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7日 星期三

「 陳 左 矣 」 隨 風 起 舞

一 個 流 傳 已 久 的 故 事 : 一 九 五 六 年 蘇 共 領 袖 赫 魯 曉 夫 作 秘 密 報 告 批 判 斯 大 林 , 有 人 遞 上 一 張 字 條 , 問 老 赫 : 當 斯 大 林 做 出 種 種 惡 行 的 時 候 , 你 在 做 甚 麼 ? 老 赫 拿 字 條 問 : 這 是 誰 寫 的 字 條 ? 台 下 鴉 雀 無 聲 。 老 赫 於 是 說 : 當 時 的 情 形 不 就 跟 現 在 一 樣 嗎 ? 這 故 事 可 能 不 是 真 的 , 但 它 得 以 流 傳 , 正 說 明 一 個 人 在 某 種 政 治 處 境 下 的 言 行 , 是 不 能 經 受 多 年 後 特 別 是 政 治 環 境 改 變 後 的 質 疑 的 。 因 此 , 當 港 澳 辦 副 主 任 陳 佐 洱 質 疑 「 在 起 草 《 基 本 法 》 提 出 了 雙 普 選 這 個 最 終 目 標 的 時 候 , 他 們 ( 暗 指 陳 方 安 生 ) 在 做 甚 麼 呢 ? 」 實 在 是 一 個 「 算 老 賬 」 的 問 題 。 但 他 的 「 算 老 賬 」 卻 經 不 起 歷 史 事 實 的 考 驗 。 陳 太 當 時 身 為 高 級 公 務 員 , 當 然 不 會 參 與 起 草 《 基 本 法 》 , 然 而 民 主 派 的 李 柱 銘 、 司 徒 華 , 作 為 《 基 本 法 》 草 委 , 多 年 來 對 普 選 的 堅 持 , 是 眾 所 周 知 的 。 陳 佐 洱 那 時 在 做 甚 麼 呢 ? 他 有 為 民 主 普 選 發 聲 嗎 ? 至 少 我 們 沒 有 聽 過 。 一 九 九 三 年 三 月 十 八 日 , 《 人 民 日 報 》 發 表 當 時 的 港 澳 辦 主 任 魯 平 的 談 話 , 他 說 , 「 《 基 本 法 》 對 前 三 屆 立 法 會 直 選 議 席 作 了 明 確 規 定 … … 至 於 第 三 屆 以 後 ( 二 ○ ○ 七 年 以 後 ) 立 法 機 關 如 何 組 成 , 將 來 完 全 由 香 港 自 行 決 定 , 只 要 有 三 分 二 立 法 會 議 員 通 過 , 行 政 長 官 同 意 , 報 全 國 人 大 常 委 會 備 案 就 可 以 , 不 必 要 中 央 同 意 。 將 來 香 港 如 何 發 展 民 主 , 完 全 是 香 港 自 治 權 範 圍 內 的 事 , 中 央 政 府 不 會 干 涉 。 」 ─ ─ 《 人 民 日 報 》 發 表 魯 主 任 這 段 講 話 時 , 在 港 澳 辦 工 作 的 陳 佐 洱 正 在 做 甚 麼 ? 他 不 會 不 知 道 魯 平 這 麼 說 吧 。 一 九 九 四 年 二 月 二 十 八 日 , 中 國 外 交 部 發 表 聲 明 , 指 二 ○ ○ 七 年 以 後 普 選 立 法 會 全 體 議 員 的 問 題 , 是 「 一 個 由 特 區 自 己 決 定 的 問 題 。 」 ─ ─ 在 港 澳 辦 工 作 的 陳 佐 洱 , 不 會 沒 有 看 過 外 交 部 的 聲 明 吧 。 然 後 , 到 了 ○ 四 年 , 人 大 常 委 就 香 港 普 選 作 出 釋 法 和 決 定 , 否 定 了 ○ 七 / ○ 八 雙 普 選 , 那 時 陳 佐 洱 在 做 甚 麼 呢 ? 他 難 道 不 是 一 個 反 民 主 的 英 雄 嗎 ? 政 制 事 務 局 對 陳 太 方 案 的 回 應 是 , 交 由 策 發 會 討 論 ; 陳 佐 洱 又 說 所 有 政 改 方 案 都 要 交 策 發 會 討 論 。 策 發 會 是 甚 麼 東 西 ? 它 有 憲 制 地 位 嗎 ? 它 有 民 意 基 礎 嗎 ? 它 有 社 會 公 信 力 嗎 ? 三 樣 都 沒 有 。 它 是 一 個 「 三 無 」 機 構 。 只 不 過 因 為 它 是 曾 蔭 權 的 嬰 兒 , 是 曾 蔭 權 用 來 延 宕 早 有 共 識 的 市 民 意 向 的 機 構 , 怎 麼 就 成 為 凌 駕 於 立 法 會 之 上 的 太 上 機 關 了 呢 ? 陳 佐 洱 , 左 矣 。 今 天 所 說 的 「 左 」 , 不 是 指 要 階 級 鬥 爭 、 要 走 社 會 主 義 道 路 的 「 左 」 , 而 是 指 沒 有 個 人 主 見 、 個 人 理 念 , 只 是 隨 中 央 當 權 者 的 指 揮 棒 擺 盪 起 舞 的 「 左 」 。 《 基 本 法 》 通 過 雙 普 選 這 最 終 目 標 時 的 陳 佐 洱 , 九 三 魯 平 談 話 、 九 四 中 國 外 交 部 聲 明 時 的 陳 佐 洱 , 與 ○ 四 年 釋 法 以 及 今 天 的 陳 佐 洱 , 怎 麼 會 是 一 個 人 呢 ? 當 然 , 在 絕 對 權 力 操 控 下 , 不 是 人 的 「 左 矣 」 絕 非 他 一 個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