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15日 星期日

逢 櫻 記

人 間 四 月 天 , 青 春 結 伴 , 最 宜 遊 的 國 家 , 這 個 季 節 , 世 上 除 了 日 本 尚 有 何 地 呢 。 四 月 賞 櫻 , 日 本 人 舉 國 皆 狂 , 電 視 日 日 報 道 櫻 訊 。 從 南 到 北 , 由 鹿 兒 島 到 北 海 道 , 一 樹 狂 櫻 , 把 東 瀛 光 燦 燦 的 點 了 一 則 樂 哈 哈 的 笑 話 。 然 而 , 日 本 人 追 蹤 櫻 訊 , 是 一 種 計 算 , 壞 在 太 過 理 性 。 「 採 菊 東 籬 下 , 悠 然 見 南 山 」 , 中 國 的 陶 淵 明 , 享 賞 田 園 之 趣 , 講 求 的 是 一 份 道 家 的 「 無 心 」 。 一 早 就 知 道 哪 有 櫻 花 , 手 拿 一 張 地 圖 , 刻 意 追 訪 , 正 合 日 本 人 完 美 的 理 想 主 義 。 其 實 追 櫻 不 如 尋 櫻 , 尋 櫻 不 如 遇 櫻 , 遇 櫻 , 又 不 如 心 中 本 來 無 櫻 , 在 無 求 之 間 悠 忽 見 了 櫻 。 驚 艷 , 往 往 比 尋 芳 多 了 一 分 意 境 。 四 月 去 日 本 , 不 為 追 櫻 , 往 往 可 以 見 櫻 。 例 如 , 從 東 京 乘 子 彈 火 車 去 廣 島 , 在 火 車 站 , 轉 乘 一 程 電 車 , 去 原 爆 紀 念 館 的 廣 場 。 四 月 的 廣 島 , 臨 海 多 風 , 天 空 藍 得 像 夢 , 原 爆 廣 場 的 紀 念 碑 和 博 物 館 皎 白 如 玉 。 一 河 清 淺 , 麗 水 中 分 一 渚 沙 洲 , 原 爆 博 物 館 在 河 邊 , 幾 樹 櫻 花 , 剛 剛 開 在 紀 念 公 園 的 青 草 地 上 , 藍 天 、 白 屋 、 綠 水 , 綴 以 幾 樹 粉 紅 的 靜 櫻 , 天 地 之 大 , 忽 然 像 一 襲 舒 展 開 的 和 服 , 那 上 面 的 一 襲 圖 畫 。 只 是 穿 和 服 的 女 子 不 在 。 櫻 花 開 在 河 邊 嶺 下 , 是 旅 人 的 一 筆 悅 目 的 花 紅 。 四 月 的 日 本 , 賞 櫻 只 合 當 如 一 筆 花 紅 , 不 要 把 她 當 做 眾 尋 她 千 百 度 的 主 題 。 如 此 則 賞 不 時 , 心 無 罣 礙 , 反 正 嗔 癡 無 明 , 色 即 是 空 , 驀 然 回 首 , 忽 然 見 , 方 覺 得 此 行 眉 梢 眼 角 , 裝 點 了 無 窮 春 色 , 啊 , 上 天 真 的 待 我 不 薄 。 所 謂 隨 緣 , 就 是 這 個 意 思 。 日 本 從 中 國 學 到 了 美 學 , 從 西 洋 學 到 了 科 學 , 美 學 和 科 學 的 結 合 , 還 需 要 道 家 的 一 點 點 增 值 。 櫻 花 盛 放 , 不 如 飄 零 , 當 櫻 花 開 始 墜 下 時 , 充 滿 悲 劇 洞 觀 的 生 死 無 常 , 日 本 人 的 頹 廢 美 , 又 為 櫻 花 增 添 一 層 意 境 ─ ─ 武 士 在 日 出 的 櫻 花 樹 下 剖 腹 , 花 瓣 飄 落 在 髮 梢 , 剖 膛 破 肚 , 熱 血 卻 又 綻 成 一 叢 紅 玫 瑰 , 淒 絕 不 止 , 激 越 有 餘 , 卻 又 何 如 一 位 高 僧 , 在 心 經 的 吟 誦 聲 中 坐 化 , 落 在 肩 上 的 是 片 片 零 櫻 。 四 月 是 日 本 的 季 節 , 那 一 天 , 你 記 得 , 明 明 沒 有 刻 意 把 他 追 尋 , 只 是 在 生 命 的 靈 光 流 閃 之 間 , 在 命 運 的 迴 廊 , 他 忽 地 看 見 了 , 而 且 捉 住 了 你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