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3日 星期六

不 寒 而 慄 的 三 句 話

特 首 候 選 人 的 答 問 大 會 , 衍 變 成 一 場 精 采 的 辯 論 , 實 非 始 料 所 及 。 曾 梁 二 人 表 現 的 優 劣 , 已 有 目 共 睹 , 公 正 輿 論 的 評 價 也 很 分 明 , 除 了 一 些 有 固 定 立 場 的 報 紙 之 外 。 由 於 不 管 優 劣 , 在 小 圈 子 選 舉 的 局 限 之 下 , 曾 蔭 權 已 篤 定 當 選 , 筆 者 也 就 要 提 出 曾 蔭 權 在 大 會 上 , 幾 句 使 筆 者 十 分 錯 愕 的 話 。 第 一 句 , 是 他 回 應 梁 家 傑 說 , 要 修 改 不 合 理 的 法 例 , 來 解 決 噪 音 污 染 的 問 題 。 他 說 , 「 今 次 辯 論 給 我 的 感 覺 是 Alan ( 梁 家 傑 ) 凡 事 都 話 要 改 法 例 … … 好 似 香 港 將 來 是 由 律 師 管 治 , 甚 麼 事 都 靠 法 律 。 」 筆 者 不 敢 相 信 這 是 自 小 在 法 治 社 會 長 大 、 受 育 , 並 在 「 以 法 治 港 」 的 體 制 當 了 四 十 年 公 務 員 的 曾 蔭 權 嘴 說 出 的 話 。 不 用 法 律 解 決 , 難 道 用 長 官 意 志 解 決 嗎 ? 難 道 曾 蔭 權 要 使 香 港 由 法 治 倒 退 為 人 治 嗎 ? 還 是 他 已 從 「 一 國 」 的 另 一 制 中 嘗 到 人 治 的 甜 頭 了 呢 ? 第 二 句 , 是 曾 蔭 權 回 應 有 選 委 質 疑 他 拒 絕 讓 市 民 入 場 時 , 他 說 他 沒 有 迴 避 同 市 民 接 觸 , 「 自 己 與 市 民 接 觸 時 , Alan ( 梁 家 傑 ) 還 在 讀 大 學 」 。 人 治 中 的 「 論 資 排 輩 」 這 一 套 , 曾 蔭 權 看 來 也 學 到 了 。 若 論 資 排 輩 , 恐 怕 曾 蔭 權 不 可 能 接 替 比 他 年 長 的 董 建 華 , 而 且 大 約 「 港 人 治 港 」 也 應 改 為 「 老 人 治 港 」 矣 。 第 三 句 , 是 曾 蔭 權 指 梁 家 傑 「 一 定 要 心 句 , 口 講 句 最 重 要 」 , 暗 指 梁 家 傑 口 不 對 心 。 梁 的 回 應 是 : 「 我 心 句 就 是 口 句 , 未 知 曾 先 生 有 所 指 為 何 物 ? 」
兩 人 論 辯 , 比 的 是 口 , 而 不 是 心 。 因 為 「 心 句 」 是 甚 麼 , 是 看 不 到 、 摸 不 的 。 只 有 口 講 不 贏 時 , 才 會 把 心 搬 出 來 弄 玄 虛 。 但 當 把 心 搬 出 來 時 , 就 證 明 「 口 句 」 講 輸 了 。 我 們 看 辯 論 , 不 是 應 該 看 哪 一 個 人 的 「 口 句 」 更 有 說 服 力 嗎 ? 我 們 豈 會 去 管 兩 人 「 心 句 」 呢 ? 不 過 , 自 從 有 了 電 視 之 後 , 政 治 人 物 在 鏡 頭 前 講 話 , 他 的 表 情 、 神 色 , 其 實 已 流 露 他 講 的 話 是 真 心 還 是 心 虛 了 。 在 前 晚 的 辯 論 中 , 我 們 看 到 的 是 梁 家 傑 神 色 自 若 , 很 難 認 為 他 講 的 話 不 是 出 自 真 心 。 反 而 曾 蔭 權 則 眼 神 閃 爍 , 當 他 質 疑 對 手 口 不 對 心 時 , 是 否 正 反 映 他 自 己 口 不 對 心 呢 ? 又 或 許 , 他 認 為 人 治 的 中 央 「 心 相 信 誰 」 , 比 聽 誰 講 得 對 更 重 要 ? 以 上 三 句 , 筆 者 寧 相 信 曾 蔭 權 是 一 時 失 言 。 若 他 真 的 是 言 為 心 聲 , 那 麼 筆 者 對 他 即 將 在 港 主 政 五 年 , 就 不 寒 而 慄 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