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22日 星期四

香 港 女 仔

本 地 的 年 輕 女 藝 人 , 言 行 舉 止 , 很 有 一 股 本 地 的 特 色 : 八 卦 周 刊 的 詞 彙 , 略 沙 啞 的 喉 音 , 吃 喝 玩 樂 和 購 物 的 話 題 , 帶 一 層 濃 濃 的 K 場 腔 , 還 有 一 點 點 「 陪 老 細 飯 局 」 的 酬 庸 式 豪 曠 , 十 分 的 「 香 港 女 仔 」 風 格 。 也 許 是 夜 生 活 太 多 , 白 天 廠 期 排 得 密 密 麻 麻 , 生 活 顛 三 倒 四 , 回 轉 壽 司 、 在 新 宿 歌 舞 伎 町 選 購 的 花 繪 甲 、 莎 莎 化 品 、 五 彩 的 水 晶 石 鍊 , 還 有 掛 滿 了 手 腕 和 脖 子 的 許 多 很 Cutie 的 小 飾 物 , 一 面 坐 保 姆 車 一 面 化 , 香 港 的 女 藝 人 確 立 了 油 尖 旺 少 女 的 Living Style : 嘩 哩 哇 啦 的 一 通 無 害 的 聒 噪 , 話 題 總 離 不 開 哪 家 食 店 的 炸 魷 魚 和 魚 蛋 粉 最 正 , 以 及 哪 個 男 上 司 的 性 騷 擾 行 為 最 乞 人 憎 。 香 港 女 仔 , 在 普 羅 的 階 層 , 多 少 都 是 看 電 視 Variety Show 長 大 的 一 代 , 不 論 如 何 扮 靚 靚 , 一 股 屋 味 撲 鼻 而 來 , 非 常 有 香 港 色 彩 。 她 們 說 話 的 腔 調 , 不 知 何 故 , 總 令 人 覺 得 在 像 凌 晨 一 點 鐘 尖 沙 咀 酒 廊 的 貴 賓 房 的 那 種 社 交 , 眼 前 放 一 個 骰 盅 子 , 手 提 電 話 一 響 , 鈴 聲 是 Twins 的 一 闋 流 行 曲 的 Melody 。 是 鄭 秀 文 漂 亮 , 還 是 千 嬅 好 ? 或 者 「 欣 宜 其 實 都 好 慘 」 , 另 加 日 本 時 裝 的 購 物 清 單 , 這 一 切 加 起 來 , 就 叫 做 In 。 都 跟 小 男 友 同 居 過 一 兩 年 , 因 故 將 他 拋 棄 , 大 不 了 搬 回 去 第 一 城 的 父 母 家 中 寄 住 。 手 袋 都 有 三 兩 張 信 用 卡 , 她 們 的 消 費 力 , 一 般 都 很 強 盛 , 看 報 攤 的 各 種 周 刊 的 護 膚 品 廣 告 就 知 道 。 她 們 的 生 活 像 一 場 沒 完 沒 了 的 Happy Hour : 地 產 富 商 太 子 的 世 紀 大 婚 : 在 哪 家 酒 店 、 設 宴 幾 多 席 、 蜜 月 的 行 程 、 嫁 鑽 石 珍 寶 的 總 值 , 她 們 一 一 熟 讀 , 一 切 娛 樂 資 訊 , 比 熟 讀 一 本 刑 事 法 的 律 師 更 加 清 楚 。 當 中 一 兩 位 , 也 許 還 擁 有 UT 的 工 商 管 理 學 位 , 父 母 和 大 哥 都 長 住 Toronto 。 「 下 個 月 要 返 加 拿 大 」 , 是 生 活 中 唯 一 可 以 預 知 的 規 律 性 的 變 動 , 三 個 月 後 她 們 又 飛 回 來 , 告 訴 你 她 去 過 拉 斯 維 加 斯 , 看 過 城 城 的 登 台 真 人 騷 。 手 機 儲 藏 了 幾 十 張 旅 遊 風 景 照 , 三 兩 知 己 , 這 幾 張 在 布 吉 市 集 , 那 一 系 列 在 張 家 界 , 手 中 無 一 例 外 地 都 拿 一 串 食 物 , 張 大 嘴 巴 , 手 作 V 字 狀 。 她 會 告 訴 你 : 這 是 她 跟 上 一 位 男 友 分 手 後 與 一 干 女 友 散 心 時 的 記 錄 。 真 的 嗎 ? 怎 麼 毫 無 傷 痛 的 痕 ? 做 一 個 活 在 當 下 的 香 港 女 仔 , 月 入 一 萬 一 千 , 無 憂 無 慮 , 雖 然 有 時 , 她 回 到 沙 田 父 母 的 家 , 走 進 她 的 小 房 , 把 一 床 的 Hello Kitty 公 仔 都 撥 在 地 上 , 抱 枕 頭 大 哭 一 粒 鐘 , 不 要 耽 心 , 她 哭 完 了 , 補 一 點 粉 , 明 早 她 依 舊 乘 巴 士 上 班 , 她 沒 事 的 。 香 港 女 孩 子 像 有 花 不 完 的 青 春 , 畢 竟 是 幸 福 的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