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17日 星期六

賠償与抗共

中華民國戰後代表中國人接受日本投降, 而當時的國民黨政府放棄了賠償的要求,受害人是否也應向國民黨或現在中華民國的執政黨要求賠償呢?

答案 ︰如果要求中華民國賠償,中國人首先要承認兩個中國(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否則怎可能向一個不存在的國家要求賠償.

是否認為中華民國還存在的人, 要求中華民國賠償?
認為中華民國己不存在的人, 要求中華人民共和国賠償?

沒有第一次的錯失就自然沒有第二次了!老蔣死了,毛,周也去了見馬克思, 甚至裕仁也不在了,他們的繼任者是否應承担此責任呢?

答案 ︰假如一個的國家繼任者無須承担責任這個邏輯成立,加拿大便不應承担”人頭稅”責任,史維會更不要繼續向日本索償了。

但從Joseph兄信中所示, 似乎只要求向日本与中共追討, 為何對中華民國如此厚待?
相信不是認為這國家已不存在吧!




中國億計的人受了幾十年的折磨, 幾千萬人死都是共產黨所造成,“如果不是日本侵華, 共產黨就不會得天下”﹝中共承認, 日本也不否認)罪魁是不是日本?日本應否為此而賠償?

答案 ︰日本當然應為此賠償。

這是國際事件, 是否能成案呢?在國際上有足夠理據獲得支持嗎!


史維會現在只能借西方的壓力,希望受害人能有公平的對待

答案 ︰ 這條問題不完整,無從作答。不過從上述兩句子,在下感覺有些悲涼,原來尋求公義只能借助西方的壓力,中國人太不爭氣了。

這只是個人對史維會的看法!
Joseph兄說得好, 中國人太不爭氣了, 如此艱巨, 吃力不討好的事, 給意見的人就很多,
但真正出力的人屈指可數!

我覺得如果將史維會變成了抗共會, 只會使那些有極少機會得到合理對待的二戰受害人的希望打破, 結果必然是一事無成!

答案 ︰如果把索償等於抗共,只是奴性的思想,害怕得罪中共這想法不除去,永遠只好做縮頭烏龜,不過david也點中了目前中國人的思維邏輯確實是這樣。

如兄台認為向中共索償不是抗共, 那些因上訪而死的人是什麼?
害怕得罪中共的人固然是縮頭烏龜, 只說不做的人是英雄?

中共有千百條罪行比錯失要求日本賠償重萬千倍,在這題目上是不可能對中共有所傷害的,我們何必要為難史維會呢?

答案 ︰對中共有沒有傷害不重要,只要據理力爭,就像爭取民主,結果是否立竿見影不重要。史維會是一個維護公義組織,只要要求合理,怎麼會說成是”為難”呢?



請不要把史維會看成三頭六臂, 相信它能做到的就只有向電視, 電台, 報刊發些聲明, 做些教育工作,
拍些紀錄片做宣傳吧!
想參加對抗中共, 爭取民主這裹的團体多的是, 史維會這頂帽是不中用的!


David
Joseph
David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