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11日 星期日

政客投機取巧 群眾消極退縮

如果不是公民黨、民主黨在小圈子選舉玩到不亦樂乎;如果不是三月一日的「行政長官候選人答問大會」,皮笑肉不笑的曾蔭權被忽然輕佻、忽然油腔滑調的梁家傑「比了下去」;愚昧的群眾又怎麼會認為小圈子選舉其實也不是完全不可為!  政客投機取巧,輿論趨炎附勢,群眾消極退縮,香港的政治發展還有甚麼可以樂觀的!委屈求全 自毀城牆  「民主派廿一人方案」(公民黨版政改方案)侈言務實,陳方安生核心小組政改建議諱言妥協。兩案相比,後者當然是保守得多。  然而,不論「民主派廿一人方案」或「核心小組方案」,都不會得到特區政府的青睞,作為民意的一部分,更遑論「北京爺們」會因為「反對派」的知所退轉而改變打壓的作法。  委屈不能求全,「未有枉尺而可以直尋者也」!  已經到了廿一世紀,有權有勢的既得利益者固然視民主為洪水猛獸,連所謂社會精英,特別是民望日隆,聲勢正盛的公民黨,都視遵循理性,主張盡快實現全面直選的人為「絕對民主」的「民粹主義者」,那就真是令人十分遺憾的了。  毓民「對號入座」,認為湯家驊三月二日在《明報》的文章所說的「個別民主派同志所提的普選理念,恕難苟同。因為絕對的民主不一定是全對的。」指的就是「偏激急進」的「社民連」。  十三年前,一九九四年夏天,香港掀起政改風雲,「彭定康方案」觸發的政制大辯論,充分凸顯了政客「聯合與鬥爭」,都是基於私利私害,罔顧公是公非的本相。毓民「恭逢其盛」,寫了一系列的政改文字,其中一篇題為《全面直選是循序漸進的改革》的文字,如今重讀真是不勝欷歔:  「此間對民主政治一知半解的人,竟將立法機關『全面直選』視為偏激急進的政治訴求,是革命,不是改革。他們似乎沒有熟讀民主政治的發展歷史。民主政治是逐漸改革,是遲緩的,甚至是『無為』的。這裏所說的『無為』,是中國古代哲人教人並非一事不做,而是不要盲目胡為,要審時度勢。『不為物先,不為物後,與時推移,應物變化。』  「中國大陸沒有建立普及、自由選舉的客觀條件,決不能做出『有為』的政治,這是一個現實,但是卻並不表示極權、專制的惡政治可以千秋萬世,它根本違反人性的本質決定其不能久遠的命運。捍衛人權與爭取民主,是一種應然的關係;前者是人們原本有但被剝奪了的基本權利,後者則是保障、鞏固前者的一種制度。  「幾乎所有激進主義都會走上極權政治的道路。共產主義就是『偏激急進』的社會主義,它是一種急進的革命……今天共產黨已經沒有任何革命的理由,可是她仍然不肯放鬆人民的人權、自由,不敢面對人民建立民主政治的呼聲。  「香港具備建立普及、自由選舉的客觀條件,卻有人以中國大陸的客觀情勢發展作為標準,硬說主張全面直選是一種偏激急進的政治主張,會為香港帶來動盪……。」  都已經是二○○七年了,反對普選的人用了同樣的理由,而主張普選的「民主鬥士」在思想上亦已垂垂老矣!至於我們這些因「一路走來,始終如一」的人,竟然被「民主新貴」視為偏激急進的「民粹主義者」!找到新路 就是民主  一九四五年七月,同情共產黨的「民主人士」黃炎培在延安窰洞與毛澤東有以下一段對話:  黃炎培說:我生六十年,耳聞的不說,所親眼看到的,真所謂「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團體,一地方,乃至一國,不少單位都沒有能跳出這周期率的支配力。……一部歷史,「政怠宦成」的也有,「人亡政息」的也有,「求榮取辱」的也有。總之沒有跳出這周期率。中共諸君從過去到現在,我略略了解的了,就是希望找出一條新路,來跳出這周期率的支配。  毛澤東答:我們已經找到新路,我們能跳出這周期率。這條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讓人民來監督政府,政府才不敢鬆懈。(黃炎培《延安歸來》,文匯出版社二○○○年版)  同年,國民黨統治的重慶,中共宣傳喉舌《新華日報》,發表一系列要求國民黨實行民主(結束一黨專政,還政於民,開放選舉)的文章;國民黨政權的「回應」是繼續封殺,打壓共產黨的進步主張。歷史很會開玩笑,今天,北京的共產黨領導人,回應香港的普選訴求,做法與當年專制的國民黨政權沒有本質上的不同。  毛澤東六十二年前認為,要令中國跳出以暴易暴的歷史周期率,只有民主這條新路,但是當共產黨打下江山之後,民主便變成她專政的最大障礙,幾千年來成王敗寇的歷史宿命沒有絲毫的改變。堅持立場 絕不動搖  「社民連」的政治主張,與六十二年前毛澤東、《新華日報》的政治主張並無二致,「偏激急進」、「絕對的民主」的帽子,我們是戴不上的,至於湯家驊說的「可能導致民粹主義抬頭,多數人壓迫少數的利益,導致權力失衡」。那就更加不知所云了。  日前,「社民連」發了一個聲明,回應民主派廿一人方案:  「泛民主派廿一位議員,於本(二○○七)年三月二日公布一份政改方案建議書,社會民主連線兩位立法會議員梁國雄、陳偉業,並沒有參與聯署,本會希望藉此清楚闡釋本會立場。  「社會民主連線的立場,已於本年一月十七日提交泛民討論的方案清楚列明,包括:普選行政長官、普選立法會議席及取消區議會委任制。本來,社會民主連線與其他泛民主派,均要求○七、○八年雙普選,這亦是○三、○四年兩次七一大遊行的訴求。可是,二○○七年的行政長官選舉已經普選無望,而公民黨、民主黨亦自毀城牆,參與○七年行政長官小圈子選舉,本會對此表示極度憤怒,本會強烈要求,二○○八年的立法會的全部議席必須由普選產生,二○一二年的行政長官必須由普選產生。此外,本會認為,提名行政長官候選人的程序必須公平及公開,本會並不接受保留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或提名委員會的安排,我們建議以『公民連署』的方式提名,即凡取得一定數目(如五萬名公民或百分之一選民)的市民連署支持的候選人,便符合參加行政長官選舉的資格。  「本會對於政制改革方案的立場,已詳細刊載於《社會民主連線政策綱領》,並於本年二月四日的特別會員大會上獲一致通過。」後記  三月一日在「行政長官候選人答問大會」門前,單人匹馬難擋十名保安的強力攔截,推撞期間小腿肌肉嚴重拉傷,拄着拐杖走路,許多朋友對毓民說:這又何苦呢?  是的,這又何苦呢?  政治惡棍,媒體惡勢力的打壓、封殺,已在意料之中;然而,所謂民主派的同道,一樣是「落陷阱不一忍手救,反擠之又下石焉者,皆是也」!  形勢比人強,真的沒有甚麼搞頭,但是政治反抗這條道路,本來就會有人臨陣退縮,有人棄明投暗;更多的是佔了便宜又賣乖的風派。這都不礙我們擇善固執。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