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10日 星期六

雪 糕 店

哈 根 達 斯 雪 糕 , 在 香 港 、 廣 州 、 上 海 , 分 店 開 得 跟 星 巴 克 一 樣 多 。 不 過 Sell 一 種 感 覺 : 少 年 男 女 , 邂 逅 相 戀 , 共 同 分 享 一 杯 雪 糕 。 剛 好 在 愛 上 了 的 階 段 , 一 切 尚 未 熾 熱 到 刻 骨 銘 心 的 境 界 , 在 這 個 時 候 , 親 自 餵 給 她 吃 一 匙 比 利 時 朱 古 力 雪 糕 , 這 個 動 作 在 體 貼 之 外 , 還 充 滿 誘 惑 。 也 就 是 所 謂 Seductive ─ ─ 這 個 形 容 詞 很 性 感 , 但 在 戀 愛 剛 接 上 線 擦 點 火 花 的 時 候 , 伴 侶 的 舉 手 投 足 , 情 人 眼 , 皆 是 一 片 雲 海 和 繁 花 , 這 一 半 清 醒 、 三 分 陶 醉 、 兩 分 癡 狂 的 情 懷 , 聰 明 的 冰 淇 淋 跨 國 企 業 , 剛 好 乘 虛 而 入 , 把 一 杯 雪 糕 , 包 裝 為 一 杯 透 心 甜 涼 的 柔 情 。 光 顧 哈 根 達 斯 的 情 人 , 最 好 在 剛 發 生 了 肉 體 關 係 之 後 , 一 切 都 很 新 鮮 而 Juicy , 熾 熱 的 情 慾 , 配 上 冰 涼 的 雪 糕 , 像 從 多 岩 漿 的 火 山 之 旅 , 忽 然 空 降 到 一 條 冰 川 之 巔 , 四 目 交 投 的 情 狂 , 兩 心 共 此 涼 熱 , 那 份 愛 開 始 滋 長 了 , 即 將 死 去 活 來 的 時 候 , 這 一 份 濃 情 蜜 意 , 需 要 一 起 舔 嚐 。 哈 根 達 斯 的 包 裝 , 正 是 衝 多 情 男 女 潛 意 識 的 這 一 股 激 情 而 來 : 玫 瑰 紅 的 底 色 , 襯 以 朱 古 力 的 深 棕 和 雪 花 白 。 吃 雪 糕 的 時 候 , 她 冰 澈 的 瞳 孔 , 玲 瓏 的 舌 尖 , 還 有 沾 了 點 士 多 啤 利 Cream 的 嘴 唇 , 人 忍 不 住 掏 出 一 頁 紙 巾 來 替 她 揩 抹 。 這 等 反 應 早 在 經 營 者 的 計 算 之 中 , 情 話 綿 綿 的 時 候 , 沒 有 注 意 融 化 的 雪 糕 , 豆 大 的 兩 三 顆 跌 落 在 衣 服 上 。 她 也 替 你 輕 輕 抹 掉 , 地 久 天 長 的 濃 稠 化 不 開 , 叫 人 恨 煞 。 雪 糕 只 是 西 洋 甜 品 , 很 快 就 擊 敗 了 老 婆 餅 、 杏 仁 糊 、 湯 圓 、 豆 腐 花 , 登 陸 在 北 京 和 上 海 。 中 國 的 甜 品 包 裝 不 出 這 一 份 年 輕 的 情 趣 , 永 遠 帶 一 層 前 生 山 河 歲 月 的 記 憶 。 像 芝 糊 , 為 什 麼 顏 色 黑 得 那 麼 可 怖 ? 吃 完 一 碗 , 感 覺 上 像 在 韶 關 以 外 的 南 嶺 趕 了 一 夜 的 路 。 廣 東 的 甜 品 雖 然 甜 , 卻 總 令 人 覺 得 有 點 苦 , 是 爺 爺 和 遺 傳 下 來 的 記 憶 , 跟 日 本 仔 打 仗 之 後 , 一 段 長 長 的 唐 樓 的 童 年 。 但 哈 根 達 斯 雪 糕 輕 輕 抹 去 了 這 一 切 , 從 新 開 始 , 雖 然 不 保 證 花 好 月 圓 , 雖 然 , 在 許 多 年 之 後 , 你 或 會 一 個 人 回 來 , 坐 在 同 一 個 座 位 , 獨 自 品 嚐 一 杯 , 默 默 地 掉 下 來 的 , 是 淚 水 , 而 不 是 融 了 的 冰 淇 淋 , 沒 有 人 再 幫 你 揩 拭 , 一 夜 熾 熱 的 回 憶 , 今 日 只 餘 半 杯 蒼 涼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