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13日 星期二

中國農村教育的現狀與危機(1)

進入二十一世紀的中國,農村教育正處在掙扎之中,失學兒童人數高達五千萬,輟學率高達百分之七以上。中國的文盲人數高居世界第二,全球每十個文盲中就有一個中國人。新的文盲和半文盲還在源源不斷的產生。近日,筆者到內蒙古、寧夏、甘肅、貴州等邊遠農村學校採訪,在與山村教師的交流中,使我對這些邊遠地區的教育問題很是憂慮。一位國小導師的重負朱佩,三十多年前高中畢業就走上教學崗位的一名老教師,經歷過每月只有十多元錢的低報酬,如今仍堅持奮戰在教育戰線上。“過去我們都一直堅持搞教育,在這窮山溝裡快過了一輩子。可現下的教學負擔非但沒有減輕,反而更重了。”四年級導師朱佩說。為什麼呢,原因很簡單,山裡貧窮,人才資源短缺。外面的老師,誰都不願去,本地的大學生也都不願回到本地就業,都去了經濟發達的大城市,所以,農村教育的師資出現了很大的問題。“我一個人帶了兩個班的課,這是硬任務,確實沒辦法。”農村中國小均有教師缺少的情況,一個教師帶兩個班的課比較常見。朱老師就是剛上完一年級的國文,緊接著又去上四年級的數學。在師資短缺的情況下,一些國小的地理、歷史、音樂、美術、體育等課目幾乎從來不安排課時,只是訂了課本,作為學生的畫冊,擺設一般,沒有絲毫用處。一直到進入國中后,才開始學習地理、歷史等學科。因此,國小國文就是專為識字來安排的,教數學的目的就是為了算帳。許多孩子對大山外的事情幾乎一無所知。就工資而言,一個民辦鄉村教師的工資就是一二百元,單靠這點錢過日子顯然是不夠的。以至於教師邊上課邊務農也就不足為奇了。有些學校九點鐘上課,十點就下課了。問怎麼九點才上課,回答很干脆,把牛牽到坡上吃草才到學校。又問為什麼只上了一個小時就放學了,回答是,我得回去晒稻谷,要不就趕不上日頭了。 一些學校包括校長在內共兩人,而且都是民辦的,可以想像他們的教學質量是怎麼樣的。危房中的兩個班筆者在貴州採訪時發現,一個村裡只有一間七十平方米的教室,就連當地的民用房的標準也夠不上。教室的正中央使用一根木頭頂著一個裂開縫隙的橫樑。“一天早上下雨,我正在上國文課,突然房屋上發出聲響,咋一看,房屋的橫樑斷裂了,我立即讓同學們跑出了教室。”老師對我說。幾位老師齊心協力,找來一根碗口粗的木頭,頂在斷裂的橫樑上,因為再沒有教室上課,同學們只好又回到這座被處理過的危房中去上課。在內蒙和寧夏、貴州、陝西等地貧困地區,冬天漏風夏天漏雨的教室比比皆是。大部份國小設施簡陋,桌椅板凳破爛不堪。四海國小全校共有四百多名學生,教室內四壁破爛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