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13日 星期二

中國農村教育的現狀與危機(3)

是誰剝奪了孩子們讀書的權利 中國推進普及九年義務教育已近二十年,但是,農村面臨的問題比發現的嚴峻得多。亞洲開發銀行的報告說,全球一百九十多個國家已有一百七十多個實行了免費的義務教育,包括人均GDP只有中國三分之一的寮國、高棉、孟加拉、尼泊爾等國。中國的教育經費之低已成為國內外議論的焦點。教育經費占GDP的比例,發達國家為百分之六;亞洲為百分之五;亞洲的開發中國家為百分之四。一九九四年始,中國的教育經費降到只占GDP的百分之二(聯合國的統計數字),在世界一百五十一個國家中,名列第一百四十九位。中國的人均教育經費之少,甚至不如非洲窮國烏干達。中國的官方數字是︰二○○三年國家財政性教育經費為三千八百五十億元,占GDP的比例為百分之三點二八。中國的教育經費比體育撥款還低。這在世界上是極其罕見的。再加上貪污、擠占、挪用,真實的數字肯定大大低于官方的統計。全國仍有四分之一的縣沒有普及國小教育,中西部農村中百分之五──百分之十的兒童沒有機會進入國小;百分之十五──百分之三十的兒童無法接受國中教育。至於高中和大學,那就更不用說了。另外,政府走精英教育之路,將大量的教育經費拋放到北京大學、清華大學等少數名牌大學,而農村的基礎教育卻資金嚴重匱乏。據中共中央黨校的一份調查報告,二十世紀末全國中國小有危房一千三百萬平方米,集中在中西部農村。許多學校無校門、無圍牆、辦公桌椅大都是文革時期的產物,陳舊破爛。學生宿舍幾人睡一張床,房間四處漏風。教室牆體開裂,地基嚴重下沉,觸目驚心。全國有三分之二的省拖欠教師工資,目前已累計拖欠一百多億元。危機中的憂思在農村教育投資中,只有百分之二由中央財政支出,省負擔百分之十一,縣負擔百分之九,鄉村和農民負擔百分之七十八。一直以來,“政府財力有限拿不出那麼多錢”一直是官方理直氣壯的擋箭牌。那麼,為農村免費義務教育到底需要多少錢呢?第一個版本來自學術界,每年六百七十五億元;第二個版本來自國家統計局,為每年八百四十五億元;第三個版本來自農業部,每年六百八十八億元;第四個版本來自亞洲開發銀行,每年二百一十億元。無論哪個版本,對中國每年二萬多億元的財政收入來說,比例都極小,以我國現下的財力和國力,國家完全能負擔得起。在全國的一片反對聲中,極度豪華的國家大劇院在北京的天安門廣場開工建設了,總投資近四十億元。用這筆錢,可以建二萬所希望國小,解決四百萬貧困地區兒童的就學問題。二○○四年,全國公款吃喝二千億,用車耗費三千億,公款出國考察二千億,公款消費達七千多億元。無論是大城市,還是邊遠的小縣城,黨政機關辦公大樓和公務小轎車一個比一個豪華。公車達到三百五十萬輛。貪官污吏更是層出不窮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