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2月4日 星期日

風 流 煙 t k

風 流 煙 陶傑

公 共 場 所 禁 煙 , 引 起 爭 議 。 可 不 可 以 例 外 ? 例 如 在 一 個 豐 盛 的 社 會 , 總 有 幾 個 公 眾 景 仰 的 人 物 , 如 果 , 他 的 特 權 , 就 是 可 以 不 遵 守 這 等 世 俗 的 規 則 , 在 一 家 餐 廳 吸 煙 ? 英 國 演 員 彼 得 奧 圖 的 名 言 : 「 我 不 喜 歡 水 銀 燈 , 我 討 厭 天 氣 。 對 我 來 說 , 所 謂 天 堂 , 不 過 是 從 一 個 吸 煙 的 房 間 , 遊 蕩 到 另 一 個 。 」 因 為 煙 酒 過 多 , 彼 得 奧 圖 半 生 多 病 。 他 的 醉 酒 紀 錄 , 是 有 一 夜 跟 朋 友 在 巴 黎 喝 醉 , 酒 醒 時 發 現 自 己 身 在 地 中 海 的 科 西 嘉 , 中 間 的 事 情 通 通 記 不 得 了 。 這 樣 的 生 活 , 湖 海 縱 橫 , 放 蕩 得 很 豪 邁 , 只 因 為 右 手 有 一 杯 酒 , 而 左 手 永 遠 夾 一 根 香 煙 。 逝 世 的 李 察 波 頓 評 論 彼 得 奧 圖 : 「 他 的 聲 音 , 破 裂 得 像 一 根 舊 鞭 子 。 對 於 別 人 來 說 , 演 戲 只 是 一 種 技 藝 , 只 有 少 數 幾 個 演 員 , 一 生 能 把 這 種 技 藝 昇 華 到 神 秘 、 蠱 惑 而 又 惶 惑 人 心 的 層 面 , 彼 得 奧 圖 就 有 這 等 本 事 。 」 兩 人 是 好 朋 友 , 常 在 酒 吧 一 起 吸 煙 喝 酒 。 他 們 是 戰 前 出 生 的 一 代 。 第 二 次 世 界 大 戰 結 束 的 那 一 年 , 他 們 才 是 少 年 人 。 忽 然 間 , 不 必 再 打 仗 了 , 沒 有 空 襲 警 報 了 , 食 物 不 必 再 配 給 , 人 人 在 街 上 狂 歡 , 那 種 解 放 自 由 的 喜 悅 , 今 天 這 一 代 永 遠 不 會 明 白 。 彼 得 奧 圖 和 李 察 波 頓 , 都 是 在 一 九 四 五 年 被 慣 壞 的 一 代 , 從 此 煙 酒 不 離 手 , 他 們 還 活 在 少 年 時 代 戰 時 納 粹 的 那 場 街 頭 嘉 年 華 會 , 至 今 還 沒 有 打 烊 。 兩 人 年 輕 時 常 常 宿 醉 , 大 喊 大 叫 , 徒 手 攀 爬 歌 溫 公 園 的 萊 斯 銀 行 的 牆 壁 。 李 察 波 頓 在 酒 吧 , 一 看 見 美 麗 的 女 子 , 就 走 過 去 在 她 耳 邊 吟 誦 莎 士 比 亞 的 十 四 行 詩 , 吟 到 對 方 驚 喜 交 集 , 秋 波 橫 亂 。 一 干 舞 台 的 煙 儔 酒 侶 , 時 時 共 聚 , 還 有 李 察 哈 里 斯 , 以 及 尚 屬 後 輩 的 米 高 堅 。 李 察 波 頓 因 肺 癌 逝 世 , 哈 里 斯 也 在 串 演 過 幾 集 《 哈 利 波 特 》 之 後 也 走 了 。 今 天 , 與 彼 得 奧 圖 一 起 煙 酒 的 , 一 個 舊 友 也 沒 有 了 , 何 以 解 憂 ? 唯 有 杜 康 , 還 有 半 截 燃 燒 的 煙 絲 , 站 在 死 亡 的 河 岸 , 等 待 一 葉 歸 來 接 渡 的 小 舟 。 如 果 彼 得 奧 圖 、 李 察 波 頓 , 還 有 海 明 威 和 畢 加 索 , 一 起 旅 行 來 香 港 , 在 酒 店 的 大 堂 , 他 們 公 開 抽 煙 , 經 理 干 預 不 干 預 , 警 方 罰 款 不 罰 款 ? 出 眾 的 人 物 永 遠 有 凌 駕 俗 法 的 特 權 。 禁 煙 不 算 新 聞 , 香 港 竟 然 沒 幾 個 人 物 能 由 特 首 批 准 享 有 特 權 , 像 從 前 新 馬 仔 合 法 抽 大 煙 的 傳 聞 , 才 是 新 聞 , 一 個 自 稱 的 「 國 際 城 市 」 有 沒 有 「 文 化 」 , 有 時 只 看 有 沒 有 那 麼 可 以 合 法 地 違 法 的 那 幾 個 人 , 一 縷 青 煙 , 不 是 毒 物 , 視 乎 何 人 所 噴 , 就 叫 做 風 流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