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19日 星期一

請問梁家傑先生,香港贏了甚麼?

請問梁家傑先生,香港贏了甚麼?作者:黃毓民2007.3.18新報.毓民星期天  梁家傑在與曾蔭權二度「交鋒」之後如是說:「在往後的特首選舉中,任何候選人再也不能避免面對市民質詢,解釋政綱和公開辯論而自動當選。所以,香港的政治文化已經改變了,香港贏了。這是邁向民主的一步,也是不可能走回頭的。」  君子不打誑語,但是過去予人謙謙君子印象的梁家傑,投入所謂有競爭特首選戰後,特別是在與曾蔭權兩次公開口水戰中,時而巧言令色,時而言辭刻薄,而且喜歡說誑,臉不紅,耳不熱,真是讓人開足了眼界。  在三月一日親建制選委主辦的行政長官候選人答問大會中,梁家傑為了揶揄曾蔭權是「港英餘孽」,竟然昧於事實,拍共產黨馬屁,說甚麼北京的香港政策務實,「民主與法治是國策」;三月十五日在八大電子傳媒主辦的特首候選人辯論中,又一再歌頌「北京爺們」的德政,油腔滑調,賣乖取巧。自我膨脹自許偉大  口舌便給,律師本色,這也就罷了;但是,自我膨脹,自許偉大;「如果不是我參選,那有如此精采的電視辯論」、「我為香港創造奇蹟」、「我為民主開創新里程」。這恐怕都是梁家傑的「自我肯定」。  公民黨、民主黨顯然是反對欽點,不反對小圈子選舉。於是特首選舉有競爭;於是特首選舉有電視辯論;於是以後不再有自動當選這回事;就是香港政治文化改變了;於是香港贏了。這不是說誑是甚麼?民主派自毀城牆,參加小圈子選舉,香港贏了些甚麼?香港贏了誰?  三月廿五日,八百選委行禮如儀投票之後,曾蔭權將會得到八成選委支持,「眾望所歸」高票當選第三屆行政長官,梁家傑「抬轎」成功,曾蔭權除了有「北京的祝福」,也有選委的支持,由於「有競爭」,增加了他的認受性,更或許是優劣判然,或許是「西瓜靠大邊」,曾蔭權在此次「有競爭的選舉」中,取得絕大多數港人的認同,令到小圈子選舉也有堅實的民意基礎。  這就是梁家傑所說的「邁出民主的一步,也是不可能走回頭的」嗎?贏了名聲輸了民主  是小圈子選舉贏了,還是民主贏了?是 「北京爺們」欽點的曾蔭權贏了,還是背棄民主,出賣港人的公民黨、民主黨贏了?  公民黨是贏了,贏了名聲。年底的區議會選舉,明年的立法會選舉,短視的選民,部分民主黨的支持者,都會把公民黨視為民主派的主流,使這個新黨可以贏得選舉。已經有人這樣對毓民說,明年的立法會分區直選,公民黨每區至少可以取得一席,港島余若薇、九東梁家傑都可以多帶一人。  如是,則民主黨不與公民黨合併,這會有甚麼前途?泛民主派其他小黨,逐漸泡沫化,至於「偏激急進」的「社民連」,在四面受敵之下,處境更加艱難。這就是梁家傑所說的「香港贏了」嗎?至於二○一二年普選,真是想都不要想!誆騙港人屢試不爽  三月十八日,泛民主派廿五位立法會議員與民間人權陣線聯合舉辦爭取二○一二年普選大遊行,參加小圈子選舉的公民黨、民主黨憑甚麼帶領群眾?  既要做妓女,又要貞節牌坊。香港的民主前途被這些恬不知恥的人一手斷送,還要厚顏帶領群眾爭取普選。支持小圈子選舉的「工盟」李卓人,絕不放棄任何一個「出位」的機會,可以預見,這位老兄會在前排,而且會帶領群眾喊口號!香港人真是那麼好騙嗎?究竟有沒有頭腦清醒的人出來「踢爆」這些「偽民主派」呢?  是誰在○三年「七‧一」五十萬人大遊行之後,「○七、○八雙普選」訴求喊得震天價響?○四年九月立法會選舉,泛民主派的共同政綱是甚麼?  公民黨、民主黨參加○七年小圈子選舉,等於放棄○七普選行政長官的訴求,他們有沒有向港人交代?他們有沒有公開承認爭取○七、○八雙普選失敗?價值扭曲假戲真做  「退而求其次」,或者「好過冇」,已經成為絕大部分支持民主的港人的共識;這是公民黨、民主黨可以沾沾自喜的,因為共產黨用盡千方百計,都無法改變香港人的民主訴求,公民黨、民主黨參加小圈子選舉,是「退而求其次」,是「好過冇」,眾口鑠金,成為主流價值。  共產黨不費吹灰之力,香港已經變成一個比大陸更和諧的「和諧社會」,公民黨、民主黨高姿態參加第三屆行政長官選委會分組界別選舉,梁家傑「假戲真做」競選特首,義正詞嚴的理由是「凸顯小圈子選舉的不義」,「促進民主的發展」。  如果三月十八日的爭取普選大遊行的人數,少於○五年十二月四日「反政府政改方案」大遊行,公民黨、民主黨參加小圈子選舉的理由顯然就不成立。  退一步說,如果打個折扣,有五萬人參加三月十八日的爭取二○一二普選大遊行,也可以說明相當多的泛民主派支持者是認同公民黨、民主黨的「委曲求全」。  很遺憾,毓民要在這裏預告,有五千人在三月十八日上街,已經算不錯的了。(社民連連日來都在鬧市嗌咪,呼籲市民參加遊行)。民主假戲演得真切  梁家傑在兩次「辯論」中不斷重複的一句話是:「如果我當選特首,我就……」你可以當選嗎?自從曾蔭權宣布取得八成選委提名(具名)後,梁家傑已經敗選,或者可以這樣說,自從梁家傑宣布參選的那一天開始,他就註定做「民主假戲」的花瓶,他本人及公民黨、民主黨不知道嗎?  為甚麼梁家傑要在「辯論」中誤導香港人呢?  「有得揀」的街牌到處都是,香港人「有得揀」嗎?這不是說誑,不是誆騙嗎?梁家傑在三月十五日電視辯論中的「結語」,所謂「香港人贏了」,令毓民對這位「大狀政客」有了新的認識。認識一個人的人格,實在比認識一個人政見困難得多。  為甚麼梁家傑三月十五日在電視辯論中的「結語」不可以這樣說呢:「各位市民,看過兩場香港有史以來第一次的特首候選人辯論之後,大家對我梁家傑和曾蔭權先生,是不是有了更進一步的認識呢?我知道你們之中會有很多人認為我的表現優於曾先生,但是如同你們之中有些人認為曾先生比我更適合當特首一樣,都不能投下你們心目中的人選一票,只有八百位特殊階級可以選特首;各位市民,那怕我的表現如何優越,那怕你多希望可以有得揀,你們都沒有權選特首。我是絕對不會當選的!各位市民,我的參選,不是為了當選,而是通過這次的所謂有競爭特首選舉,把小圈子選舉的荒謬性暴露在全港市民面前,各位市民,一人一票選特首!三月十八日請大家一定要出來遊行,把我們的訴求再一次向中央政府、特區政府表達。三月十八日下午三時維園見!」後記  最近一段時間,毓民平均一個星 期到中學演講兩次,除了講歷史、講通識、講讀書,很多時候都會講到獨立思考的重要性。毓民最常引用的是胡適之一段鼓勵年輕人「做一個不受人惑的人」的話:  「從前禪宗和尚曾說『菩提達摩東來,只要尋一個不受人惑的人。』我在這裏千言萬語,也只是教人一個不受人惑的方法。被孔丘、朱熹牽着鼻子走,固然不算高明,被馬克思、列寧、斯太林牽着鼻子走也不算好漢。我自己決不想牽着誰的鼻子走,我只希望盡我的微薄能力,教我的少年朋友們學一套防身的本領,努力做一個不受人惑的人。」  君子可以欺其方,更何況是一般小市民!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