 幾 乎 已 證 實 陸 鴻 基 的 指 控 了 。 倘 若 在 電 視 鏡 頭 前 也 可 以 這 麼 肆 無 忌 憚 地 恐 嚇 別 人 要 「 小 心 講 話 」 , 那 麼 私 底 下 與 陸 鴻 基 等 院 代 表 會 面 時 , 自 然 極 有 可 能 要 求 陸 回 去 叫 同 事 不 要 寫 負 面 文 章 了 。 倘 若 陸 鴻 基 的 指 控 不 實 , 那 麼 羅 太 在 記 者 追 問 下 , 大 可 大 大 方 方 停 下 來 , 思 索 一 下 一 年 多 前 與 陸 等 開 會 的 實 況 , 清 清 楚 楚 回 應 。 她 實 在 毋 須 慌 慌 張 張 地 扮 失 憶 , 說 對 於 ○ 五 年 與 陸 的 會 議 , 「 完 全 沒 有 印 象 」 。 倘 若 陸 鴻 基 的 指 控 不 實 , 統 局 局 長 李 國 章 在 立 法 會 不 必 如 此 激 憤 地 反 對 成 立 專 責 委 員 會 去 調 查 有 關 事 態 。 他 說 「 今 日 話 你 聽 日 話 佢 , 政 府 係 咪 又 成 立 委 員 會 」 ? 事 實 上 並 沒 有 「 今 日 話 你 聽 日 話 佢 」 之 事 , 來 來 去 去 只 是 講 統 局 。 李 局 長 何 必 把 沒 有 被 指 控 的 人 拉 下 水 呢 ? 李 國 章 在 電 視 鏡 頭 前 的 激 憤 表 現 , 實 在 使 人 覺 得 是 「 色 厲 內 荏 」 。
對 於 統 局 干 預 學 術 自 由 、 言 論 自 由 的 指 控 , 李 國 章 、 羅 太 等 人 只 要 就 事 論 事 回 應 即 可 , 但 偏 偏 有 來 自 政 府 的 消 息 指 陸 鴻 基 的 指 控 是 為 了 「 續 約 」 , 又 有 選 委 說 陸 是 公 民 黨 黨 員 , 在 這 時 候 作 這 樣 的 指 控 是 特 首 選 戰 的 「 策 略 」 。 李 國 章 竟 然 在 前 天 認 同 這 一 說 法 , 說 這 是 選 戰 的 「 創 意 」 。 這 一 連 串 的 反 應 , 是 離 開 事 實 對 陸 鴻 基 的 「 動 機 」 作 抹 黑 式 的 臆 測 。 如 果 陸 要 「 續 約 」 , 那 麼 乖 乖 地 按 照 統 局 的 指 示 辦 事 即 可 , 何 須 堅 持 維 護 學 術 自 由 與 言 論 自 由 的 尊 嚴 ? 至 於 特 首 選 情 , 陸 鴻 基 從 頭 到 尾 根 本 沒 有 提 及 曾 蔭 權 與 梁 家 傑 , 他 指 控 的 李 國 章 也 是 董 建 華 時 代 任 命 的 局 長 , 與 曾 蔭 權 的 關 連 不 大 。 而 陸 也 聲 明 , 他 雖 加 入 公 民 黨 , 但 沒 有 參 與 黨 的 工 作 。 種 種 對 陸 鴻 基 動 機 的 抹 黑 , 恰 足 以 說 明 被 指 控 者 「 心 中 有 鬼 」 , 不 敢 坦 然 面 對 事 實 , 不 敢 接 受 專 責 委 員 會 的 調 查 聆 訊 , 更 意 圖 藉 特 首 選 舉 議 題 將 事 件 政 治 化 。 以 權 力 干 預 學 術 自 由 、 言 論 自 由 , 關 乎 香 港 特 區 能 否 維 持 「 一 國 兩 制 」 的 大 原 則 。 立 法 會 必 須 促 請 特 首 委 任 以 退 休 法 官 為 首 的 專 責 委 員 會 作 聆 訊 。 院 校 長 莫 禮 時 已 表 示 會 充 份 合 作 , 並 願 意 在 宣 誓 下 回 答 所 有 問 題 。 李 國 章 局 長 、 羅 太 , 願 意 接 受 這 挑 戰 乎 ? 與 其 欲 蓋 彌 彰 , 不 如 坦 然 面 對 。 李怡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