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13日 星期二

機 艙 症 候 群

在 辦 公 室 長 期 不 動 , 據 說 會 得 「 經 濟 機 艙 症 候 群 」 。 病 症 是 這 樣 的 : 由 於 經 濟 機 艙 座 位 狹 小 , 雙 腿 長 期 屈 縮 , 血 液 濃 度 增 加 , 形 成 固 體 血 塊 。 血 塊 湧 進 肺 部 , 就 會 引 起 栓 塞 , 中 風 暴 斃 。 因 此 經 濟 機 艙 , 即 俗 稱 EY , 變 成 一 座 潛 在 的 死 亡 谷 。 難 怪 今 年 才 三 十 六 歲 , 事 業 有 成 , 任 職 華 爾 街 跨 國 公 司 , 今 日 正 由 紐 約 飛 往 北 京 公 幹 , 而 享 用 了 Business Trip 所 提 供 的 商 務 機 艙 票 的 你 , 從 廁 所 走 出 來 , 多 手 掀 開 帘 子 向 後 面 的 EY 艙 窺 視 , 看 見 滿 地 的 鞋 子 和 亂 扔 的 報 紙 , 堆 睡 得 歪 七 倒 八 的 一 艙 囚 犯 般 的 廉 價 旅 客 之 際 , 難 免 心 湧 一 股 悲 天 憫 人 之 情 。 花 憶 前 身 , 閣 下 會 想 起 二 十 年 前 , 當 你 爸 爸 媽 媽 , 連 同 爺 爺 , 一 起 報 名 康 泰 旅 行 社 星 馬 四 日 遊 , 回 程 的 時 候 , 跟 一 干 團 友 堆 擁 在 那 個 艙 的 情 景 。 正 如 某 大 專 欄 作 家 很 勢 利 地 說 過 : 由 三 十 六 歲 起 , 如 果 出 門 乘 飛 機 還 坐 EY 級 , 閣 下 可 以 Consider 自 己 這 一 生 是 沒 有 什 麼 成 就 了 。 此 刻 你 慶 幸 自 己 身 處 帘 子 的 這 一 頭 , 向 後 艙 窺 視 , 而 不 是 當 年 幼 小 的 自 己 , 在 那 一 端 , 好 奇 地 探 看 帘 子 後 面 是 何 等 樣 的 豪 華 風 光 。 這 個 世 界 , 難 怪 那 麼 多 人 要 拼 命 向 上 爬 , 力 求 四 十 歲 之 前 年 薪 一 千 萬 , 「 我 要 做 好 呢 份 工 」 , 目 的 就 是 要 終 身 脫 離 經 濟 機 艙 , 不 是 沒 有 道 理 。 忽 然 , 背 後 一 聲 怒 喝 ─ ─ 在 商 務 機 艙 , 一 個 戴 黑 眼 鏡 , 穿 一 身 黑 西 裝 , 留 有 小 鬍 子 , 有 三 分 似 賴 昌 星 的 大 款 人 士 , 衝 口 而 出 , 罵 起 空 姐 來 。 空 中 跌 落 了 一 連 串 的 男 女 生 殖 器 官 之 後 , 這 位 豪 客 投 訴 : 他 得 到 的 紅 酒 是 智 利 出 品 , 屬 於 次 貨 , 他 堅 持 要 法 國 酒 。 空 姐 耐 心 解 釋 。 豪 客 得 勢 不 饒 人 , 一 定 要 他 指 定 的 法 國 蘇 維 尼 安 , 聲 浪 越 來 越 大 , 沒 完 沒 了 , 一 面 揮 動 戴 了 三 串 蜜 蠟 , 一 隻 金 勞 的 豬 膀 子 , 前 後 座 的 外 國 乘 客 為 之 側 目 。 隨 少 數 人 先 富 起 來 , 經 濟 艙 栓 塞 的 血 塊 , 其 實 早 已 經 越 界 , 湧 到 肺 的 殿 堂 來 了 。 這 些 血 塊 型 的 乘 客 還 包 括 幾 個 熟 悉 的 香 港 男 女 藝 人 , 今 日 湧 進 了 商 務 和 豪 華 客 艙 , 形 成 新 的 機 艙 症 候 群 。 最 好 的 醫 療 方 式 , 是 機 艙 有 一 扇 活 門 , 機 師 一 按 掣 , 把 他 們 彈 到 三 萬 呎 的 高 空 , 讓 他 們 向 藍 天 白 雲 , 繼 續 咆 哮 投 訴 , 堂 堂 航 機 , 為 何 種 族 歧 視 , 給 他 的 只 是 智 利 酒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