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13日 星期二

中國農村教育的現狀與危機(2)

教室內四壁破爛,地上坑坑窪窪,多數學生坐的是磚頭,黑板也有幾個碗口大的坑。 同學們的桌子已經維修過多次了,只要身子一晃就會發出“吱、吱、吱”的聲響。有的六個學生圍坐在一張舊門板上寫字,這個門板釘上四條腿,就成了課桌。 許多國小在校舍緊張的情況下,兩個年級共用一個教室,三年級在上國文課,二年級自習、做作業。農村國小的廁所多半是用土牆隔著。由於使用時間太長,那些土牆就被男生的尿涮個洞,許多女生嚇得不敢上廁所。“一費制”在貧困地區受阻自二○○四年九月起,學校均推行了“一費制”。一位國小導師對我說,以前的收費標準是每學年每生最高不到五十元,現下由於執行了一費制,一至五年級的收費標準都是七十五元,比原來更多了。“一費制”固然遏制了部份亂收費的問題,但在部份收入微薄的農村也有一定難度。筆者來到一家特困戶家庭。兩個小女孩,大的十五歲,上到三年級就失學了。小的十一歲,在上二年級。母親是個生理殘障人,說起話來一句都聽不懂。“娃娃,你爸爸呢?”我問。“爸爸到城裡要飯去了。”小女孩回答說。這裡山大溝深,人們依靠乾旱的坡地上微薄的收成來維持生計,而且經常是十年九旱,也有顆粒無收的時候。村裡年輕力壯的小伙子外出打工,一年到頭掙到二千多元,但也有被“黑心”頭家騙了錢分文未得的。部份實在困難的家庭,孩子的上學理所當然就成了問題。別說每學年七十五元,就連吃鹽、吃油都成問題。國家統計局說,二○○四年,中國農村絕對貧困人口還有二千六百一十萬,年人均純收入低于六百六十八元。低收入人口有四千九百七十七萬,年人均收入為六百六十九──九百二十四元。這說明,農村還有約八千萬貧困人口,占到了農村總人口的十分之一。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我無論如何也想像不到農民是如此的苦︰有相當數量的人每年的收入只有五十多元,生活極為淒慘。農村基礎教育任重道遠筆者在火車站遇到了甘肅慶陽農村的胡貴平,他今年十六歲,剛從北京的一家磚瓦廠打工回來。他告訴我,一年總共掙了三千元。磚廠的條件特別辛苦,一天要干十四──十八個小時,伙食也很差,天天都是大燴菜,根本吃不上肉。而那些黑包工頭還千方百計克扣農民工的工錢。我問他︰“你這麼小,為什麼不好好念書,跑到磚廠去干苦活?”可憐的小胡對我說,他母親六年前就去世了,父親是生理殘障人,又沒有任何經濟來源。他剛上到國小四年級,家裡實在拿不出學費,只好選擇退學,去外鄉打工掙錢養家。說著,他的淚水流了滿臉……類似的問題在西部的農村非常普遍。西部失學兒童達到五千萬人,許多人去城市打工、要飯、流浪,成為社會的不穩定原素。適齡兒童上不起學,在校學生失學率高,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是家庭貧困上不起學,二是受到新的讀書無用論的影響,現下畢業生實行自主擇業的原則。大多數農民家庭認為上大學畢業不安排工作,還不如早點外出打工掙錢。受到這種錯誤思想的制約,大多數農村孩子讀書都是半途而廢。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