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24日 星期六

在 特 首 選 舉 中 學 點 哲 學 通 識

特 首 選 舉 是 一 場 非 常 奇 怪 的 活 動 , 兩 名 「 候 選 人 」 都 說 : 「 香 港 贏 了 」 , 贏 在 甚 麼 地 方 ? 上 星 期 探 討 了 從 戲 劇 通 識 研 究 特 首 選 舉 的 演 說 口 才 , 其 實 , 如 果 香 港 有 足 夠 的 師 資 , 港 式 的 特 首 選 舉 , 是 絕 佳 的 通 識 育 , 除 了 通 識 的 「 戲 劇 篇 」 , 至 少 還 有 通 識 的 「 哲 學 篇 」 。 這 場 特 首 選 舉 為 中 學 生 學 邏 輯 , 提 供 了 極 為 豐 富 的 材 。 首 先 是 梁 家 傑 這 一 方 。 梁 家 傑 代 表 泛 民 主 派 , 聲 稱 為 了 「 凸 顯 小 圈 子 選 舉 之 不 公 正 」 而 參 選 , 在 兩 場 辯 論 之 中 , 卻 又 不 斷 聲 稱 「 如 果 我 當 選 」 卻 又 如 何 如 何 。 然 而 , 梁 家 傑 萬 一 真 的 「 不 幸 」 當 選 了 呢 ? 不 論 機 會 只 有 一 億 份 之 一 , 這 永 遠 也 是 一 種 或 然 率 。 「 小 圈 子 選 舉 」 既 然 不 公 正 , 則 梁 家 傑 早 應 宣 布 : 即 使 我 當 選 , 我 也 不 會 就 任 , 因 為 「 小 圈 子 選 舉 不 公 正 」 的 性 質 , 不 因 我 當 選 而 改 變 。 然 而 梁 家 傑 參 選 , 出 現 了 一 種 很 奇 怪 的 「 梁 氏 弔 詭 」 ( Leong's Paradox ) : 對 於 八 百 名 選 委 , 既 然 梁 氏 真 的 當 選 , 他 也 不 會 真 的 就 任 , 那 麼 倒 不 如 脆 投 票 給 曾 蔭 權 , 投 梁 氏 一 票 , 毫 無 意 義 , 除 非 梁 家 傑 當 選 , 他 會 如 程 序 就 職 。 但 是 如 果 梁 家 傑 當 選 , 難 道 依 然 只 有 八 百 人 有 投 票 權 的 「 小 圈 子 選 舉 」 就 「 公 正 合 理 」 了 嗎 ? 還 是 曾 某 得 勝 , 「 小 圈 子 」 選 舉 不 合 理 , 梁 氏 得 勝 , 小 圈 子 就 合 理 了 呢 ?
這 就 應 了 黑 格 爾 在 《 哲 學 史 演 講 錄 》 第 二 卷 中 一 段 獨 白 : 「 甚 麼 叫 詭 辯 ? 詭 辯 就 是 : 任 意 憑 藉 虛 假 的 證 據 , 或 否 定 一 個 真 確 的 道 理 而 動 搖 之 , 把 一 個 虛 假 的 道 理 , 修 飾 得 很 動 聽 , 像 真 的 一 樣 。 」 詭 辯 可 以 動 搖 真 的 道 理 , 而 把 虛 假 的 道 理 弄 得 非 常 動 聽 。 梁 家 傑 先 生 本 人 無 意 詭 辯 , 但 如 果 明 明 認 定 這 是 一 場 泛 民 主 派 認 為 虛 假 的 選 舉 而 真 實 參 與 之 , 則 梁 家 傑 協 助 完 成 了 這 場 政 治 的 弔 詭 , 他 也 變 成 了 弔 詭 砌 圖 遊 戲 的 其 中 一 塊 七 巧 板 。 至 於 曾 蔭 權 被 梁 家 傑 迫 得 急 了 , 在 台 式 的 「 造 勢 大 會 」 忽 然 爆 出 了 一 句 : 「 特 首 選 舉 , 不 是 八 百 人 的 選 舉 , 而 是 七 百 萬 市 民 的 選 擇 。 」 曾 蔭 權 也 陷 入 了 弔 詭 的 迷 宮 。 「 選 舉 」 是 一 個 社 會 的 合 法 選 民 , 以 投 票 方 式 , 對 領 袖 或 議 事 代 表 的 一 種 選 擇 ; 但 任 何 「 選 擇 」 。 如 在 超 級 市 場 挑 了 三 個 蘋 果 而 付 款 , 卻 不 是 「 選 舉 」 。 香 港 市 民 明 明 沒 有 得 投 票 , 曾 蔭 權 的 語 意 邏 輯 的 謬 誤 , 也 同 樣 明 顯 。 如 果 他 說 : 「 特 首 選 舉 , 不 是 八 百 人 的 選 舉 , 而 是 歷 史 的 抉 擇 。 」 則 比 「 七 百 萬 市 民 的 選 擇 」 , 更 加 符 合 「 中 國 式 思 維 」 , 因 為 以 一 個 抽 象 的 權 威 意 念 , 來 代 替 一 個 實 體 , 是 中 國 語 文 思 維 的 重 大 特 色 。 中 國 人 在 不 敢 辨 別 是 非 的 骨 節 眼 上 , 都 喜 歡 推 出 一 個 抽 象 的 權 威 意 念 , 為 自 己 的 懦 弱 而 開 脫 , 例 如 「 六 四 事 件 的 功 過 , 留 給 歷 史 去 評 論 」 ; 中 國 前 主 席 劉 少 奇 「 含 」 迫 死 , 臨 終 之 前 , 也 不 敢 控 訴 元 兇 毛 澤 東 , 只 含 含 糊 糊 地 留 下 了 一 句 話 : 「 好 在 歷 史 是 人 民 寫 的 。 」
在 中 國 語 文 之 中 , 「 歷 史 」 和 「 人 民 」 , 都 是 虛 幻 而 抽 象 的 主 語 ; 同 理 , 所 謂 「 人 在 做 , 天 在 看 」 , 「 人 在 做 」 的 那 個 「 人 」 , 是 實 的 ; 「 天 在 看 」 的 那 個 「 天 」 , 是 虛 的 。 中 國 沒 有 法 治 觀 念 , 沒 有 宗 神 祇 , 強 權 的 罪 惡 氾 濫 , 不 受 制 衡 , 中 國 人 只 好 炮 製 一 套 虛 幻 的 權 威 , 為 無 數 不 合 理 的 行 為 開 脫 而 自 慰 。 這 種 中 文 思 維 , 語 言 學 大 師 王 力 也 看 到 了 。 王 力 指 出 : 「 西 洋 語 法 是 硬 的 , 沒 有 彈 性 的 ; 中 國 語 法 是 軟 的 , 富 有 彈 性 的 。 惟 其 是 硬 的 , 所 以 西 洋 語 法 有 許 多 呆 板 的 要 求 , 如 每 一 個 Clause , 必 須 有 一 個 主 語 ; 惟 其 是 軟 的 , 所 以 中 國 語 法 只 以 達 意 為 主 。 」 ( 引 述 自 《 英 漢 對 比 研 究 》 , 連 椒 能 著 , 中 國 高 等 育 出 版 社 ) 英 語 倚 重 邏 輯 思 維 , 重 視 語 意 清 晰 的 條 理 , 英 語 的 段 落 , 必 有 明 確 的 邏 輯 中 心 , 使 用 英 文 的 人 , 不 會 輕 易 淪 為 「 差 不 多 先 生 」 , 曾 蔭 權 這 句 話 , 本 來 大 可 以 柔 軟 而 富 彈 性 的 「 歷 史 」 來 代 替 硬 而 實 在 的 「 七 百 萬 香 港 市 民 」 , 糊 弄 過 關 , 以 中 國 式 思 維 的 朦 朧 感 覺 , 一 點 問 題 也 沒 有 , 把 它 譯 成 英 文 : The Chief Executive is the choice of all 7 million Hong Kong people , 則 難 怪 英 國 經 濟 學 人 雜 誌 揶 揄 香 港 : 「 讓 我 們 假 裝 這 是 一 場 選 舉 」 。
中 文 的 語 法 特 點 , 令 中 文 不 適 宜 精 密 地 描 寫 對 象 , 也 不 適 宜 精 密 地 表 達 思 想 , 中 文 是 一 種 屬 於 右 腦 的 語 言 , 使 用 中 文 , 可 以 吟 誦 很 優 秀 的 唐 宋 詩 詞 , 但 絕 不 可 能 培 養 出 能 匹 比 希 臘 羅 馬 的 理 性 辯 論 精 神 , 以 英 文 來 詭 辯 , 其 中 邏 輯 的 謬 誤 , 推 敲 之 下 , 很 容 易 拆 穿 , 用 中 文 ─ ─ 也 就 是 所 謂 漢 語 ─ ─ 做 詭 辯 的 工 具 , 其 迷 惑 力 更 加 強 大 , 一 旦 氾 濫 傳 播 , 即 形 成 所 謂 「 集 體 的 反 智 」 。 集 體 的 反 智 , 安 徒 生 童 話 《 皇 帝 的 新 衣 》 已 經 講 過 了 。 皇 帝 明 明 是 裸 體 , 但 一 條 街 上 的 市 民 , 都 假 裝 看 見 了 皇 帝 身 上 那 件 隱 形 的 新 衣 , 大 家 一 起 發 出 讚 歎 。 所 謂 「 香 港 贏 了 」 , 就 是 一 條 街 上 圍 觀 的 市 民 發 出 的 讚 歎 之 聲 。 安 徒 生 比 較 涼 薄 , 在 童 話 之 中 , 他 故 意 安 排 了 一 個 三 歲 小 孩 , 一 語 戳 破 : 「 可 是 , 國 王 身 上 確 實 沒 有 穿 衣 服 啊 」 。 安 徒 生 不 是 中 國 人 , 他 決 不 妥 協 , 硬 是 要 用 一 個 三 歲 小 孩 的 角 色 , 把 一 個 「 和 諧 」 的 結 局 無 情 地 搗 毀 , 安 徒 生 之 「 偏 激 」 , 不 足 為 法 。 不 宜 有 經 濟 學 人 雜 誌 的 「 涼 薄 」 , 也 不 該 像 安 徒 生 的 「 偏 激 」 , 應 該 真 誠 相 信 , 這 場 「 特 首 選 舉 」 , 香 港 人 其 實 也 可 以 贏 的 ─ ─ 如 果 肯 用 大 腦 獨 立 思 考 , 如 果 中 學 生 能 學 好 英 文 , 走 出 其 母 語 的 魔 障 , 用 英 語 驗 證 一 下 兩 大 「 候 選 人 」 的 語 意 邏 輯 ; 如 果 香 港 有 及 格 的 師 資 , 以 這 場 西 方 世 界 看 不 起 的 「 選 舉 」 為 通 識 材 , 正 面 也 好 , 反 面 也 罷 , 為 香 港 的 小 孩 上 一 節 基 礎 的 哲 學 課 , 比 起 甚 麼 「 一 百 天 CEO 領 袖 學 心 法 」 之 類 的 坊 間 課 程 , 無 疑 更 有 建 設 性 ─ ─ 一 切 只 是 「 如 果 」 , 真 的 , 那 麼 香 港 人 確 實 是 贏 了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