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10日 星期六

洋 女 婿

富 豪 舉 喪 , 在 華 文 報 紙 刊 登 全 版 訃 聞 , 親 屬 繁 多 , 恕 難 盡 錄 , 在 一 大 堆 家 人 的 名 字 之 中 , 「 孝 女 」 的 一 列 , 如 果 有 一 兩 個 洋 名 字 襯 托 , 此 一 家 族 的 國 際 視 野 , 立 時 氣 派 非 凡 。 那 一 兩 個 英 文 名 字 , 就 是 豪 門 大 族 的 洋 女 婿 了 。 雖 然 仔 細 看 來 , 英 文 姓 氏 的 拼 法 , 不 一 定 是 約 翰 遜 或 克 遜 之 類 , 如 果 偶 爾 是 Kowoski 或 Roberto 之 類 的 東 歐 或 意 大 利 裔 , 則 多 了 一 層 傳 奇 , 令 人 覺 得 皇 族 的 這 位 大 小 姐 , 也 許 相 當 會 白 相 , 不 會 是 個 沒 品 味 的 人 。 洋 女 婿 嫁 入 中 國 家 門 , 平 時 很 少 出 現 , 他 有 他 的 生 活 圈 和 生 意 , 團 年 飯 多 年 來 也 只 吃 過 一 度 , 與 妻 舅 家 的 人 往 來 甚 疏 。 許 多 洋 女 婿 懂 得 與 妻 子 這 一 邊 的 人 事 保 持 一 點 距 離 , 不 要 假 設 他 對 中 國 文 化 甚 表 傾 慕 才 娶 了 這 位 女 兒 。 往 往 相 反 , 他 是 先 受 夠 洋 婆 子 三 輩 子 的 氣 , 才 發 現 了 遠 東 的 新 大 陸 一 抹 嫣 紅 的 溫 柔 鄉 。 洋 女 婿 無 論 如 何 學 得 妻 家 的 東 方 禮 節 , 永 遠 有 一 份 收 藏 得 體 的 自 豪 感 。 然 而 他 在 許 多 時 候 都 是 一 位 好 幫 手 。 十 年 不 見 , 岳 父 母 遊 美 國 , 洋 女 婿 會 親 自 駕 一 輛 四 駒 車 陪 同 老 人 家 同 遊 加 州 , 由 西 雅 圖 一 直 開 車 開 到 大 峽 谷 , 任 由 妻 子 跟 父 母 嘰 哩 呱 啦 的 講 家 鄉 話 , 他 只 默 默 地 駕 車 , 像 一 頭 牛 一 樣 盯 緊 前 方 , 兩 手 緊 握 方 向 盤 。 汽 車 拋 了 錨 , 他 二 話 不 說 , 跳 下 車 來 , 捲 起 袖 子 , 用 「 士 巴 拿 」 徒 手 把 汽 車 架 起 兩 尺 高 , 把 七 十 歲 的 丈 母 娘 嚇 煞 。 都 是 洋 人 管 用 ─ ─ 汽 車 十 分 鐘 就 修 好 了 , 老 太 太 笑 瞇 瞇 的 表 示 滿 意 , 當 年 女 兒 在 越 洋 電 話 說 嫁 鬼 佬 , 她 握 電 話 筒 , 手 腳 顫 抖 , 一 度 差 點 昏 死 過 去 , 經 過 長 途 公 路 共 患 難 這 一 幕 , 文 化 的 代 溝 融 化 了 。 擁 有 一 個 洋 女 婿 , 中 國 的 父 母 需 要 一 點 點 時 間 調 整 心 理 而 面 對 現 實 。 畢 竟 他 力 壯 如 牛 , 木 工 、 機 械 、 修 理 電 腦 , 好 像 無 所 不 曉 , 雖 然 這 位 洋 女 婿 老 得 快 , 上 次 女 兒 畢 業 禮 時 見 他 還 像 李 察 基 爾 , 這 次 重 逢 怎 麼 就 變 成 了 積 尼 高 遜 , 抱 一 對 金 童 玉 女 般 俊 美 的 孫 子 女 , 苦 盡 甘 來 , 從 前 一 切 不 必 再 提 , 女 兒 歡 喜 , 這 就 好 。 最 後 是 百 年 歸 老 , 千 金 難 買 , 訃 聞 中 的 一 個 洋 名 字 。 背 後 都 有 一 段 荷 里 活 文 藝 小 品 的 故 事 吧 , 當 李 察 基 爾 遇 上 了 陳 沖 。 難 得 是 他 居 然 飛 來 出 席 喪 禮 , 穿 起 唐 裝 , 上 香 鞠 躬 呢 , 但 沒 有 哭 出 淚 來 , 聽 說 洋 人 比 較 理 性 , 能 壓 抑 感 情 , 那 一 天 , 他 去 大 峽 谷 路 上 的 那 場 壯 舉 , 大 家 是 感 激 的 , 那 許 多 日 子 , 細 水 長 流 , 多 虧 了 這 位 乎 乎 的 洋 女 婿 , 他 名 叫 Roberto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