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3日 星期六

為 甚 麼 選 舉 電 視 辯 論 是 一 場 溫 馨 的 三 贏

特 首 選 舉 辯 論 戰 , 挑 戰 者 臨 時 惡 補 「 戲 劇 訓 練 」 , 上 陣 表 現 明 顯 進 步 , 特 首 卻 被 指 為 緊 張 , 笑 意 不 足 , 而 且 還 是 戒 不 了 「 面 黑 」 的 不 悅 , 可 幸 終 究 並 無 發 作 , 在 魅 力 方 面 , 公 認 是 挑 戰 的 那 位 「 候 選 人 」 勝 了 一 籌 。 問 題 倒 不 是 這 場 「 選 舉 」 有 多 少 民 主 , 令 人 感 到 興 趣 的 是 , 在 中 國 人 社 會 , 當 權 者 即 使 罕 有 地 與 一 名 挑 戰 者 同 台 辯 論 , 當 權 者 是 很 難 沉 得 住 一 腔 怒 火 。 曾 梁 同 台 辯 論 , 不 同 政 見 者 並 非 破 天 荒 第 一 次 平 起 平 坐 地 「 對 話 」 , 一 九 八 九 年 「 六 四 」 事 件 , 天 安 門 廣 場 的 學 生 代 表 吾 爾 開 希 在 中 南 海 與 中 國 總 理 李 鵬 見 面 , 吾 爾 開 希 穿 一 套 睡 衣 語 出 不 遜 , 向 中 國 總 理 要 求 民 主 , 當 年 電 視 所 見 , 當 權 的 中 國 總 理 , 不 但 臉 色 陰 沉 , 也 氣 得 手 足 顫 抖 。 那 場 「 辯 論 」 , 在 香 港 和 海 外 , 也 一 度 扣 人 心 弦 。 十 八 年 過 去 了 , 一 個 小 小 的 大 律 師 , 在 台 上 與 特 首 辯 論 , 冷 嘲 熱 諷 , 也 怎 怪 得 當 權 的 特 首 強 忍 憤 怒 , 面 色 肅 殺 ? 這 就 涉 及 中 國 文 化 的 深 層 問 題 。 中 國 人 社 會 以 君 臣 父 子 為 倫 常 之 綱 , 君 臣 父 子 , 地 位 並 不 平 等 。 一 個 是 統 治 者 , 另 一 個 是 「 父 母 官 」 治 下 的 百 姓 , 雙 方 並 無 「 辯 論 」 這 回 事 , 即 使 做 奴 臣 和 兒 子 的 , 有 甚 麼 「 意 見 」 要 「 反 映 」 , 言 詞 必 須 恭 敬 , 態 度 必 須 卑 和 , 否 則 即 屬 挑 戰 父 權 , 顛 覆 朝 廷 , 千 百 年 來 的 化 , 造 就 了 中 國 人 缺 乏 辯 論 精 神 , 也 沒 有 胸 襟 修 養 的 遺 傳 基 因 。 在 明 史 中 , 記 述 了 一 件 慘 事 。 明 太 祖 朱 元 璋 統 治 期 間 , 有 一 個 編 修 歷 史 的 大 官 , 名 叫 王 樸 。 他 眼 看 明 太 祖 治 理 的 國 家 有 許 多 問 題 , 時 時 向 明 太 祖 進 諫 。 明 史 上 說 王 樸 「 性 鯁 直 , 數 與 帝 辯 是 非 , 不 肯 屈 」 , 有 一 天 , 他 又 跟 朱 元 璋 辯 了 起 來 , 朱 元 璋 說 他 不 過 , 大 怒 , 命 令 把 王 樸 推 出 午 門 斬 首 。 刑 車 走 出 午 門 , 駛 向 燈 市 口 ─ ─ 所 謂 推 出 午 門 , 不 是 在 紫 禁 城 午 門 外 的 廣 場 開 刀 , 午 門 外 仍 是 禁 苑 , 流 血 是 不 吉 利 的 ─ ─ 囚 車 還 沒 到 刑 場 , 朱 元 璋 想 想 , 王 樸 口 才 出 色 , 到 底 是 個 人 才 , 命 人 將 其 召 還 。 太 祖 問 王 樸 : 「 汝 其 改 乎 ? 」 意 思 就 是 : 你 方 才 態 度 囂 張 , 得 罪 了 我 , 令 我 這 個 當 皇 帝 的 沒 有 面 子 , 只 要 你 認 錯 , 乞 憐 改 過 , 我 可 以 饒 你 一 命 。 王 樸 答 : 「 陛 下 不 以 臣 為 不 肖 , 擢 官 御 史 , 奈 何 摧 辱 至 此 ? 使 臣 無 罪 , 安 得 戮 之 ? 有 罪 , 又 安 生 用 之 ? 臣 今 日 願 速 死 耳 。 」 意 思 就 是 : 「 你 如 果 認 為 我 是 壞 人 , 又 豈 會 起 用 我 當 史 籍 的 編 修 官 ? 你 既 然 委 任 了 我 做 這 個 高 職 , 為 甚 麼 要 百 般 羞 辱 我 ? 我 沒 有 罪 , 你 為 甚 麼 要 殺 我 ? 你 覺 得 我 有 罪 , 為 何 要 用 我 ? 」
王 樸 的 質 問 , 只 是 很 簡 單 的 邏 輯 問 題 。 太 祖 勃 然 大 怒 , 命 令 立 即 行 刑 。 囚 車 經 過 王 樸 工 作 過 的 編 史 館 , 那 已 經 有 一 個 新 官 頂 替 了 他 的 職 務 , 新 官 姓 劉 名 三 吾 。 王 樸 高 呼 「 學 士 劉 三 吾 誌 之 : 某 年 月 日 , 皇 帝 殺 無 罪 御 史 樸 也 ! 」 王 樸 之 死 , 死 於 與 皇 帝 的 辯 論 。 辯 論 已 經 犯 上 , 辯 贏 了 , 更 是 「 批 逆 鱗 」 。 他 當 年 說 了 甚 麼 話 得 罪 了 朱 元 璋 , 史 書 沒 有 記 載 , 姓 劉 的 新 史 官 , 眼 見 前 任 走 向 刑 場 , 自 然 也 不 敢 記 載 , 後 人 只 知 道 王 樸 「 性 鯁 直 , 數 與 帝 辯 是 非 , 不 肯 屈 」 , 其 「 辯 」 者 何 , 沒 有 一 字 流 傳 下 來 。 說 中 國 文 化 從 來 沒 有 辯 論 的 風 氣 , 也 不 盡 公 平 。 至 少 春 秋 時 代 , 諸 子 與 各 國 君 王 之 間 的 對 話 , 一 問 一 答 , 氣 氛 開 放 , 關 係 友 善 , 跟 希 臘 蘇 格 拉 底 時 代 不 遑 多 讓 。 孟 子 是 最 常 跟 君 王 辯 論 的 知 識 分 子 。 春 秋 時 的 辯 論 , 許 多 都 典 籍 完 整 , 有 文 字 紀 錄 。 孟 子 提 倡 王 道 , 認 為 君 主 應 該 以 道 德 服 天 下 , 不 要 訴 諸 暴 力 的 霸 業 , 齊 宣 王 就 很 不 服 氣 , 在 孟 子 與 梁 惠 王 的 對 話 集 部 中 記 述 : 「 齊 宣 王 問 曰 : 『 齊 桓 , 晉 文 之 事 , 可 得 聞 乎 ? 』 孟 子 對 曰 : 『 仲 尼 之 徒 , 無 道 桓 文 之 事 者 , 是 以 後 世 無 傳 焉 , 臣 未 之 聞 也 。 無 以 , 則 王 乎 ? 』 」 齊 宣 王 說 : 齊 桓 公 和 晉 文 公 , 也 很 成 功 , 但 他 們 卻 是 以 暴 力 建 立 的 霸 業 , 那 麼 難 道 他 們 不 是 成 功 的 人 嗎 ? 孟 子 卻 一 口 推 卻 : 這 兩 位 先 王 的 事 , 孔 子 以 後 , 都 沒 有 評 論 過 , 由 於 沒 有 蓋 棺 定 論 , 我 不 予 置 評 , 但 我 再 說 一 次 : 不 以 道 德 服 世 , 還 稱 甚 麼 王 呢 ? 這 段 辯 論 , 孟 子 沒 有 正 面 回 答 問 題 , 嚴 格 而 言 , 是 孟 子 沒 有 道 理 。 但 位 極 人 臣 的 齊 宣 王 沒 有 大 怒 , 沒 有 下 令 把 孟 子 斬 首 , 孟 子 今 天 跟 齊 宣 王 辯 論 , 明 天 跟 公 孫 丑 述 事 , 因 為 那 時 的 中 國 政 治 文 化 , 本 質 還 沒 有 腐 壞 , 孟 子 的 辯 論 , 流 傳 了 下 來 , 成 為 儒 家 的 經 典 。
到 了 明 代 , 一 切 不 一 樣 了 , 兩 千 多 年 前 齊 宣 王 與 孟 子 的 對 話 , 文 句 盡 錄 , 到 明 太 祖 朱 元 璋 與 王 樸 , 「 數 與 帝 辯 是 非 」 , 辯 甚 麼 ? 一 句 也 沒 有 留 下 來 。 其 間 發 生 了 甚 麼 事 ? 秦 始 皇 用 暴 力 統 一 六 國 , 把 霸 業 推 向 極 端 , 孟 子 主 張 的 王 道 , 從 此 成 為 虛 言 , 然 後 是 儒 家 思 想 變 質 , 法 家 以 獨 裁 的 面 貌 坐 大 , 寬 容 的 胸 襟 , 廣 開 的 言 論 , 從 此 代 之 以 對 異 見 的 仇 恨 和 追 剿 。 中 國 的 政 治 文 化 , 由 秦 始 皇 開 始 走 向 衰 敗 , 今 天 的 中 國 人 , 對 於 言 論 、 出 版 、 創 作 等 自 由 的 認 知 之 殘 缺 , 由 秦 始 皇 到 朱 元 璋 , 由 康 雍 的 文 字 獄 到 後 來 二 三 百 年 發 生 的 一 切 , 歷 史 恐 怖 的 記 憶 深 嵌 , 形 成 了 邏 輯 理 性 疲 弱 、 辯 才 拙 劣 沉 悶 的 遺 傳 基 因 。 因 此 , 當 競 選 辯 論 中 的 曾 蔭 權 在 梁 家 傑 一 再 揶 揄 而 節 制 脾 氣 的 「 黑 面 」 現 象 , 從 中 國 政 治 心 理 學 分 析 , 身 為 曾 家 的 長 子 嫡 孫 , 十 八 萬 公 務 員 之 首 , 曾 先 生 絕 少 經 歷 過 如 此 大 逆 犯 上 的 挑 戰 , 其 怒 從 心 上 起 , 可 以 諒 解 , 當 年 的 朱 元 璋 , 也 是 一 樣 的 表 情 , 朱 元 璋 喝 令 左 右 把 跟 他 辯 論 的 人 推 出 午 門 , 這 是 中 國 帝 皇 的 基 因 發 作 ; 曾 特 首 沒 有 , 強 忍 到 大 會 結 束 , 與 梁 大 律 師 握 手 , 由 主 席 范 徐 麗 泰 挽 兩 人 的 手 臂 走 下 台 , 這 一 幕 , 無 論 是 殖 民 地 時 代 英 治 化 之 功 , 還 是 曾 爵 士 修 養 好 , 還 是 時 代 到 底 變 了 。 香 港 畢 竟 是 全 球 華 人 社 會 之 中 最 開 明 的 城 市 , 總 之 這 一 幕 , 感 覺 非 常 溫 馨 。 梁 家 傑 贏 了 , 曾 蔭 權 沒 有 輸 , 電 視 辯 論 有 二 百 萬 人 收 看 , 掀 起 了 討 論 熱 潮 , 香 港 人 也 勝 利 了 。 如 此 結 論 , 有 點 阿 Q , 但 不 要 忘 記 , 中 國 不 是 歐 洲 和 美 國 , 從 秦 始 皇 和 朱 元 璋 以 來 , 看 待 中 國 人 社 會 的 一 點 點 可 憐 之 極 的 「 進 步 」 , 標 準 不 要 過 苛 , 要 求 也 不 應 太 高 。 所 謂 「 美 國 列 根 和 卡 特 的 那 場 電 視 辯 論 如 何 如 何 」 , 對 於 特 區 的 曾 梁 , 是 強 人 所 難 吧 ? 至 少 梁 家 傑 先 生 沒 有 穿 睡 衣 上 台 , 他 很 注 重 英 式 專 業 的 Dress Code , 而 曾 蔭 權 爵 士 不 論 如 何 「 面 黑 」 , 也 沒 有 在 辯 論 後 向 梁 某 下 發 通 緝 令 , 有 如 此 和 氣 的 結 局 , 是 很 令 人 滿 意 的 。 至 於 有 一 天 , 這 個 世 界 萬 一 真 的 變 成 了 中 國 網 民 所 歡 呼 的 「 二 十 一 世 紀 是 中 國 人 世 紀 」 , 萬 一 中 國 式 的 思 想 行 為 ─ ─ 自 然 不 是 孟 子 , 而 是 秦 始 皇 朱 元 璋 以 後 的 一 套 ─ ─ 向 全 球 滲 透 影 響 , 以 至 有 一 天 , 連 美 國 總 統 的 電 視 辯 論 , 列 根 對 卡 特 , 或 肯 尼 對 尼 克 遜 , 也 變 成 了 香 港 特 首 競 選 辯 論 的 這 般 水 準 , 而 美 國 選 民 竟 也 大 叫 精 采 , 到 底 是 人 類 文 明 的 進 步 還 是 退 化 ? 閣 下 是 否 願 意 生 活 在 這 樣 的 世 界 ? 天 可 憐 見 , 這 反 而 是 一 個 更 有 趣 的 問 題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