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3日 星期六

蒙 娜 天 奴

羅 浮 宮 蒙 娜 麗 莎 那 一 層 的 員 工 罷 工 , 因 為 沒 有 辦 法 應 付 每 年 八 百 三 十 萬 專 門 來 看 蒙 娜 麗 莎 的 遊 客 。 當 七 十 年 代 初 期 的 香 港 中 產 階 級 , 消 閒 的 讀 物 剛 開 始 從 中 文 版 的 讀 者 文 摘 認 識 了 這 個 世 界 , 家 中 的 茶 几 , 一 份 明 報 周 刊 羞 答 答 地 遮 蓋 在 一 本 英 文 版 的 國 家 地 理 雜 誌 底 下 , 當 家 中 的 牆 壁 , 還 掛 跟 隨 見 聞 會 社 從 菲 律 賓 百 勝 灘 畔 買 回 來 的 大 木 叉 和 大 木 匙 的 工 藝 紀 念 品 , 而 他 們 的 孩 子 在 拔 萃 男 校 讀 F4 , 約 了 瑪 利 諾 的 小 女 友 一 起 去 中 環 大 會 堂 聽 郭 美 貞 指 揮 的 交 響 樂 ─ 如 果 這 時 , 有 一 個 從 三 藩 市 讀 書 回 來 的 表 哥 告 訴 你 : 他 去 過 巴 黎 , 親 眼 看 過 肖 像 畫 蒙 娜 麗 莎 , 有 如 天 使 下 凡 , 轉 告 一 項 神 諭 , 哇 噢 , 是 多 麼 叫 人 崇 拜 而 嚮 往 。 但 今 天 , 羅 浮 宮 每 年 有 八 百 三 十 萬 人 看 了 真 版 的 蒙 娜 麗 莎 。 當 你 自 己 , 早 在 一 九 八 七 年 左 右 已 經 完 成 了 此 一 朝 聖 之 旅 , 想 起 今 天 的 羅 浮 宮 , 擠 在 蒙 娜 麗 莎 的 那 塊 指 印 纍 纍 的 灰 厚 玻 璃 面 前 , 每 天 有 不 少 北 京 和 四 川 的 旅 行 團 在 指 點 喧 嘩 , 在 同 情 罷 工 者 的 同 時 , 不 知 有 沒 有 對 備 受 遊 客 精 神 輪 姦 的 蒙 娜 麗 莎 興 起 一 絲 憐 憫 ? 偉 大 的 藝 術 品 , 價 格 越 昂 貴 , 其 意 義 越 來 越 稀 罕 。 蒙 娜 麗 莎 變 成 了 人 頭 湧 湧 , 爭 相 來 「 看 一 看 」 的 展 品 , 在 本 質 上 , 跟 一 九 六 四 年 荔 園 飼 養 的 那 頭 名 叫 天 奴 的 大 象 毫 無 分 別 ─ 那 時 候 , 天 奴 也 每 天 吸 引 了 無 數 香 港 草 根 家 庭 的 觀 光 客 ─ ─ 「 我 睇 過 真 的 大 笨 象 了 。 」 與 「 我 睇 過 真 版 的 蒙 娜 麗 莎 」 並 無 分 別 , 雖 然 對 於 蒙 娜 麗 莎 , 由 於 玻 璃 之 隔 , 沒 有 人 可 以 伸 手 進 去 摸 摸 , 但 向 用 鐵 鏈 鎖 在 欄 杆 的 天 奴 , 小 孩 可 以 扔 爛 蘋 果 和 花 生 。 因 此 , 「 蒙 娜 麗 莎 現 象 」 , 在 全 球 一 體 化 的 旅 遊 業 角 度 , 其 實 是 一 種 「 蒙 娜 天 奴 現 象 」 , 屬 於 全 球 旅 客 , 包 括 北 京 上 海 自 由 行 的 蒙 娜 麗 莎 , 像 天 奴 , 屬 於 香 港 人 六 十 年 代 集 體 回 憶 。 看 蒙 娜 麗 莎 和 看 天 奴 一 樣 , 至 緊 要 是 「 到 達 現 場 」 , 與 其 他 人 一 起 「 鬆 肘 」 , 混 雜 體 味 和 臭 汗 , 看 完 蒙 娜 麗 莎 , 回 來 告 訴 親 戚 , 令 他 對 掛 在 牆 上 的 那 對 馬 尼 拉 的 木 叉 木 匙 立 時 產 生 自 卑 感 , 正 如 當 天 我 們 從 荔 園 看 完 了 天 奴 回 來 , 覺 得 自 己 已 經 長 大 , 下 一 個 目 標 , 是 參 加 康 泰 旅 行 團 去 泰 國 坐 一 次 大 笨 象 。 其 實 不 必 罷 工 , 把 一 幅 假 的 蒙 娜 麗 莎 掛 在 羅 浮 宮 就 可 以 了 , Made In 東 莞 , 價 格 人 民 幣 二 百 元 。 中 國 經 濟 起 飛 , 就 有 這 點 好 處 , 可 以 保 護 蒙 娜 天 奴 的 貞 操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