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25日 星期日

究竟是誰製造分裂,破壞團結?

今(三月廿五)日,是一個讓香港蒙羞的日子。  回歸十年了,香港的行政長官仍然是由「北京爺們」欽點,八百選委(其中三分二是聽「北京爺們」的)行禮如儀「投票選出」。這次的「民主假戲」稍為有點看頭,那是因為公民·民主兩黨不甘寂寞,要讓「選舉有競爭」,披着「凸顯小圈子選舉不義,促進民主發展」的畫皮,蒙騙群眾。  今日之後,民主會有寸進嗎?無功天下 又想奪權  輸了小圈子選舉,輸了民調,也輸了民意;連小學生、中學生的模擬投票,曾蔭權都是壓倒性擊敗梁家傑!  請問梁家傑羞不羞?梁家傑及「拱衛」他的公民、民主兩黨不知羞,支持民主的港人卻陪着丟醜,至於普選,在可見的將來,恐怕只能相逢在夢中。  看到梁家傑的假戲真做,聽到他說二○一二年即使仍然是小圈子選特首,他一樣參選,毓民不禁想起一個歷史故事(毓民在有線主持的歷史評說節目中曾經講過):唐朝的玄武門之變,李世民殺太子建成,齊王元吉,唐高祖問左右對於李世民殺兄殺弟的意見,陳叔達說:「建成、元吉本不預義謀,又無功於天下。」即是說建成、元吉好事不幹,又無功於天下,竟想奪權,該殺!  曾蔭權大可借古諷今,批評梁家傑「不預義謀,又無功於天下」。當下香港政壇,多的是「不預義謀,又無功於天下」的政治投機者。路線之爭 戳破假象  然而,梁家傑的參加小圈子選舉不是沒有「貢獻」的,他最大的「貢獻」就是凸顯了泛民主派的「路線之爭」,戳破了泛民主派「為團結而相同」的假象。  這個功勞是要給梁家傑領的。  試問如果不是他興高采烈的去選特首,「社會民主連線」的反小圈子選舉訴求可以那麼清晰、確切,「社民連」核心成員可以那麼堅定不移嗎?  如果不是梁家傑假戲真做,他可以天天攀登媒體嗎?而反對他參加小圈子遊戲的「社民連」遭主流媒體醜化、抹黑,那就是「物理之必然」了。  不光是媒體,某些高薪厚祿坐以待「幣」的所謂教授、學者,西瓜靠大邊,對於「社民連」的反小圈子選舉行動,並不客觀地視為泛民主派的路線之爭,而在揄揚梁家傑的同時,踩「社民連」一腳:「梁家傑以及這百多位人士,可以選擇一個更輕鬆的方法去回應這次選舉。他們大可如社民連一樣,守身如玉,寧為玉碎,不為瓦全,循例叫幾句口號,千篇一律地搗亂大小會場,然後沾沾自喜,自憐自慰。」(「新力量網絡」的葉健民博士)堂堂之旗 正正之師  社民連反對小圈子選舉是「堂堂之旗、正正之師」,光明正大,不像這位葉健民博士,鬼鬼祟祟,為了怕公開與毓民辯論,不敢出席毓民有份參與的港大學生座談。年前新力量網絡舉辦政改方案推倒後的論壇,這位葉健民博士的歪論曾遭毓民修理,於是懷恨在心。講一講道理好嗎?「社民連」只是「循例叫幾句口號,千篇一律搗亂大小會場」嗎?毓民與「長毛」反對小圈子選舉的論述少說也有幾萬字,更出席好幾家大學的論壇,毓民更是去了超過四十家中學演講,談通識的時候一定會講小圈子選舉。「沾沾自喜」的不是我們,沾沾自喜的是開民主倒車的梁家傑及其盟友。需要「自慰」的,是像葉健民博士這樣的混蛋!抹黑別人 還己清白  湯家驊在《明報》的大文《相煎何太急》,一如舊貫的言不由衷的「感性」,毓民已經見怪不怪,他說:「幾位社會民主連線核心成員在政府總部公開指摘梁家傑及公民黨參與小圈子選舉『無恥』,把傳媒的焦點從港人團結爭取普選拉至『泛民分裂』頭上。對社民連的辱罵,我們一向克制。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一個爭取普選的好場合,變成一個分裂民主運動的源頭,能不令人痛心、沮喪?」  湯家驊抹黑別人還自己清白,把泛民分裂的罪名推到社民連頭上,毓民不想費唇舌和他計較,但是,「一個爭取普選的好場合,變成一個分裂民主運動的源頭」,這樣的判斷真是荒謬得很。如果不是梁家傑參加小圈子選舉,三月十八日的爭取普選遊行人數會那麼少嗎?會發出「搶咪」事件嗎?  說到社民連三月十八日在政府總部搶咪事件,由於媒體及部分泛民主派人士的抹黑,社民連發的聲明又被斷章取義,毓民不得不借本欄還原真相,社民連三月二十三日發的聲明是這樣說的:  本年三月十八日,由泛民主派二十五位立法會議員及民間人權陣線合辦的「爭取普選、改善民生、堅決反對小圈子選舉」大遊行,於政府總部集會期間發生的不愉快事件,本會特此發出聲明如下:  1.當日,遊行人士抵達政府總部集會,第一位上台發言的是立法會議員馮檢基、馮的發言,竟然歌頌小圈子選舉,為梁家傑參選造勢。是次遊行集會主題相當清楚,便是「爭取普選、改善民生、堅決反對小圈子選舉」,而根據民陣及泛民議員的協議,集會期間亦不可以為「小圈子選舉造勢」。可是,馮的發言卻嚴重違反大會立場、大會宣言及事前協議,行為極其無恥,本會副主席麥國風先生聞馮言後,極其憤怒,上前拉扯咪線,意欲阻止馮檢基繼續大放厥詞。而本會其他成員及支持者亦激於義憤,在台下高呼「參加小圈子選舉,可恥!」並有本會成員不按程序上台發言,以踢爆部份泛民主派議員欺世盜名。  2.馮檢基當日的發言,大放厥詞,歌頌小圈子選舉,指梁家傑參選令扶貧政策有所進展,嚴重違反三一八遊行的主旨,令泛民主派陣營陷入自相矛盾的困境。本會嚴正要求泛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就事件公開澄清,給參加三一八遊行的群眾以及全港市民一個交代。  3.對於梁家傑在三月十五日,所謂「行政長官選舉」電視辯論之後,竟然說因為自己參加小圈子選舉,所以香港贏了,改變選舉文化云云,強姦民意,實在可恥。對於梁家傑的歪論,本會主席黃毓民於三月十八日《新報》的《毓民星期天》專欄,以《請問梁家傑先生,香港贏了什麼?》為題,予以嚴正反駁。連日來,專欄作家如吳志森、王岸然、盧子健等,亦質疑「香港贏了」之說。香港大學學生會,亦於日前發表聲明,指梁家傑的參選完全沒有突顯小圈子選舉的不公。  4.對於部份泛民主派成員,未向本會了解事件真相之前,單方面向媒體發表意見,或以匿名方式吹風抹黑本會,本會感到非常失望。  5.對於遊行後在政府總部發生的不愉快事件,部份新聞媒體的報道斷章取義,以偏概全,渲染所謂的「社民連搶咪、民主派內訌」,淡化甚至不報導本會成員,包括梁國雄、陳寶瑩、李偉儀、黃毓民等人當日在大會上發言的內容和理據,本會對此極表遺憾。後記  泛民主派不少人認為社民連的「譁變」,是破壞團結,親痛仇快,毓民又要講故事:民國的外交家王正廷一九三六年二月二十七日在廈門大學演講,題目是:「如何去破壞一個團體?」他說有七種方法:一、開會不到;二、每到必遲;三、到會不發言;四、散會後發不負責的批評;五、選舉必爭;六、爭到了手又不負責;七、爭不到便宣告退會。  各位泛民主派朋友,大家一起痛切反省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