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19日 星期一

賠償与抗共

我們不是要史維會上訪北京代受難者請願索償,只希望史維會夠胆向日本大聲疾呼的同時,也向中共發出合理的呼輿,這不需要三頭六臂或英雄才能做到。就正如 David 兄所說,在電視、電台及報刊發些聲明,希望中共同樣尊重二戰時中日戰爭的史實,並就中共違反受難者的意願免除日本戰爭賠償一事要求中共負責。

其實這些宣示也只需說說便可,在加拿大這自由土地絕對不需要英雄去做,我們在這平台每天都批評中共,某電台的節目主持也經常在電台或公開論壇批評中共,難道這通通都是英雄嗎?

在中國大陸境內不敢說中共不喜歡的話是情有可原,在外國自由土地也不敢發聲可說是自律得驚人,難道這就是陶傑所說的民族DNA?


Edwin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