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9日 星期一

要 「 死 而 後 已 」 去 做 「 呢 份 工 」 嗎 ?

總 理 溫 家 寶 向 曾 蔭 權 頒 發 第 三 任 行 政 長 官 的 任 命 。 喜 歡 拋 書 包 的 溫 總 再 以 《 論 語 》 勉 勵 曾 蔭 權 , 曾 就 像 小 學 生 聽 老 師 誨 似 的 坐 在 一 旁 , 表 情 似 懂 非 懂 , 但 回 應 時 就 說 他 對 溫 總 兩 年 前 對 他 勉 勵 的 話 , 「 牢 記 在 心 」 。 如 果 曾 蔭 權 聽 懂 了 兩 年 前 溫 總 的 話 , 並 牢 記 在 心 , 那 麼 這 次 就 不 會 把 他 的 連 任 口 號 定 為 「 我 會 做 好 呢 份 工 」 了 。 溫 總 兩 年 前 引 《 論 語 》 中 曾 子 所 說 : 「 士 不 可 以 不 弘 毅 , 任 重 而 道 遠 」 。 這 次 更 把 這 段 話 的 後 半 部 引 出 來 : 「 仁 以 為 己 任 , 不 亦 重 乎 ? 死 而 後 已 , 不 亦 遠 乎 ? 」 意 思 是 要 把 特 首 的 任 命 , 視 為 「 死 而 後 已 」 的 事 業 , 他 更 解 釋 說 這 是 「 獻 出 自 己 的 一 切 , 直 到 生 命 最 後 一 刻 」 的 含 意 。 這 樣 的 志 向 高 超 , 不 惜 犧 牲 自 己 一 切 以 至 生 命 的 偉 大 事 業 , 又 豈 是 僅 僅 一 份 工 呢 ? 工 是 一 份 一 份 的 , 曾 蔭 權 要 做 好 這 份 工 , 就 是 接 受 這 五 年 合 約 , 要 履 行 《 基 本 法 》 所 定 的 行 政 長 官 的 權 利 與 義 務 。 五 年 任 滿 , 這 權 利 義 務 的 關 係 就 告 終 結 ; 權 利 如 薪 津 、 用 權 等 就 沒 有 了 , 對 香 港 市 民 的 義 務 也 沒 有 了 。 他 說 要 做 好 這 份 工 , 儘 管 這 講 法 有 失 領 導 人 的 身 份 , 但 就 權 利 義 務 的 關 係 來 說 , 都 符 合 香 港 及 西 方 社 會 所 習 慣 的 政 治 文 化 與 職 業 文 化 。 溫 總 的 要 求 就 純 然 是 中 國 幾 千 年 政 治 文 化 的 延 續 , 是 以 天 下 為 己 任 , 並 以 鞠 躬 盡 瘁 , 死 而 後 已 的 情 懷 去 實 現 政 治 理 念 。 不 僅 全 然 沒 有 任 期 的 觀 念 , 也 沒 有 權 利 義 務 的 觀 念 。 毛 澤 東 死 而 後 已 地 不 斷 革 命 , 把 國 民 經 濟 推 到 崩 潰 邊 緣 ; 周 恩 來 的 鞠 躬 盡 瘁 也 是 為 了 幫 助 毛 去 實 現 理 念 ; 鄧 小 平 的 「 獻 出 自 己 的 一 切 」 , 使 他 儘 管 已 退 出 中 央 高 層 , 卻 仍 能 與 幾 個 要 「 死 而 後 已 」 的 老 人 一 起 , 罷 免 胡 耀 邦 、 趙 紫 陽 , 又 決 定 六 四 鎮 壓 。 他 們 的 「 己 任 」 不 亦 重 乎 ? 不 亦 遠 乎 ? 中 國 老 百 姓 , 不 亦 慘 乎 ? 幸 虧 董 建 華 沒 有 繼 承 這 種 「 任 重 而 道 遠 」 的 精 神 , 否 則 他 退 而 不 休 , 仍 要 插 手 去 建 立 這 個 中 心 那 個 中 心 的 重 任 , 要 死 而 後 已 , 那 曾 蔭 權 該 如 何 做 好 這 份 工 ? 當 然 , 香 港 的 法 治 社 會 也 不 允 許 一 個 領 導 人 要 做 到 死 而 後 已 。 實 際 上 , 甚 麼 死 而 後 已 都 是 冠 冕 堂 皇 的 自 欺 欺 人 的 鬼 話 。 從 毛 到 鄧 到 江 , 有 「 獻 出 自 己 的 一 切 」 嗎 ? 溫 總 會 「 獻 出 自 己 的 一 切 」 嗎 ? 他 們 掌 握 政 治 權 力 , 享 受 種 種 老 百 姓 難 以 想 像 的 特 權 , 所 謂 死 而 後 已 , 只 是 想 要 永 據 權 力 的 代 名 詞 。 還 是 孫 中 山 先 生 說 得 好 : 「 每 一 個 人 把 自 己 的 事 情 做 好 了 , 就 是 做 大 事 」 。 把 自 己 的 事 情 做 好 , 就 是 在 自 己 任 內 , 盡 自 己 的 義 務 , 約 束 自 己 的 權 力 ( 權 利 ) 。 也 許 對 曾 子 之 言 似 懂 非 懂 的 曾 子 後 裔 曾 蔭 權 , 他 的 「 我 會 做 好 呢 份 工 」 , 更 符 合 現 代 社 會 的 政 治 文 化 。 希 望 他 不 要 以 中 國 領 導 人 的 永 據 權 力 的 思 維 去 理 解 溫 總 的 誨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