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1日 星期日

香港民主任重道遠

97回歸之後,香港的民主事實上是有倒退的。這點從香港的活力的基礎——言論自由上就可以看到。六四以來,我在香港的媒體上一直有我的言論空間,但是近年來我明顯感受到,這個空間越來越縮小。有的媒體明確告訴我,因為要到大陸發展,所以不方便刊登我的文章了——其實,那些文章僅僅是文化話題的討論。還有的媒體不好意思直接說,就找一些其它理由慢慢停掉我的專欄——這裡也包括一貫被認為是敢於對抗大陸的大報。我可以理解他們的立場,同時更可以感受到在香港,那種來自大陸的壓力在無形中慢慢地在社會中瀰漫,那種恐懼和自我審查逐漸地進入人心中。這讓我感到十分悲哀。 堅持香港的民主,首先要打破自己心中的那種恐懼。其實在現在的時代,即使是中共,也不可能再像過去的極權政權那樣肆無忌憚。然後要堅持香港的言論自由。香港的活力,其基礎在於政府對社會的管制很少。如果從言論上都可以慢慢收緊管制尺度的話,其它的部份就會慢慢萎縮.現在如果香港的民眾不積極爭取,不要說2012年,就是2021年,雙普選也不會實現.這個道理很簡單,如果香港人自己都不積極爭取,中國政府怎麼可能主動落實人民的民主權利呢? 當然,香港的民主,關鍵還是在於大陸民主化的前景。從這點上講,我覺得大家應當是對未來充滿希望的。儘管中共還是遲遲不肯推動民主化,但是我們可以看到今天的中國大陸,公民社會的因素正在逐漸成長,社會與國家之間的角力,那個天平已經慢慢開始向社會的一邊傾斜。民主這種制度,因為建立在人性的基礎上,本質上講是不可阻擋的趨勢,中國走向民主也是一定的事情,現在祇是時間快慢的問題.而讓民主化早日到來,就要靠大家的共同努力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