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27日 星期二

搞政治 保香港

人大副委員長成思危說指責港人和民主派:「港人自己要是不斷自強,不斷努力,那它不會被邊緣化。如果你整天在那裏搞甚麼政治、搞那個,花了很多精力,搞那些事兒,搞搞震,你不去搞經濟,必然會被邊緣化。」(“搞搞震”特地用廣東話說出)這話說錯了。正確的說法是:搞政治保香港。香港人要不斷努力搞政治,才能避免邊緣化。要保香港的甚麼東西?要保的必然是我們所必需的、珍惜的或現在正在失去的,或即將會失去的東西。這些東西就是一國兩制中香港的一制。在政治方面,要保的是有別於大陸專制制度的香港有限的民主和自由;在社會方面,要保的是有別於大陸名列世界前茅的貪汙腐敗殘民以逞的香港人權法治下相對公平廉潔的社會;在經濟方面,要保的是有別於大陸權貴官僚資操控的壞資本主義的香港較公平的法治下的自由經濟。香港之所以到今天不但沒有被邊緣化,還保持國際金融大城市地位,靠的是甚麼?靠的是香港英國治港時留下來的法治、廉潔和一定的自由程度。你要保持這一中心不被邊緣化,先要保住既有的法治、廉潔和自由。只有一個自由民主法治人權的制度才能做到這點。爭取維護和發展自由民主人權主法治就是“搞政治”──搞民主政治。明顯可見:要搞政治才能保證一個有價值的香港。倘若香港不搞民主政治,其一制就會消失,就會是變成一個與大陸沒有任何區別的城市,例如深圳第二。請問香港還有甚麼價值?港人願要這樣的後果嗎?這就是搞民主政治才能保香港的道理。一,搞政治必然會被邊緣化嗎?請看事實。日本、韓國、臺灣、印度都搞了民主政治,請問哪一國(地區)被邊緣化了?東歐各國搞民主政治不但沒有被邊緣化,相反,是消除了原本被蘇聯邊緣化了的地位。在中共產黨高官教訓港人不要搞政治之際他們正在搞兩"兩會",兩會本身就是搞政治。為甚麼你們搞政治就不會被邊緣化,而香港人搞政治就會被邊緣化?共產黨真的反對港人搞政治嗎?非也。請看,在斥責港人搞政治的同時,政協副主席劉延東兼中央統戰部部長高調對接見香港親共政黨民建聯時對該黨提出「四個希望」:包括希望該黨與特區政府建立「建設性的互動關係」、學好及廣泛宣傳《基本法》、支持特區政府依法施政以及繼續發展和壯大愛國愛港力量。注意了,這可不是甚麼經濟而是百分之一百搞政治啊!奧妙就在這裏露出來了。原來,他們高調鼓動港人搞的是與中央保持一致的專制政治(不斷努力提高港人的"馴服量")。搞專制政治不但不會被邊緣化,反而可以"中央化".他們指責的是港人搞民主政治;並恐嚇:你搞民主政治我就要把你邊緣化。為甚麼你們搞專制政治就不是,港人搞要民主的政治就是「搞搞震」?就「必然會被邊緣化」?可見,反對搞政治是假,反對搞有害其一黨專政的民主政治、反對港人要民主才是真。花精力搞政治就會使經濟邊緣化的說法不論從事實或理論來說都是錯的。只有兩者不相容的事物並現才會出現搞 A 就損B 的情況。政治和經濟並非兩相悖的事物,所以搞政治不是必定損經濟的。若政治搞得公正合理,不但不會損害,反而會有利或促進經濟發展;若搞一些非正義、不合理的政治,像現在共產黨在香港大搞特搞的剝奪港人應有自由民主人權法治權利的政治,例如小圈子特首選舉、怪誕的人大代表選舉、"壯大愛國愛港(實際上是擁共害港)力量"、違反基本法和中英聯合聲明除了軍事和外交權力歸中央外其他香港事務歸香港的規定,把香港政治改革的權力強行歸為中央所有等等,就必然有害於經濟。事實上,港人搞政治與搞經濟是不相悖的。因為搞政治的是一批人(你何時見過曾鈺成、馬力、鄭耀堂搞經濟?),搞經濟的是另一批人(李嘉誠在香港搞了甚麼政治?)。除了搞政治、經濟、文化、教育等等由不同的人去搞、互不相干之外,一般民眾搞政治和搞本業是有時間區別的。列如, 50 萬人是在假期休息間上街,到工作日工作時間又回到本崗位去了。這樣搞政治何來損害經濟而被邊緣化?就算是港人搞民主政治花了過多棈力有損經濟屬實,那麼請問,香港人為甚麼要花那麼多精力去搞政治?答案是明顯的:由於共產黨和他們的香港代理人搞專制政治:阻止、剝奪了港人應有的自由民主人法治權利而引起!你搞專制剝奪,港人理所當然要奮起抗爭。所以,要是真的搞政治有損經濟的話,責任應由搞專制政治的中共土共負責。二,你生我存的民主政治必定戰勝你死我亡的大陸人搞民主政治要求的是結束一黨專政、要求與共產黨平等競爭而已,不是要滅亡共產黨。但是共產黨對任何不在它控制下的民間勢力都消滅之于萌芽狀態,非把所有異己力量趕盡殺絕不可。港人搞的民主政治,只是要求共產黨簽字認同的國際人權公約、基本法和中英聯合聲明中規定的基本權利而己,沒有結束一黨專政的訴求。但是共產黨照樣要消滅香港的民主力量。他們一方面固力鞏固和發展其培植的親共勢力,另一方面則施用其政治運動和統戰故伎:收買統戰民主派中動搖者,中立其中間派,分化孤立和打擊消滅其激進派。現時是集中力量打擊消滅支聯會;若得逞,則輪到打擊較激的社民聯、前線等,再進就是民主黨、公民党了,最後民主派中的騎牆派也不能倖免。這之後呢?就輪到自由黨和不那麼極端擁共的土共及其週邊組織了。一句話,共產黨本性決定必然會趕盡殺絕民主勢力和一切不附共的、附共不力的勢力。現在的"反對搞政治"就是消滅香港民主勢力的一個具體戰役措施。一方是你生我存的民主,一方是你死我亡的專制,雙方交量,在戰役上民主一方明顯是輸家。從中共歷次政治運動到最近高壓打殺民運維權,以及對港人和民主派的打壓,都證明戰役上民主一方逢戰必敗;只是屢敗屢戰而已。但這只是事實的一面;事實的另一面是在長期戰略上民主穩步地從失敗走向勝利。這從共產黨自五六十年代高調理直氣壯鎮壓民主,到今天被迫得不能不表面上簽認國際人權公約和表態認同民主是普世價值可見。現在要扼殺民主,只能像婚婦偷情小偷行竊那樣偷偷摸摸進行:例如,用栽贓民事罪來打擊民運維權,鬼鬼祟祟禁書爆光後又不敢認帳等等。在漫長而反復交量中,民主力量逐步地把專制的道義資源剝奪淨盡,到今天,共產黨已經全失意識型態支持,道德負值,成為不義的符號。此消彼長,相反,民意則隨之反比例地倒向民主一方。從反土改反右後四五十年前中國大地民主近於零,到今天自由民主人權大幅增加,取得了不合法但事實存在的生存空間;現代人類文明的民主意識型態在民間和學術界占了主流地位。民主在戰略上的勝利是明顯的。民主取得從這些勝利靠的全是正義這個軟力量。就是這正義和民意軟力量逼迫中共一步步走向衰落。當戰略勝利累積到某一程度,民主必定會取得一次戰役勝利,這一勝利是民主對專制鬥爭的最後勝利:一黨專政結束!香港正在上演的反對搞民主政治鬧劇,是全國專制與民主總較量中的一個小戰場而已。其戰役結果是民主派和港人受打壓;但是,每經一次打壓民主的戰役,民心會進一步倒向民主,民主取得戰略上的積分;中共和土共的專制勢力必定隨之進一步衰落。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