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2日 星期一

慶 回 歸 與 香 港 市 民 無 關

政 府 將 花 費 九 千 多 萬 去 慶 祝 香 港 回 歸 十 周 年 。 各 項 活 動 尚 未 將 商 界 提 供 的 贊 助 計 算 在 內 。 商 界 的 錢 也 間 接 取 自 社 會 。 若 把 商 界 贊 助 加 上 去 , 香 港 要 虛 耗 多 少 資 源 在 這 個 無 謂 的 「 慶 回 歸 」 活 動 中 ? 民 政 局 常 任 秘 書 長 林 鄭 月 娥 談 及 從 現 在 到 年 底 的 460 項 慶 回 歸 活 動 時 說 , 「 近 兩 年 氣 氛 好 了 , 不 是 僅 僅 長 官 意 志 。 」 除 了 長 官 意 志 之 外 , 難 道 還 有 廣 大 市 民 的 意 願 嗎 ? 通 常 周 年 慶 , 都 是 慶 賀 對 國 家 、 社 會 、 人 生 有 正 面 的 、 重 大 改 變 的 日 子 。 比 如 慶 生 日 , 慶 結 婚 周 年 。 回 歸 是 香 港 地 位 的 重 大 改 變 , 但 對 市 民 來 說 , 要 問 的 是 : 我 們 的 命 運 改 變 了 多 少 ? 有 些 甚 麼 正 面 的 改 變 ? 現 在 國 際 社 會 、 中 央 政 府 及 香 港 特 區 政 府 講 得 最 多 的 , 只 是 說 香 港 保 持 原 有 的 自 由 、 法 治 、 廉 政 的 現 狀 。 或 如 田 北 俊 說 , 「 香 港 一 定 玩 完 」 的 預 言 沒 有 實 現 。 被 強 調 所 保 持 的 , 是 回 歸 前 的 現 狀 , 而 不 是 有 所 進 步 。 回 歸 後 香 港 不 錯 是 擺 脫 了 殖 民 地 的 污 名 , 但 並 沒 有 讓 香 港 人 真 正 當 家 做 主 , 而 且 說 到 「 當 家 做 主 」 的 程 度 , 比 之 回 歸 前 反 而 有 所 減 低 , 直 選 的 兩 個 市 政 局 被 殺 , 區 議 會 恢 復 了 委 任 議 席 … … 。 如 果 不 是 回 歸 , 彭 定 康 的 新 九 組 方 案 也 會 把 立 法 局 功 能 組 別 的 選 民 基 礎 擴 大 至 全 港 所 有 的 就 業 人 士 。 如 果 沒 有 回 歸 , 就 不 會 有 董 建 華 時 代 許 多 「 宏 圖 偉 願 」 , 包 括 讓 市 民 資 產 插 水 的 「 八 萬 五 」 , 以 及 這 個 中 心 那 個 中 心 的 假 大 空 設 想 。 如 果 沒 有 回 歸 , 就 不 會 發 生 沙 士 期 間 為 了 保 住 中 國 的 面 子 而 向 市 民 隱 瞞 疫 情 , 阻 延 了 與 內 地 的 有 效 隔 離 , 以 致 造 成 299 人 死 亡 。 慶 回 歸 活 動 延 綿 整 年 、 虛 耗 大 量 資 源 , 肯 定 只 是 出 於 長 官 意 志 , 而 且 這 長 官 意 志 是 為 了 迎 合 中 央 的 喜 好 而 作 出 的 。 因 為 回 歸 除 了 使 北 京 感 到 光 彩 之 外 , 香 港 當 局 和 香 港 人 都 並 無 感 覺 。 中 央 要 慶 回 歸 , 正 如 要 年 年 搞 國 慶 活 動 , 甚 至 曾 經 勞 民 傷 財 地 大 搞 閱 兵 巡 遊 一 樣 , 只 是 領 導 人 覺 得 過 癮 , 與 老 百 姓 無 關 。 中 國 老 百 姓 在 過 去 五 十 多 年 , 都 只 是 如 魯 迅 所 說 , 在 「 想 做 奴 隸 而 不 得 的 時 代 」 與 「 暫 時 做 穩 了 奴 隸 的 時 代 」 之 間 徘 徊 , 從 來 沒 有 當 過 主 人 。 香 港 人 在 殖 民 地 的 一 百 多 年 , 慶 幸 能 夠 「 暫 時 做 穩 了 奴 隸 」 , 比 較 動 盪 的 大 陸 社 會 「 想 做 奴 隸 而 不 得 」 , 總 算 好 一 些 。 回 歸 後 , 僥 倖 仍 然 是 「 暫 時 做 穩 了 奴 隸 」 , 並 努 力 謹 防 落 入 「 想 做 奴 隸 而 不 得 」 的 時 代 。 要 當 主 人 嘛 , 在 「 一 國 」 之 下 , 恐 怕 路 還 很 遙 遠 。 慶 回 歸 , 只 是 慶 祝 我 們 仍 然 「 暫 時 做 穩 了 奴 隸 」 。 這 值 得 慶 祝 嗎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