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18日 星期日

由 戲 劇 經 典 學 習 通 識 辯 才

特 首 選 舉 論 壇 , 如 果 有 甚 麼 「 成 果 」 , 只 能 是 收 視 率 三 十 六 點 , 社 會 湧 現 了 對 「 辯 論 」 這 門 藝 術 的 興 趣 。 香 港 自 稱 「 國 際 城 市 」 , 一 百 五 十 年 來 都 是 中 國 人 社 會 最 「 先 進 」 的 地 域 , 遲 至 今 日 方 始 摸 索 競 選 辯 論 的 入 門 , 相 當 可 笑 ; 但 在 三 千 年 中 國 歷 史 之 中 , 第 一 次 朝 野 正 反 兩 方 平 起 交 鋒 , 梁 家 傑 先 生 沒 有 馬 上 被 推 出 午 門 斬 首 , 上 星 期 說 過 了 , 要 求 不 可 太 高 , 值 得 中 國 人 涕 零 相 賀 , 是 極 為 可 貴 的 進 步 。 或 許 從 此 又 有 好 事 者 提 議 , 在 「 通 識 育 」 中 加 入 「 辯 論 課 程 」 , 又 提 出 一 番 亢 奮 的 「 願 景 」 。 曾 梁 的 辯 論 , 兩 場 的 形 式 都 流 於 粗 糙 , 第 一 場 的 掌 聲 太 多 , 第 二 場 的 計 時 器 「 叮 叮 」 亂 響 , 可 以 視 之 為 中 學 生 的 水 準 氣 氛 。 在 中 國 社 會 , 推 行 辯 論 , 為 何 如 此 困 難 ? 因 為 這 是 一 門 失 傳 的 技 巧 。 春 秋 戰 國 時 代 , 中 國 有 辯 論 這 一 科 , 知 識 分 子 與 君 王 同 席 , 有 話 直 言 , 那 時 叫 做 「 說 」 。 中 國 在 「 說 」 的 時 代 , 文 化 最 豐 富 , 言 論 最 自 由 , 君 主 對 「 說 客 」 的 話 聽 不 進 去 , 往 往 不 會 動 氣 。 商 鞅 第 一 次 見 秦 孝 公 , 向 他 講 遠 古 三 皇 五 帝 的 道 德 觀 , 秦 孝 公 睡 了 。 事 後 秦 孝 公 怪 責 引 薦 商 鞅 的 人 , 問 他 為 甚 麼 帶 了 這 樣 的 悶 蛋 進 宮 ? 中 間 人 勸 說 商 鞅 : 「 秦 孝 公 不 喜 歡 聽 大 道 理 , 你 為 甚 麼 不 投 其 所 好 , 說 些 中 聽 的 話 ? 」 雙 方 不 歡 而 散 。 幾 天 之 後 , 秦 孝 公 看 見 天 上 的 飛 鳥 , 觸 景 生 情 , 感 到 身 邊 沒 有 「 顧 問 」 , 又 派 車 來 接 商 鞅 。 商 鞅 向 他 講 解 「 霸 術 」 , 二 人 言 語 投 機 。 秦 孝 公 下 令 商 鞅 變 法 。
中 國 的 士 大 夫 , 由 「 說 」 而 「 諫 」 , 已 經 是 倒 退 ; 最 後 連 「 諫 」 也 不 敢 , 改 為 「 上 書 」 。 春 秋 戰 國 大 體 上 是 「 說 」 的 年 代 , 到 了 漢 唐 , 「 諫 」 還 可 收 一 時 之 效 。 到 了 明 代 , 最 初 「 諫 」 而 獲 罪 , 明 太 祖 和 成 祖 殺 了 一 批 , 士 大 夫 不 敢 當 面 辯 論 , 改 為 「 奏 」 , 也 就 是 「 上 書 」 , 因 為 君 臣 之 間 見 面 的 時 間 不 多 。 康 有 為 向 李 鴻 章 「 公 車 上 書 」 , 彭 德 懷 向 毛 澤 東 上 「 萬 言 書 」 , 都 希 望 皇 帝 獨 自 在 燈 下 閱 讀 奏 章 時 , 可 以 平 心 靜 氣 一 些 , 避 免 兩 人 言 語 交 鋒 。 三 千 年 來 , 由 「 說 」 而 「 諫 」 , 由 「 諫 」 而 「 奏 」 , 最 後 由 「 奏 」 而 一 片 沉 寂 , 「 但 多 磕 頭 , 少 說 話 耳 」 , 鑄 造 了 中 國 人 不 善 詞 令 的 遺 傳 基 因 。 因 此 , 曾 梁 展 現 的 「 口 才 」 , 用 中 國 的 標 準 , 已 經 好 得 不 能 再 好 , 叫 人 拍 爛 手 掌 , 熱 淚 盈 眶 。 不 可 以 期 望 兩 人 可 以 像 莎 劇 《 凱 撒 大 帝 》 中 布 魯 圖 和 安 東 尼 兩 人 向 羅 馬 民 眾 著 名 的 演 說 一 樣 , 熱 血 澎 湃 , 而 且 折 射 了 將 軍 和 大 政 治 家 的 不 同 性 格 : 「 我 愛 凱 撒 , 但 我 更 愛 羅 馬 。 各 位 寧 願 凱 撒 活 一 天 , 而 你 們 卻 一 天 為 奴 , 還 是 凱 撒 命 終 , 你 們 得 到 自 由 的 新 生 ? 凱 撒 生 前 厚 愛 於 我 , 我 哀 悼 其 死 。 凱 撒 是 智 勇 之 士 , 我 尊 崇 之 。 但 凱 撒 嗜 權 如 命 , 我 殺 了 他 。 他 卻 寵 愛 我 , 由 是 我 為 他 的 死 而 哭 泣 。 」 布 魯 圖 和 安 東 尼 的 演 說 , 英 國 的 中 學 生 都 要 背 誦 , 然 後 再 看 音 樂 劇 《 貝 隆 夫 人 》 , 看 到 劇 中 的 貝 隆 夫 人 , 在 一 座 陽 台 上 , 用 優 美 的 旋 律 向 全 國 國 民 宣 布 她 掌 權 了 ─ ─ 她 不 再 是 從 前 那 個 小 女 孩 了 , 她 現 在 是 領 袖 , 她 從 前 也 張 狂 過 , 令 人 以 為 她 追 求 的 是 財 富 和 權 力 , 但 這 些 都 不 是 真 的 。 阿 根 廷 , 不 要 為 我 哭 泣 , 最 後 , 她 張 開 雙 臂 , 君 臨 天 下 : 「 我 說 得 太 多 了 嗎 ? 我 沒 有 再 補 充 的 了 。 但 你 們 只 要 凝 視 我 , 就 知 道 我 說 的 , 每 一 個 字 都 是 真 話 。 」 豈 止 一 首 流 行 曲 ? 從 《 凱 撒 大 帝 》 到 音 樂 劇 《 貝 隆 夫 人 》 , 如 果 都 能 欣 賞 這 兩 三 段 戲 文 , 其 實 就 完 成 了 政 治 辯 才 的 「 通 識 育 」 。 活 在 這 個 世 界 , 不 懂 英 語 , 必 然 與 主 流 文 明 脫 節 , 因 為 甚 麼 康 熙 雍 正 的 盛 世 帝 皇 學 之 中 , 沒 有 這 一 科 。 曾 梁 兩 位 都 受 所 謂 英 式 育 , 英 語 流 利 , 他 們 的 表 現 , 難 免 令 人 有 點 失 望 , 但 這 是 刻 板 的 殖 民 地 育 的 錯 ; 這 兩 位 精 英 , 同 時 也 是 中 國 人 , 他 們 的 表 現 , 卻 又 令 人 太 過 喜 出 望 外 , 就 是 這 個 道 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