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31日 星期六

從 特 首 選 舉 學 點 中 國 恩 酬 文 化 通 識

特 首 「 三 高 」 連 任 , 社 會 關 注 的 下 一 步 , 是 連 任 後 特 首 的 巨 大 壓 力 , 如 何 「 分 派 利 益 」 , 對 除 泛 民 主 派 以 外 的 政 團 , 施 以 「 親 疏 有 別 」 的 權 力 酬 報 。 雖 然 特 首 選 舉 , 有 仿 美 國 式 的 「 候 選 人 電 視 辯 論 」 , 也 有 仿 歐 洲 式 的 「 執 政 聯 盟 」 , 在 骨 子 , 仍 是 一 場 中 國 式 的 酬 報 遊 戲 。 在 表 面 上 , 中 國 的 道 德 也 有 「 施 恩 莫 望 報 」 、 「 只 問 耕 耘 , 勿 問 收 穫 」 、 「 助 人 為 快 樂 之 本 」 , 但 這 只 是 一 種 聖 賢 的 理 想 。 中 國 的 倫 理 要 求 受 恩 者 當 有 回 報 的 義 務 : 「 涓 滴 之 恩 , 湧 泉 以 報 」 、 「 人 有 德 於 我 , 雖 小 不 可 忘 也 」 、 「 投 之 以 桃 , 報 之 以 李 」 , 中 國 式 的 「 恩 」 , 成 為 資 源 分 配 的 人 情 工 具 ; 比 起 英 譯 的 Gratitude , 意 義 更 為 現 實 而 複 雜 。 因 此 , 特 區 流 行 的 詞 彙 「 執 政 聯 盟 」 , 實 有 別 於 西 方 的 聯 合 政 府 。 英 國 在 戰 時 , 由 邱 吉 爾 聯 同 工 黨 組 閣 , 成 為 「 大 聯 合 政 府 」 ( Grand Coalition ) , 兩 字 的 頭 一 字 母 是 大 寫 , 表 示 國 家 處 於 生 死 關 頭 , 政 黨 必 須 捐 棄 成 見 , 共 禦 頑 敵 。 即 使 小 國 如 瑞 士 , 大 國 如 法 蘭 西 與 意 大 利 , 執 政 聯 盟 或 基 於 相 同 的 理 念 , 或 因 國 會 的 選 票 分 布 , 各 黨 都 懸 而 沒 有 取 得 壓 倒 的 大 多 數 , 也 就 是 所 謂 Hung Parliament 之 下 , 依 照 法 序 的 妥 協 結 果 。
但 香 港 的 「 執 政 聯 盟 」 , 在 董 建 華 時 代 成 型 , 卻 似 乎 以 「 人 情 」 代 替 民 主 法 序 和 價 值 觀 。 例 如 工 聯 會 和 職 工 盟 都 力 主 最 低 工 資 , 曾 蔭 權 只 須 酬 報 前 者 , 自 由 黨 素 與 曾 蔭 權 不 和 , 卻 可 以 臨 陣 歸 位 支 持 , 付 出 「 修 頓 造 勢 大 會 站 台 」 的 兩 小 時 低 成 本 , 索 取 司 局 高 職 的 最 大 回 報 。 香 港 的 政 制 不 中 不 西 , 即 使 有 「 執 政 聯 盟 」 也 不 倫 不 類 , 此 一 「 特 色 」 , 源 自 於 香 港 一 百 五 十 年 來 , 都 是 一 個 做 生 意 的 地 方 , 「 一 手 交 錢 , 一 手 交 貨 」 而 「 財 貨 兩 訖 」 , 赤 裸 而 脆 , 此 所 以 香 港 絕 少 真 正 有 「 願 景 」 的 「 政 治 家 」 。 政 黨 個 個 都 叫 「 民 主 」 、 「 自 由 」 , 但 年 輕 的 一 代 , 走 出 大 學 校 門 , 如 果 想 加 入 政 黨 , 今 後 或 不 必 理 會 這 些 政 黨 有 何 「 政 綱 」 , 只 須 辨 認 哪 一 個 黨 可 以 攀 附 為 「 執 政 聯 盟 」 , 填 表 報 名 即 可 。 如 此 則 長 久 以 繼 , 香 港 的 「 參 政 精 英 」 , 只 須 趨 功 附 利 , 不 可 能 有 甚 麼 理 想 抱 負 , 就 像 大 學 選 科 , 富 有 市 場 就 業 出 路 的 學 系 , 如 工 管 、 酒 店 管 理 、 工 程 、 電 腦 , 報 名 的 人 最 多 ; 人 類 學 、 哲 學 、 美 術 史 , 要 求 學 生 真 正 的 志 趣 , 少 人 問 津 。 連 香 港 大 學 都 把 歷 史 系 逐 步 閹 割 , 泛 民 主 派 的 前 途 , 難 免 變 為 政 界 的 人 類 學 和 美 術 史 。
然 而 , 由 於 「 執 政 聯 盟 」 只 純 是 利 益 的 結 合 , 特 首 更 難 推 行 「 強 政 勵 治 」 。 很 諷 刺 , 中 國 歷 代 的 強 勢 君 主 , 不 但 毫 不 理 會 聖 賢 和 民 間 的 恩 酬 道 德 觀 , 反 而 是 「 飛 鳥 盡 , 良 弓 藏 」 的 現 實 主 義 者 。 漢 高 祖 劉 邦 在 與 項 羽 混 戰 時 , 得 韓 信 、 彭 越 、 英 布 幫 助 一 起 打 江 山 , 勝 利 開 國 之 後 , 把 功 狗 一 一 烹 殺 。 明 太 祖 朱 元 璋 , 打 天 下 時 得 藍 玉 、 劉 伯 溫 、 胡 惟 庸 輔 助 , 坐 天 下 之 後 也 把 功 臣 誅 戮 殆 盡 。 現 代 的 毛 澤 東 , 坐 進 中 南 海 後 , 又 豈 會 與 朱 德 、 劉 伯 承 、 賀 龍 、 彭 德 懷 等 分 享 權 力 , 結 成 甚 麼 「 執 政 聯 盟 」 , 不 過 分 發 一 通 元 帥 勳 章 , 架 空 了 事 。 中 國 社 會 , 講 中 央 集 權 , 不 相 信 甚 麼 執 政 聯 盟 , 鳥 盡 弓 藏 , 而 非 投 桃 報 李 。 「 榻 之 旁 , 豈 容 他 人 酣 睡 」 , 香 港 已 經 回 歸 中 國 , 曾 蔭 權 學 做 「 政 治 家 」 , 那 麼 港 式 「 政 治 家 」 成 份 , 既 然 遠 西 方 民 主 而 近 中 國 國 情 , 維 持 「 強 而 有 力 」 的 行 政 主 導 , 如 果 酬 庸 的 雨 露 分 沾 過 度 , 加 上 下 一 屆 特 首 誰 屬 , 問 題 迅 即 浮 現 , 一 個 「 執 政 聯 盟 」 的 曾 政 府 , 只 會 重 蹈 董 建 華 之 覆 轍 。
因 此 , 當 工 聯 會 的 陳 婉 嫻 小 姐 在 曾 氏 當 選 之 後 警 告 : 「 煲 呔 必 須 實 踐 選 前 的 承 諾 , 否 則 董 建 華 的 下 場 就 是 榜 樣 」 , 未 免 令 人 有 弔 詭 的 怪 異 感 ─ ─ 董 建 華 之 下 台 , 正 因 為 酬 庸 踐 諾 過 甚 , 成 「 人 肉 許 願 樹 」 , 各 路 保 皇 勢 力 , 只 須 在 「 競 選 」 時 喊 喊 口 號 , 向 中 方 交 代 , 即 可 「 靠 山 吃 山 , 靠 水 吃 水 , 靠 董 吃 董 」 。 中 國 政 治 的 強 人 , 何 須 受 到 甚 麼 「 承 諾 」 的 束 縛 ? 相 信 這 一 條 的 , 需 要 讀 厚 黑 學 再 從 政 。 君 子 重 諾 , 言 誠 行 信 , 固 然 不 錯 , 但 這 是 書 本 上 的 聖 賢 條 , 中 國 政 治 是 偽 君 子 才 玩 得 來 的 行 業 , 此 所 以 台 灣 的 馬 英 九 越 來 越 難 生 存 。 引 誘 曾 蔭 權 向 馬 英 九 學 習 , 無 疑 是 叫 人 家 往 火 坑 跳 , 學 學 劉 邦 、 朱 元 璋 、 毛 澤 東 , 才 是 中 國 強 權 政 治 家 的 主 流 。
因 此 一 個 缺 乏 民 主 遊 戲 法 序 的 中 國 政 治 環 境 , 雖 然 把 人 越 玩 越 殘 敗 , 越 攪 糊 越 黑 , 但 「 與 人 鬥 爭 , 其 樂 無 窮 」 。 修 頓 造 勢 大 會 之 夜 , 本 應 期 待 曾 蔭 權 在 演 說 中 加 上 一 段 : 「 向 市 民 許 下 的 承 諾 , 我 一 定 會 做 到 。 但 是 , 我 也 感 謝 台 上 台 下 支 持 我 的 選 委 和 政 團 人 士 , 外 面 有 許 多 人 挑 撥 離 間 , 放 風 說 你 們 今 夜 對 我 的 支 持 , 不 是 真 心 的 , 將 來 是 要 換 取 利 益 的 。 你 們 各 位 都 是 品 格 高 尚 的 仁 人 君 子 , 支 持 我 , 是 因 為 對 鄙 人 行 政 主 導 能 力 的 讚 賞 , 是 為 了 對 國 家 和 香 港 純 潔 忠 誠 的 大 愛 , 又 豈 會 是 為 了 想 當 甚 麼 局 長 、 伸 手 要 分 資 源 , 為 了 一 己 私 利 之 卑 鄙 ? 君 子 喻 於 義 , 小 人 喻 於 利 , 本 人 深 信 , 大 家 都 是 君 子 , 支 持 我 , 是 為 了 理 想 相 同 , 而 不 是 利 益 分 享 , 在 不 久 的 將 來 , 讓 我 們 一 起 粉 碎 這 等 別 有 用 心 的 謠 言 。 大 家 說 好 不 好 ? 」 這 時 候 , 台 下 的 觀 眾 , 歡 呼 也 不 是 , 沉 默 也 不 成 , 就 在 這 個 關 頭 , 在 實 況 直 播 之 中 , 如 果 台 上 的 主 角 , 依 舊 熱 淚 盈 眶 , 向 台 下 深 深 一 鞠 躬 , 換 來 才 如 夢 初 醒 的 如 雷 掌 聲 , 那 麼 這 位 政 治 家 , 就 是 一 百 分 的 大 領 袖 了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