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8日 星期四

洋 媳 婦

在 鬧 市 的 酒 家 , 有 的 看 見 一 家 三 代 團 聚 天 倫 , 其 中 夾 一 名 洋 媳 婦 , 帶 混 血 的 小 孩 , 坐 在 夫 家 當 中 , 神 情 有 點 落 寞 。 周 圍 人 等 , 以 廣 東 話 言 笑 喧 歡 , 只 洋 媳 婦 格 格 不 入 , 表 情 像 悶 出 了 一 客 披 薩 來 。 她 是 一 名 局 外 人 , 在 孤 獨 之 間 , 有 幾 分 無 奈 , 靜 靜 地 夾 口 菜 , 很 端 莊 地 送 入 嘴 巴 , 比 起 旁 邊 一 眾 狼 吞 虎 嚥 的 食 相 , 很 明 顯 , 這 位 洋 媳 婦 仍 然 在 拒 絕 與 她 身 處 的 中 國 家 庭 融 為 一 體 。 無 奈 之 中 , 她 又 有 點 樂 知 天 命 的 樣 子 , 一 切 已 經 看 慣 了 。 也 許 十 年 前 , 她 接 受 這 位 東 方 男 友 的 追 求 , 對 於 遠 方 的 漁 帆 、 寺 廟 、 寶 塔 , 還 有 神 功 戲 和 搶 包 山 , 一 切 是 那 麼 刺 激 和 新 鮮 。 文 化 的 隔 閡 , 不 是 問 題 , 因 為 愛 情 是 最 偉 大 的 , 可 以 飛 越 關 山 , 征 服 一 切 障 礙 。 在 熱 戀 的 時 候 , 她 曾 跟 隨 這 位 小 男 友 來 香 港 度 假 , 見 識 了 吉 慶 圍 、 蓮 蓉 包 、 廟 街 的 雜 攤 , 建 築 土 地 幾 十 層 高 的 竹 棚 。 對 於 這 個 陌 生 的 文 明 , 她 由 衷 讚 嘆 , 也 許 是 愛 屋 及 烏 , 而 且 , 身 邊 的 這 位 中 國 男 朋 友 , 皮 膚 白 皙 而 光 滑 , 對 鬼 妹 言 聽 計 從 , 比 起 鬼 仔 之 粗 野 , 有 一 股 說 不 出 的 風 情 。 答 應 他 的 求 婚 之 後 , 遠 在 波 士 頓 的 父 母 吃 了 一 驚 : Oh no , 他 們 說 : 「 我 們 不 是 種 族 主 義 者 , 但 是 ─ ─ 」 所 有 的 白 人 父 母 在 關 鍵 的 時 候 , 勸 諭 一 個 想 嫁 給 中 國 男 人 的 女 兒 , 都 是 這 樣 開 頭 的 。 但 那 時 她 只 有 二 十 一 歲 , 她 覺 得 父 母 很 保 守 , 他 們 跟 這 個 世 界 脫 節 , 而 且 對 中 國 的 印 象 , 還 停 留 在 蘇 絲 黃 的 時 代 , 充 滿 偏 見 和 誤 解 。 她 想 起 中 學 時 讀 過 的 《 羅 密 歐 與 茱 麗 葉 》 , 覺 得 愛 情 在 受 到 阻 力 的 時 候 , 才 會 發 出 動 人 的 燄 光 。 不 , 我 要 嫁 給 Tony Chan , 我 已 經 決 定 了 , 爹 、 媽 咪 , 請 尊 重 我 的 自 由 。 Well 。 母 親 兩 手 一 攤 : 那 麼 好 吧 , 你 喜 歡 的 , 我 們 也 不 會 反 對 。 然 後 , 婚 禮 在 香 港 很 鋪 張 , 但 回 到 美 國 , 低 調 地 進 行 。 父 母 跟 她 擁 抱 , 不 再 說 什 麼 , 但 他 們 沒 有 改 變 的 心 事 , 她 明 白 。 十 年 過 去 了 , 為 東 尼 . 陳 生 了 一 對 子 女 。 他 成 為 花 旗 銀 行 駐 廣 州 的 代 表 , 但 她 無 法 忍 受 長 居 在 那 個 城 市 。 經 歷 過 無 數 的 爭 吵 , 最 後 丈 夫 留 在 廣 州 , 她 帶 了 一 個 子 女 僑 居 香 港 , 最 近 音 訊 日 稀 , 她 懷 疑 東 尼 在 大 陸 另 有 新 歡 ─ ─ 他 曾 經 鬼 妹 的 滄 海 , 始 終 認 為 女 人 是 自 家 人 比 較 投 契 。 許 多 異 國 的 怨 偶 , 婚 禮 之 後 都 是 同 一 個 故 事 , 洋 媳 婦 坐 在 夫 家 的 親 友 當 中 , 像 一 塊 在 茶 杯 拒 絕 融 化 的 冰 。 她 用 筷 子 , 非 常 靈 巧 , 只 是 不 想 再 講 話 。 她 記 得 中 國 丈 夫 第 一 次 會 她 用 筷 子 , 在 紐 約 唐 人 街 的 一 家 餐 館 時 的 喜 悅 : 「 對 了 , 就 是 這 樣 , 對 了 , Well done! 」 那 一 夜 , 她 還 很 年 輕 , 她 笑 得 很 燦 爛 , 藍 色 的 瞳 孔 , 飄 過 一 艘 中 國 的 漁 帆 …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