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12日 星期一

我思我在近思隨寫

  此間有權有勢的達官貴人,有時因為抵受不住媒體的肆口逞說,政客的惡言惡語,便會有「公僕難為」、「官不聊生」的怨嘆;然而,這些高冠厚祿,坐以待「幣」的權貴們,從無半點自省或絲毫歉然,更不要說因而興起「不如歸去」之念。  曾蔭權說「我會做好呢份工」不夠確切,「我會做呢份好工」才是真心的!  東晉時代陶淵明(潛)棄官歸田園,返鄉途中寫了一首《歸去來辭》: 「悟以往之不諫,知來者之可追,實迷途其未遠,覺今是而昨非。」官場虛偽,爾虞我詐,不如歸去,徜徉在大自然的懷抱裏。陶淵明又有膾奶H口的《歸園田居》五首,毓民讀中學時被老師強迫背誦,不求甚解,如今年逾知命,紛紛擾擾、惶惶恐恐的過活,便對「久在樊籠裏,復得返自然」十分嚮往。但是詩人棄官歸田園一樣不得安寧,陶淵明歸隱後的第三年,一場大火把房子燒了,隨後幾年,天災人禍接踵而來,真是坎坷。  不過,陶淵明在現實中找不到理想國度,唯有在創作中虛擬夢寐以求的「世外桃源」。  《桃花源記》千古傳頌,令人神往。說的是:武陵(今湖南常德)有個漁人,在一條小河的上游,忽然發現一片絕美的桃花林,便把船扔下,遊覽山林,走到盡頭,一座高山擋住去路,漁人只見山有小洞,就鑽了進去。我的天!裏面是一個美麗的新世界,土地平坦、房屋整齊、水池清亮、道路四通八達;男女老幼,純樸善良,種地採桑、歡歌喜舞,人人都快樂得很。漁人更被邀宴,住在「世外桃源」的人告訴他:自己的祖先為了逃避戰亂,秦朝時就來到這裏,已和外界隔絕好多年了,根本不知秦朝之後還有漢朝,更不要說魏晉了。漁人住了幾天,向這些快樂熱情的人告辭,從原路回家,後來,他順着走過的路,再尋桃花源,已不可得。  《桃花源記》描繪的是一個沒有國家,沒有政府,沒有戰亂,沒有天災人禍,到處充滿和平、幸福、自由、平等的理想世界。這雖然是詩人的空想,卻也反映了他對現實的不滿。  八十高齡遭逢文革浩劫,被迫害至死的現代中國史學家陳寅恪先生,也曾對《桃花源記》所描繪的美麗新世界信以為真,將陶淵明的「桃花源」加以「考據」(《桃花源記旁證》),說是在弘農和上洛之間的塢堡。「人間無淨土,何處是桃源?」這不但是千多年前詩人的幻想,也是現代中國顛沛流離的知識分子的悲鳴。曾幾何時,香港就是那一塊與大陸只有咫尺之遙的唯一淨土!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