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2月13日 星期二

領 袖 的 別 墅 tk

選 人 喜 歡 巡 區 , 以 為 巡 得 多 了 , 就 是 親 民 。 不 錯 , 包 包 餃 子 、 抱 抱 孩 子 , 會 得 到 山 呼 萬 歲 的 蟻 民 受 寵 幸 的 好 感 , 但 領 袖 形 象 , 九 淺 一 深 , 有 時 也 要 玩 點 神 秘 。 希 特 拉 當 權 時 , 在 柏 林 辦 公 , 但 喜 歡 一 個 人 獨 處 。 決 策 的 地 方 , 在 巴 伐 利 亞 的 阿 爾 卑 斯 山 麓 。 他 還 沒 發 的 時 候 , 在 山 下 一 個 叫 奧 伯 索 斯 堡 的 村 莊 混 過 幾 年 , 當 了 領 袖 之 後 , 就 在 那 買 下 一 座 房 子 , 屋 鋪 了 厚 地 毯 , 還 有 豪 華 的 大 沙 發 和 壁 爐 , 跟 華 格 納 作 曲 時 的 環 境 一 樣 奢 華 。 別 墅 的 田 園 風 景 , 沒 有 洗 滌 主 人 的 心 胸 , 希 特 拉 在 那 才 決 定 清 洗 猶 太 人 和 侵 略 蘇 聯 。 後 來 , 這 座 村 莊 變 成 德 國 平 民 參 觀 的 熱 點 。 領 袖 在 山 頭 別 墅 的 樓 房 辦 公 , 千 百 遊 人 靜 靜 地 排 隊 像 朝 聖 一 樣 , 登 上 石 級 , 在 花 園 外 瞻 望 屋 的 統 帥 , 希 特 拉 喜 歡 這 種 高 在 雲 端 的 感 覺 。 殖 民 地 時 代 , 港 督 在 春 天 也 開 放 港 督 府 讓 市 民 參 觀 , 市 民 只 可 以 在 花 園 閒 逛 , 賞 賞 杜 鵑 花 , 在 「 親 民 」 之 間 , 其 實 別 有 一 條 帝 苑 與 民 間 的 界 線 。 這 一 招 , 從 德 國 學 過 來 , 火 候 剛 剛 好 。 擁 有 一 座 遠 離 市 囂 的 村 居 , 港 督 還 有 一 座 別 墅 在 粉 嶺 。 從 麥 理 浩 到 彭 定 康 , 都 在 有 意 無 意 之 間 讓 市 民 知 道 , 周 末 他 乘 直 升 機 到 粉 嶺 別 墅 休 假 , 領 袖 的 「 親 民 」 , 是 相 對 的 , 要 先 令 平 民 翹 首 仰 望 他 , 在 雲 影 尋 找 他 , 然 後 他 從 天 國 的 階 梯 走 下 來 , 與 他 們 握 手 , 令 他 們 感 嘆 而 感 激 : 這 是 一 位 下 凡 的 天 使 。 邱 吉 爾 在 鄉 間 根 德 郡 也 有 一 座 別 墅 , 他 自 己 花 了 五 千 鎊 從 他 表 哥 手 上 買 下 的 。 雖 然 是 貴 族 之 後 , 邱 吉 爾 中 年 之 後 相 當 窮 困 , 家 的 水 費 和 電 費 也 時 時 交 不 起 ─ ─ 因 為 邱 吉 爾 不 會 投 胎 , 如 果 他 生 在 遠 東 , 整 個 國 家 的 石 油 和 煤 鐵 都 可 以 是 他 一 家 人 的 私 產 ─ ─ 邱 吉 爾 買 了 一 座 村 屋 , 自 己 還 花 了 兩 千 鎊 裝 修 , 他 在 這 讀 書 寫 作 。 雖 然 有 點 破 落 和 拮 据 , 但 邱 吉 爾 還 要 維 持 一 點 大 府 第 的 氣 派 , 絕 對 不 是 充 面 子 , 而 是 一 點 點 領 袖 學 , 以 及 對 生 活 樂 趣 真 誠 的 追 求 。 美 國 的 布 殊 也 常 常 回 到 德 州 的 牧 場 度 假 , 總 統 還 有 大 衞 營 。 民 主 不 是 純 粹 「 親 民 」 之 簡 單 , 內 有 許 多 豐 富 的 層 次 。 香 港 九 年 來 的 兩 位 頭 頭 , 一 個 堅 持 不 住 進 港 督 府 , 只 住 在 鬧 市 半 山 的 大 廈 , 不 倫 不 類 是 領 袖 形 象 學 的 無 知 。 另 一 位 真 的 平 民 出 身 , 訴 諸 「 打 工 仔 」 之 親 切 , 他 無 法 令 平 民 仰 望 。 只 能 先 令 人 仰 望 , 才 從 階 梯 上 走 下 來 , 如 同 一 個 大 明 星 在 舞 台 的 出 場 , 最 後 她 接 受 觀 眾 的 獻 花 、 握 手 、 獻 吻 。 管 得 好 一 個 城 市 , 靠 的 只 是 這 一 點 點 心 理 學 的 魔 法 , 很 複 雜 嗎 ? 其 實 也 很 簡 單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