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19日 星期一

象 嘴 裡 長 得 出 狗 牙 ?


特 首 「 選 舉 」 答 問 論 壇 , 兩 大 候 「 選 」 人 , 玩 得 相 當 投 入 , 一 個 古 肅 、 另 一 個 較 為 嬉 戲 , 民 意 調 查 一 致 公 認 , 以 胸 插 袋 巾 的 那 位 嬉 戲 人 士 , 「 口 才 」 更 佳 。 另 外 那 個 , 「 口 才 」 須 短 期 內 急 劇 改 善 。
據 說 民 主 社 會 , 需 要 口 才 的 。 但 口 才 可 不 可 以 催 谷 「 訓 練 」 ? 一 九 七 一 年 , 電 視 有 一 個 有 獎 遊 戲 節 目 《 花 王 俱 樂 部 》 , 主 持 人 胡 章 釗 , 口 頭 禪 是 「 獎 金 定 係 獎 品 」 , 是 公 認 的 「 口 才 大 師 」 。 「 胡 翁 」 退 休 後 , 還 開 辦 過 「 口 才 訓 練 班 」 , 三 十 多 年 過 去 了 , 電 視 的 藝 員 訓 練 班 , 還 出 了 個 打 入 荷 李 活 的 周 潤 發 ; 香 港 綠 林 的 黑 社 會 訓 練 班 , 到 處 收 , 由 藍 燈 籠 到 四 九 仔 , 還 訓 練 出 像 在 澳 門 被 一 槍 格 斃 的 灣 仔 之 虎 「 耀 興 仔 」 那 樣 的 歷 史 人 物 ; 但 胡 章 釗 的 口 才 訓 練 班 , 好 像 至 今 為 止 , 不 但 沒 有 「 校 友 會 」 什 麼 的 流 傳 下 來 , 一 年 一 次 , 懷 舊 餐 聚 , 風 騷 唱 K , 連 一 個 自 稱 是 「 胡 總 」 徒 弟 的 口 才 名 人 也 沒 有 , 令 人 相 當 疑 惑 。 三 十 多 年 來 , 公 認 口 才 好 的 幾 位 , 都 是 由 女 人 「 訓 練 」 出 來 的 , 因 為 從 劉 家 傑 、 何 守 信 , 跳 樓 的 鍾 保 羅 , 到 後 來 的 阿 叻 和 志 偉 , 無 一 例 外 , 都 是 選 美 司 儀 。 男 人 的 口 才 , 是 要 由 美 女 牽 頭 「 撻 」 的 , 所 謂 「 口 花 花 」 , 就 是 這 個 意 思 。 沒 有 女 人 穿 上 三 點 式 泳 衣 , 搔 首 挺 胸 的 往 台 上 一 站 , 波 罅 迷 情 , 屁 股 的 梨 渦 養 眼 , 一 雙 不 知 是 真 是 假 , 看 上 去 總 像 兩 塊 隔 了 夜 的 凍 硬 饅 頭 的 隆 乳 往 西 裝 煲 呔 的 司 儀 眼 前 一 晃 , 你 看 志 偉 那 樣 的 喜 劇 泰 斗 , 衝 口 而 出 的 Gag 和 笑 話 , 就 一 朵 接 一 朵 的 盛 開 了 。 女 人 的 乳 房 、 蠻 腰 、 圓 臀 , 就 是 男 人 的 口 才 發 電 機 。 沒 有 情 慾 做 靈 感 , 哪 來 的 口 才 ? 全 人 類 最 好 笑 的 笑 話 , 都 是 色 情 笑 話 , 跟 性 有 關 。 可 見 一 個 美 麗 的 女 子 , 一 段 賞 心 悅 目 的 情 事 , 都 可 以 把 一 個 啞 巴 化 身 為 舌 粲 蓮 花 的 王 爾 德 — — 雖 然 王 爾 德 喜 愛 的 性 別 不 是 女 人 。
香 港 人 其 實 很 有 口 才 。 到 公 園 和 茶 餐 廳 , 聽 一 聽 坊 眾 的 講 話 , 無 論 是 品 評 足 球 , 還 是 暢 論 國 際 大 事 , 只 要 是 四 十 歲 以 上 的 中 坑 老 翁 , 都 有 與 生 俱 來 的 口 才 。 「 十 八 歲 . 卜 卜 脆 」 、 「 心 思 思 、 睇 芬 芝 」 — — 芬 芝 , 就 是 七 十 年 代 紅 極 一 時 的 脫 星 愛 雲 芬 芝 , 其 名 作 有 《 吾 妻 正 斗 》 、 《 色 情 架 步 》 之 類 — — 一 個 想 出 無 數 俏 皮 話 的 粵 語 自 由 民 族 , 怎 會 沒 有 口 才 ? 即 使 二 三 十 歲 的 年 輕 一 代 , 口 才 也 是 有 的 , 不 然 八 卦 雜 誌 的 文 字 就 不 會 那 麼 搞 笑 了 。 雖 然 , 香 港 人 的 口 才 , 泰 半 比 較 粗 鄙 , 但 香 港 人 腦 筋 靈 活 , 思 想 其 實 轉 數 極 快 , 不 然 也 不 會 出 產 了 許 冠 文 和 周 星 馳 。 但 為 什 麼 立 法 會 的 一 干 男 女 , 中 環 官 府 的 行 政 精 英 , 往 權 力 的 講 台 上 一 站 , 開 口 都 那 麼 叫 人 悶 出 一 個 荷 包 蛋 ? 還 有 一 般 的 社 團 飲 宴 , 會 長 主 席 之 類 , 發 表 的 一 通 祝 酒 詞 , 滿 嘴 巴 的 「 光 陰 似 箭 日 月 如 梭 」 的 陳 皮 俗 套 話 , 開 口 就 是 「 尊 敬 的 行 政 長 官 、 尊 敬 的 陳 理 事 長 , 尊 敬 的 特 區 議 會 主 席 」 一 連 串 屁 打 的 言 語 , 難 怪 沒 一 分 鐘 , 酒 會 主 人 自 顧 自 在 廢 , 台 下 的 來 賓 就 會 自 行 埋 堆 交 換 卡 片 、 摸 底 寒 暄 、 探 索 商 機 , 沒 有 人 對 台 上 的 名 流 演 講 發 生 興 趣 。 除 了 中 國 人 說 話 行 為 的 人 格 分 裂 , 就 是 教 育 制 度 之 僵 化 。 教 師 上 課 , 後 排 總 有 一 個 頑 劣 的 學 生 , 教 師 說 一 句 , 他 冷 言 搶 白 駁 一 句 , 引 起 哄 堂 大 笑 。 當 國 文 老 師 搖 頭 晃 腦 地 唸 : 「 海 闊 憑 魚 躍 , 天 空 任 鳥 飛 」 的 時 候 , 如 果 有 一 個 衰 仔 搭 上 一 句 : 「 × 硬 打 飛 機 」 , 立 時 教 室 之 內 秩 序 大 亂 , 教 師 權 威 受 損 , 面 子 掃 地 , 狠 狠 就 扔 過 去 一 個 粉 刷 。 然 而 這 個 爆 肚 的 壞 學 生 , 往 往 就 是 一 位 未 來 的 口 才 大 師 , 至 少 他 對 語 言 很 敏 感 , 對 音 韻 很 有 另 類 研 究 , 他 的 一 句 鹹 濕 話 , 雖 然 命 意 幼 稚 , 但 到 底 懂 得 押 韻 , 而 且 一 句 駁 嘴 , 很 有 叫 座 力 , 他 擁 有 的 是 一 個 課 室 的 市 場 。 但 這 位 學 生 的 天 才 , 往 往 在 「 記 大 過 」 、 「 見 家 長 」 的 大 棒 子 之 下 過 早 地 受 到 扼 殺 了 。
在 殖 民 地 時 代 , 書 唸 到 中 三 , 就 給 趕 出 校 的 , 多 半 是 這 類 學 生 。 他 們 不 是 投 身 到 五 金 和 藤 織 業 當 一 個 學 師 仔 , 就 是 投 身 電 影 界 當 編 劇 。 他 們 往 往 有 創 作 天 才 , 長 大 了 更 是 寫 對 白 的 高 手 。 當 今 的 電 影 編 劇 , 有 幾 個 是 中 學 畢 業 ? 有 幾 個 會 考 三 優 四 良 ? 他 們 多 半 是 在 一 個 僵 化 的 教 育 制 度 中 被 中 途 排 洩 了 出 去 的 多 嘴 份 子 。 能 上 去 的 「 精 英 」 , 雖 然 數 理 化 成 績 甚 優 , 都 是 老 師 眼 中 的 模 範 乖 乖 , 他 們 當 AO , 做 銀 行 總 裁 、 當 行 政 局 議 員 , 甚 或 做 了 議 員 大 律 師 , 其 實 他 們 的 所 謂 口 才 , 不 是 從 缺 , 就 是 極 為 有 限 。 因 為 他 們 都 是 一 個 模 子 裡 澆 出 來 的 。 今 天 , 看 到 一 干 黃 臉 孔 「 治 港 精 英 」 出 鏡 講 話 時 , 那 副 舌 頭 打 結 言 語 乏 味 的 樣 子 , 我 就 深 深 佩 服 英 國 人 — — 英 國 人 的 口 才 , 是 世 界 一 等 一 的 , 他 們 有 王 爾 德 和 莎 士 比 亞 , 有 棟 篤 笑 的 巨 匠 Stephen Fry 和 Ben Elton , 英 國 的 下 議 院 , 辯 論 從 無 冷 場 , 議 員 出 口 成 章 , 為 什 麼 他 們 在 遠 東 的 香 港 , 培 養 的 高 等 華 人 , 個 個 都 製 造 成 懂 得 說 英 文 、 口 舌 和 聲 帶 發 音 正 常 的 張 口 啞 巴 ? 最 令 人 讚 服 的 是 , 英 國 人 可 以 把 中 國 耍 弄 了 二 十 年 , 令 共 產 黨 以 為 這 些 都 是 國 際 級 的 人 才 。 「 港 英 餘 孽 」 尚 且 開 口 無 sound-bite 、 少 佳 句 , 曾 梁 辯 論 已 經 令 「 民 意 」 覺 得 娛 樂 無 窮 , 但 曾 梁 都 是 英 語 殖 民 地 文 化 體 制 出 來 的 產 物 , 那 麼 中 方 自 己 培 養 幾 十 年 的 「 愛 國 同 胞 」 , 一 張 嘴 巴 , 一 生 除 了 翻 來 覆 去 的 轉 述 今 天 江 青 明 天 鄧 小 平 的 官 方 立 場 , 又 口 才 何 以 堪 ? 口 才 是 沒 得 訓 練 的 , 三 分 是 叛 逆 什 麼 也 不 怕 的 性 格 天 生 , 七 分 靠 日 後 的 閱 歷 經 驗 。 導 演 李 翰 祥 和 胡 金 銓 , 公 認 是 上 一 代 的 口 才 大 師 。 他 們 在 民 國 時 代 的 北 平 生 活 過 , 在 天 橋 看 過 藝 人 雜 耍 、 說 書 、 數 來 寶 , 還 見 識 過 賭 坊 寨 子 裡 的 各 等 絕 活 。 他 們 都 了 解 生 活 , 而 口 才 正 是 從 小 市 民 的 生 活 中 來 。
那 時 的 中 國 , 北 洋 軍 閥 統 治 , 一 片 兵 荒 馬 亂 , 但 思 想 言 論 有 自 由 , 百 姓 活 得 很 自 在 。 李 翰 祥 的 對 白 寫 得 調 皮 , 從 《 騙 術 奇 譚 》 系 列 到 《 大 軍 閥 》 , 是 說 笑 話 的 高 手 。 中 國 以 前 也 有 「 棟 篤 笑 」 的 , 就 是 相 聲 , 但 相 聲 以 後 越 來 越 不 好 笑 了 , 尤 其 是 「 解 放 」 之 後 , 侯 寶 林 、 馬 季 之 流 , 老 來 的 成 就 都 很 可 憐 , 原 因 十 分 顯 淺 , 看 看 幾 十 年 來 的 中 國 發 生 什 麼 事 就 明 白 了 。 一 個 口 才 貧 乏 的 極 權 社 會 , 人 民 都 蠢 蠢 的 , 有 一 個 特 點 是 特 別 容 易 逗 笑 。 你 認 為 一 點 也 不 算 好 笑 的 陳 年 調 皮 話 , 他 們 特 別 捧 腹 。 這 種 現 象 , 在 星 馬 一 帶 尤 烈 。 星 馬 的 華 人 , 長 期 生 活 在 枯 燥 刻 板 之 中 , 他 們 對 幽 默 感 的 需 求 很 飢 渴 , 對 口 才 的 要 求 也 很 低 , 隨 便 一 兩 句 你 已 經 覺 得 out 得 不 得 了 的 笑 話 , 到 了 那 邊 , 他 們 鄉 親 父 老 都 特 別 哄 堂 捧 腹 。 在 那 邊 公 開 講 話 , 我 自 己 不 笑 , 他 們 笑 得 打 跌 , 我 目 睹 滿 座 笑 聲 , 心 中 升 起 一 陣 莫 名 的 淒 涼 。 中 國 的 統 治 者 , 自 己 沒 有 口 才 , 也 不 喜 民 間 滋 長 幽 默 感 。 辯 才 良 佳 的 人 往 往 受 到 歧 視 , 中 國 的 成 語 庫 裡 , 有 大 量 針 對 口 才 好 的 人 的 打 壓 武 器 , 例 如 「 狗 嘴 裡 長 不 出 象 牙 」 。 統 治 者 辯 不 過 民 間 的 智 者 , 一 拍 桌 子 , 刀 子 亮 出 來 , 罵 一 句 「 狗 嘴 裡 長 不 出 象 牙 」 , 就 把 他 殺 掉 。 三 國 裡 的 曹 操 就 是 把 吉 平 、 彌 衡 、 楊 修 之 類 的 口 才 家 幹 掉 的 。 口 才 好 , 不 但 要 有 偏 叫 狗 嘴 裡 長 出 象 牙 的 勇 氣 , 還 敢 於 相 信 , 連 象 嘴 巴 裡 , 也 可 以 長 得 出 狗 牙 。 在 香 港 , 做 「 名 嘴 」 越 來 越 難 上 位 , 也 越 來 越 容 易 出 眾 了 , 思 想 和 言 論 尺 度 , 漸 已 向 新 加 坡 和 馬 來 西 亞 看 齊 , 香 港 的 口 才 水 準 , 要 求 越 來 越 低 了 , 公 眾 連 特 首 論 壇 也 可 以 「 收 貨 」 , 認 為 是 「 民 主 」 的 突 破 , 講 話 越 悶 蛋 , 「 仕 途 」 越 暢 順 。 哪 來 的 出 眾 口 才 ? 集 體 喊 「 喳 」 的 奴 才 倒 是 一 大 把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