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2月24日 星期六

賭 場 色 相 t k

未 成 年 少 年 兒 童 , 法 定 不 該 進 賭 窟 , 賭 場 的 眾 生 相 , 令 兒 童 畢 生 難 忘 。 賭 場 是 一 座 森 林 , 但 沒 有 小 松 鼠 小 白 兔 , 只 有 弱 肉 強 食 的 定 律 。 無 端 端 有 一 張 百 家 樂 桌 邊 圍 滿 了 人 , 不 消 說 , 一 定 是 莊 家 疲 弱 , 那 張 桌 子 「 好 邪 」 , 如 連 開 十 多 口 「 莊 」 , 或 連 十 多 次 「 閒 」 , 是 賭 客 贏 錢 的 大 好 時 機 。 就 像 一 個 池 塘 , 魚 都 在 懶 懶 地 游 , 忽 然 有 人 拋 下 魚 餌 , 身 在 老 遠 的 魚 也 會 聚 過 來 哄 搶 。 或 者 像 在 外 國 的 公 園 餵 野 鴿 , 平 時 鴿 子 都 在 各 自 徜 徉 , 忽 然 有 人 撒 了 一 把 包 屑 , 立 時 秩 序 大 亂 , 灰 壓 壓 的 就 衝 過 來 幾 百 隻 , 遠 在 鄰 街 堂 頂 上 的 烏 鴉 , 不 知 如 何 也 收 到 了 風 , 趕 來 分 食 一 份 。 賭 場 就 有 這 等 動 物 獵 食 的 規 律 。 一 張 百 家 樂 桌 , 連 開 了 四 五 局 「 莊 」 , 出 現 了 一 條 「 路 」 , 眾 賭 客 就 會 很 精 靈 地 「 捉 」 起 「 路 」 來 , 交 頭 接 耳 , 眉 開 眼 笑 , 接 有 如 鬧 鬼 一 般 , 第 八 局 、 第 九 局 都 一 樣 是 莊 勝 , 賭 桌 爆 迸 出 一 陣 歡 呼 , 消 息 不 脛 而 走 , 立 時 吸 引 了 半 個 場 的 賭 客 , 這 邊 有 餌 , 蜂 擁 都 游 到 這 邊 來 。 賭 客 的 這 種 動 物 性 , 跟 自 然 界 的 鳥 和 魚 很 相 像 。 莊 家 一 直 晦 氣 下 去 , 連 開 十 四 五 局 , 那 條 「 邪 路 」 還 一 直 未 斷 。 這 時 賭 客 一 個 個 都 風 騷 得 不 得 了 , 都 做 了 神 仙 , 把 牌 幾 乎 「 甩 」 斷 , 狠 狠 向 桌 上 一 摔 , 「 又 係 九 點 」 ! 顧 盼 自 雄 , 大 有 拿 破 崙 席 捲 歐 洲 之 勢 。 賭 錢 的 人 , 不 論 以 前 輸 多 少 , 圖 的 都 是 一 下 子 「 捉 到 路 」 這 片 刻 的 帝 皇 風 光 。 輪 到 荷 官 有 點 沉 不 住 氣 了 , 一 桌 子 的 笑 謔 之 中 , 兵 荒 馬 亂 , 有 人 仍 在 眉 飛 色 舞 地 講 解 戰 情 , 荷 官 派 了 彩 , 叫 : 「 收 錢 , 收 錢 呀 ! 」 「 係 , 有 錢 都 唔 識 收 。 」 一 個 旁 觀 的 師 奶 在 嘀 咕 , 不 關 她 的 事 , 莊 家 賠 了 半 桌 子 白 花 花 的 籌 碼 , 堆 得 金 山 銀 山 一 般 , 看 也 有 點 心 驚 肉 跳 。 「 哦 , 人 錢 多 嘛 。 」 荷 官 不 屑 地 揚 揚 眉 毛 , 這 等 眾 生 相 , 眼 看 他 起 高 樓 , 眼 看 他 宴 賓 客 , 幹 這 份 營 生 , 都 見 慣 了 , 從 心 底 , 他 對 眼 前 這 群 歡 宴 的 動 物 , 七 分 鄙 視 , 又 有 三 分 憐 憫 。 不 是 不 可 以 帶 小 孩 進 去 , 只 是 這 等 地 方 , 家 長 要 嚴 加 導 讀 , 最 好 帶 他 逛 一 遍 之 後 , 叫 兒 女 立 時 讀 一 遍 但 丁 的 神 曲 之 地 獄 篇 , 然 後 叫 他 讀 杜 斯 妥 也 夫 斯 基 的 小 說 , 告 訴 他 : 這 位 小 說 巨 匠 , 曾 經 險 在 賭 桌 上 輸 過 一 條 性 命 , 才 寫 得 出 那 樣 的 名 篇 。 拉 斯 維 加 斯 的 賭 場 , 就 是 讓 小 孩 在 賭 桌 邊 的 走 廊 穿 梭 捉 迷 藏 , 壞 孩 子 ? 美 國 人 不 怕 , 責 任 在 有 見 識 的 家 長 身 上 , 還 有 那 層 不 一 樣 的 氣 氛 , 治 國 、 管 理 賭 場 、 燒 小 菜 , 都 是 一 樣 智 慧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