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22日 星期四

滿臉憂慼,所憂者何?

[收聽]在北京舉行的人大政協兩會已經閉幕,領導人們都曝光頻頻,總理溫家寶更是舉行了一次中外記者會。大家可以看到記者會上的他,一如既往的滿臉憂慼,神色十分凝重,不苟言笑,談到國家大事、民生問題的時候,總是讓人感到他是先天下之憂而憂。而溫家寶說來說去的都是要“以民為本”,人民是老板,要當家作主,但是請問其制度在哪裡呢?中國最大的問題是什麼呢?就是沒有一個長治久安的制度,而這個長治久安的制度是必須要建基於人民可以去監督和選擇自己政府的基礎上。記得在六十二年前,毛澤東在延安會見“民主人士”黃炎培時,表示共產黨找到了一條新路,這條新的道路是可以讓中國長治久安的,就是使到中國可以跳脫出歷史的周期率,結束“打天下”、“坐天下”、“成王敗寇”的這種所謂殺伐的歷史,以和平的方式去建立政權,又或是政權的延續是通過民主的方式,而這條新路就是民主,是人民去選政府、人民去監督政府。不過,在一九四九年毛澤東所領導的共產黨推翻了國民黨的統治之後,所建立的“新中國”跟民主是相距很遠的,這就是說打天下的時候,說的是一套,但是到了政權坐穩的時候,就要保住政權不墜,不讓政權被挑戰。因此,我們可以看到在八九年的時候,即使學生們所提出的訴求是堂皇的、神聖的,他們只是要求政治改革、反貪污、打倒官倒、消除腐敗,但結果如何呢?結果是以殺人告終,始終都是無法跳脫出歷史的周期率、歷史的宿命。中國何時才能長治久安?你就是要看中國是否要建立一個民主的制度,這是毛澤東在六十二年前已經說過,同年共產黨的《新華日報》也提到,要求國民黨還政於民、結束一黨專政。這樣看來,可見民主並沒有什麼新意,只是我們中國人民夢寐以求,但是卻可望而不可即。而溫家寶憂心的背後是什麼呢?他看到這麼多值得去憂慮的現象,到底知不知道有什麼辦法可以去解決呢?就是六十二年前毛澤東在延安所說的“民主”這條新路。每一次溫家寶在公開對人民說話的場合,我們總會看到他臉上寫滿了憂慼,而我們是絕對相信他是憂國憂民。不過,憂國憂民又如何呢?如果作為一位領導人,你不去痛切反省、建立一個長治久安的制度,你就只有繼續憂慮下去。目前,中國經濟急速發展,當然會出現許多問題。中國是一個社會主義國家,為何中國在走資本主義道路的時候、走所謂市場經濟這條道路的時候、出現跟社會主義理想相違背的現象時,是一點辦法也沒有呢?曾幾何時,共產黨的理想是什麼呢?就是要建立一個公平、公義、均富的社會。不過,在目前讓小部份人富起來的時候,卻造成了貧富懸殊的極端狀況,這本來正是社會主義要解決的問題,但是目前你卻讓人感到你放棄了社會主義,要去走市場經濟的路,市場經濟已經不是變成了一種手段,而是變成了是一種目的。溫家寶滿臉憂慼,我認為他真正要憂心的是,在他的任內又或是可見的十年、二十年,中國仍然無法建立所為長治久安的制度,這才是真真正正值得去憂慮的。因此,如果我們懷抱著的樂觀的期待、善良的願望,就要希望在中國共產黨的第十七屆全國代表大會產生新的黨領導,繼而產生新的國家領導人的過程中,這些領導人們會在如何建立一個長治久安制度的問題上要痛切反省,自感歉然不足,這樣才可以救中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