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24日 星期六

人 治 佳 話

高 官 向 育 學 院 副 校 長 連 發 兩 封 律 師 信 , 起 了 搞 笑 效 果 。 時 時 有 人 覺 得 被 誣 , 在 報 紙 登 全 版 廣 告 「 嚴 正 聲 明 」 , 最 後 一 條 尾 巴 , 千 篇 一 句 , 叫 做 「 本 公 司 保 留 以 法 律 追 究 之 權 利 」 。 江 湖 經 驗 豐 富 的 人 士 , 看 見 這 一 句 , 就 知 道 純 屬 空 話 , 「 受 害 人 」 在 「 拋 浪 頭 」 , 他 一 定 不 會 興 訟 的 。 「 保 留 法 律 追 究 之 權 利 」 這 句 話 , 根 本 狗 屁 不 通 。 以 法 律 追 究 , 每 一 個 人 , 到 了 二 十 一 歲 , 都 有 這 個 天 賦 人 權 , 「 保 留 」 這 個 「 權 利 」 , 意 思 是 有 人 想 把 這 個 「 權 利 」 搶 走 剝 奪 的 危 險 , 例 如 「 少 女 突 遭 狼 吻 , 反 抗 幸 保 貞 操 」 , 她 的 貞 操 , 受 到 暴 力 威 脅 , 她 奮 勇 反 抗 , 色 魔 逃 跑 了 , 貞 操 就 保 留 下 來 了 。 「 法 律 追 究 的 權 利 」 , 你 本 來 就 有 嘛 , 沒 有 人 碰 你 的 嘛 , 「 保 留 」 個 屁 ? 這 句 話 , 就 像 一 個 「 豬 扒 」 , 在 街 上 走 , 滿 街 的 行 人 , 也 自 顧 自 走 。 突 然 , 這 位 像 「 夏 蕙 姨 」 的 女 人 , 有 如 鬼 上 身 般 , 死 命 掩 自 己 的 胸 部 , 仰 天 大 叫 : 「 我 要 保 留 自 己 的 私 隱 呀 , 你 們 不 要 往 我 身 上 亂 摸 呀 ! 」 一 干 路 人 , 一 半 會 大 笑 , 另 一 半 , 會 好 心 叫 救 護 車 , 把 她 送 青 山 。 「 本 人 保 留 法 律 追 究 的 權 利 」 , 純 屬 無 用 的 恐 嚇 , 因 為 如 果 真 的 要 告 , 一 早 就 來 律 師 信 了 ; 一 個 成 熟 的 人 , 甚 亦 不 怕 律 師 信 , 律 師 信 也 是 空 的 , 等 法 庭 傳 票 到 了 再 說 。 因 為 在 傳 統 文 化 的 基 因 , 中 國 人 不 喜 歡 打 官 司 , 「 君 子 讀 書 不 讀 律 」 , 歧 視 律 師 訟 棍 這 一 行 。 儒 家 排 斥 法 家 , 主 張 道 德 養 , 高 於 刑 律 懲 治 , 有 時 候 有 些 行 為 , 境 界 是 很 高 的 。 東 漢 時 代 , 有 一 個 叫 許 荊 的 太 守 , 管 湖 南 的 耒 陽 縣 , 一 對 姓 蔣 的 兄 弟 爭 家 產 , 官 司 上 訴 到 太 守 府 。 許 荊 主 審 , 對 這 兩 兄 弟 嘆 氣 , 很 沉 痛 地 說 : 「 我 管 這 個 地 方 , 承 擔 國 家 重 任 , 本 該 化 倫 理 , 宣 導 家 和 , 我 失 了 職 , 你 們 才 兄 弟 反 目 成 仇 , 爭 訟 不 已 , 都 是 我 個 人 的 責 任 。 」 說 罷 一 拍 驚 堂 木 , 喊 : 「 來 人 哪 。 」 叫 衙 差 先 端 來 筆 墨 紙 張 , 再 叫 書 吏 ( 也 就 是 秘 書 , 即 Secretary ) 當 即 草 寫 彈 劾 自 己 的 請 罪 書 , 上 呈 朝 廷 。 蔣 氏 兄 弟 很 慚 愧 , 馬 上 言 歸 於 好 , 請 許 荊 治 自 己 的 罪 , 許 荊 搖 頭 堅 持 要 先 治 自 己 的 罪 , 三 人 在 庭 上 大 哭 , 場 面 感 人 。 可 見 比 起 西 方 的 法 治 , 中 國 的 「 人 治 」 也 可 以 很 優 秀 的 , 這 種 案 例 , 羅 馬 希 臘 、 英 國 美 國 就 沒 有 。 人 治 清 明 要 有 條 件 , 就 是 要 由 君 子 來 治 理 , 當 一 個 國 家 , 君 子 都 「 革 命 」 光 了 , 剩 下 的 都 是 王 八 蛋 賊 佬 , 他 「 保 留 法 律 追 究 權 利 」 ? 是 虛 晃 一 槍 , 不 怕 , 去 他 媽 的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