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5日 星期一

巧言令色 賣乖取巧

《信報》三月二日以《辯論創先河,特首有競爭》為題的「社評」,高度評價三月一日的「行政長官候選人答問大會」:「香港人希望今屆特首選舉有競爭,昨天的公開辯論就是有競爭選舉的結果,其意義是應該充分肯定的。」《信報》的「社評」又對梁家傑的表現揄揚備至:「令市民對他刮目相看,得到的認同和支持上升,證明了他自從參選開始即不斷挑戰曾蔭權要求公開辯論的策略正確。」  梁家傑的同志吳靄儀在《明報》撰文說 「梁家傑贏得漂亮」,公民黨的喉舌頭版大字標題「梁家傑好嘢!」痼蔽自私 目光如豆  梁家傑陣營看了三月二日的報章報道與評論後,相信必是歡喜不迭,信心滿滿,要在三月十五日另一場答問大會「乘勝追擊」。只是反對欽點特首,並不反對小圈子選舉的民主、公民兩黨,在三月一日「行政長官候選人答問大會」取得「小勝」之後,香港的民主運動亦開始進入倒退期。  目光如豆,自私痼蔽。果真是政治搞久了,人也變得面目可憎。  都說梁家傑的辯才優於曾蔭權。誰說不是?曾平日亦予人喜怒形於色的印象,在答問大會中刻意「不動怒」,於是就顯得拘謹。但是梁則氣定神閒,揮灑自如。然而,說話的能力比較強,還不是一樣內容空洞!內容空洞,那是意料中事,最令人驚詫的是梁家傑「巧言令色」。看到傑哥 想起阿扁  梁家傑在跟進二○一二普選問題時說:「千祈唔好當北京抗拒民主,民主同法治直情係國策,北京喺香港行嘅全部都係理性務實;大家都記得,曾先生曾經被人講過形容過係港英餘孽,北京都敢起用,證明係理性,係務實啦;只要三方支持,二○一二普選都係務實。」  在螢幕上看到梁家傑說這一段「巧言」的時候,令毓民不禁想起台灣的陳水扁律師。  梁家傑說北京不抗拒民主,民主同法治是國策,是「正言若反」,抑或真心相信?至於說北京對香港政策是務實和理性,恐怕他是「口頭稱是,內心說非」;如果他不是口是心非,那麼就可以解釋為甚麼他所屬的公民黨,以及親密盟友民主黨,會在民主道路上退卻、妥協!  「巧言令色,鮮矣仁!」古聖的話,真是歷久常新。用現在的話來說,那就是政客賣乖取巧,誆騙群眾。民主理論 狗屁不通  民主黨向公民黨靠攏,於是廿一位泛民主派立法會議員的政制共識方案出籠。二○一二年行政長官由八百選委加四百區議員組成的提名委員會至少五十人提名,然後由普選產生。民建聯主席馬力說,這與前(○五)年底政府的政改方案相近,證明泛民主派面對現實,是一種進步。  人們不禁要問:當年又為何要推倒政府的政改方案呢?  越來越多迹象顯示,當年泛民主派的主流民主黨和公民黨前身四十五條關注組,與政府曾有「秘密交易」,只不過後來有人「臨陣脫逃」,壞了大事!  公民黨的湯家驊在泛民主派的政制共識方案宣示當天,在《明報》論壇版有一篇「怪論」,題目是《絕對民主是否絕對?》  湯家驊的「怪論」是為公民黨版的政制方案鳴鑼開道,但是狗屁不通,滿紙荒唐語言。屈從極權 扣人帽子  公民黨屈從《基本法》四十五條的規定(公民黨的前身是四十五條關注組),贊成「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最終達至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的目標」。於是便在不逾越這個框架下,建議提名委員會的組成方式,以及行政長官候選人的提名門檻。你可以說這是一種妥協,因為以不修改《基本法》為原則,會容易得到中央和特區政府的接受,但你絕對不可以說二○一二年行政長官產生辦法跳出《基本法》四十五條框架的建議是「絕對民主」,因而作出這樣的結論「……但如果這程序(提名)是絕對的開放和近乎全民公決,那就失去了提名的真正意義。因此,個別民主派同志所言的普選理念,恕難苟同。因為絕對的民主不一定是全對的。」  既然是普選行政長官,提名是採取公民連署的方式,而且連署的門檻只佔人口半個百分點,又或者取得百分之一選民連署,便可以成為候選人,這樣的提名程序又怎麼會是「絕對的開放和近乎全民公決」呢?不同意公民黨版方案的泛民主派前綫、街工、社民連,被湯家驊扣上「絕對民主派」、「民粹主義者」的帽子。  民主政治沒有絕對與相對之分,只有直接及間接的不同。  港人渴求熱切的民主政治!行政長官普選、立法會全面直選,只不過是「間接民主」。  「直接民主」只在部分民主國家局部實施。要知道甚麼是「直接民主」?那就請讀一讀民主政治理論先驅盧梭的「社約」與「總意」之說。  政制改革為甚麼不能逾越《基本法》的框架(修改《基本法》)?梁家傑的競選政綱不是白紙黑字要取消中央政府對特區主要官員的任命權嗎?後記  三月一日的會展七樓,城中權貴濟濟一堂,合演一齣民主假戲,但是門外的抗議者卻被冷落。「長毛」貴為選委,進場之後稍有「異動」,便被武力對待。毓民上星期日在本欄事先張揚,要以MyRadio.com.hk主持人身份進場,結果就是甫進會展大門,即遭保安監視,當企圖衝破攔截進入會場時,亦被十個保安人員排成人牆阻擋,推撞的時候傷了小腿,兩天沒有辦法走路。這就是抗爭的代價。每一個人都要為自己的所作所為負責,並且付出代價,所以三月一日行政長官候選人答問大會的負責人馮檢基、李鑾輝,因為打壓毓民而封殺網上電台的採訪,恐怕一樣要付出代價。  I will remember this, you will pay!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