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1日 星期日

他們把出爾反爾,硬叫做此一時彼一時!

  特首選舉假戲終於落幕,接着上演的是以民主、公民兩黨為首的「扮民主派」的政制大戲。這一齣大戲當然少不了一位「見步行步」的老太太──陳方安生。  老太太挾着極高的民望在參選特首路上徘徊瞻顧,結果「造就」了梁家傑,也使本來是阿爺欽點,「自動當選」的曾蔭權,高提名、高票、高民望,然後可以坐在開篷車上,沿街「謝票」。曾蔭權的民望終於可以超越了他的老上司了。老太太當然不甘寂寞,她在特首「選舉」期間,以「核心小組」名義提出一個政制方案,不但被「扮民主派」評為保守,特區政府更是不予重視,馬家輝博士以《大輸家》為題的一篇短文,就「調侃」了老太太一番──:喋喋不休 過氣高官  「拋出方案,沒有迴響和討論,據報載,陳方安生曾經抱怨,『特區政府不應該故意忽視』她的政改建議。對,特區政府確實不應忽視,但若希望別人不忽視你的政改意見,你首先應該認真對待,展示自己的政改熱誠。否則,只准你『調戲』社會大眾,不准特區政府冷待你陳方安生,太不公平了吧!林行止先生日前撰文,語重心長地提醒陳方安生小心變成『一個喋喋不休的過氣高官』,說得真是精準。被林先生這樣點評,豈不就是輸家?」(三月三十日《明報》)  「一個喋喋不休的過氣高官」還好一點,只怕變成了「一個喋喋不休的老太婆」。據說,陳方安生最近要與民主黨、公民黨的核心人物會面,商討政制問題。民主黨、公民黨可不可以陳方安生為「核心」,建構一個政制共識方案,然後向曾蔭權施壓,迫這位在未來五年絕對可以「強政」的行政長官交出普選時間表呢?  唯我獨尊不容挑戰先不說「扮民主派」的「廿一人方案」與「陳方安生方案」有沒有交集之處,前綫(劉慧卿)、社民連(梁國雄、陳偉業)、街工(梁耀忠),對於政制發展,也有他們一以貫之的看法,陳方安生既然要為香港民主發揮餘熱,上述幾位「反對派人士」,是不是也應該列入被邀名單之中呢?  泛民主派的路線之爭白熱化,那是因為民主黨、公民黨放棄原則,高姿態參與小圈子選舉,前綫、社民連、街工的四位立法會議員,沒有參與公民黨版的政改方案連署,是「道不同」,這個「道」就是民主政治發展。「兩條路線的鬥爭」並非敵我的鬥爭,這也是常識;然而,卻有人做慣「老大」,不容別人挑戰,要擺出一副唯我獨尊的態度。路線之爭 理所當然  三月十八日「爭取普選,改善民生,堅決反對小圈子」遊行,由民陣及泛民主派二十五位議員合辦,遊行結束後在政府總部的集會上發生「搶咪」事件,凸顯路線之爭的白熱化。「民主動力」召集人蔡耀昌寫了一篇文章《抗爭與協商──泛民兩條路線之爭》,指出:「過去民主派在絕大多數有關爭取民主的議題上均顯示出立場行動高度一致,但今次卻是有支持參選,也有堅決反對參選的兩條路線,甚至可以說是公開化的兩條路線之爭,這在香港民主運動歷史中是較為罕見的。」蔡耀昌又說:「不知是不是由於今次特首選舉回應方式出現兩條路線的爭議,令最近泛民主派提出有關二○一二年普選特首和立法會的具體方案建議,也未能成功整合所有二十五名泛民立法會議員,最終令有關方案由二十一名議員聯名提出,另外四人始終不肯參與聯署。至此,泛民主派內部日後的合作前景如何,是不能不令人關注的。」稍有良知 都要說不  民主黨、公民黨參與小圈子選舉的「初衷」是甚麼?是為了凸顯小圈子選舉的不義,從而提醒港人必須爭取二○一二年雙普選。梁家傑假戲真做,七情上面,恨做特首恨到發燒,最後使曾蔭權「三高」上壘,後者感極而泣。李怡說曾流的是「鱷魚淚」,毓民不同意,曾蔭權的眼淚是真的,他感動,因為看到梁家傑大敗,而他的得票比提名多八張,是真正的勝利。所以他才會厚顏無恥的上街謝票(多謝沒有票的市民,多麼虛假,多麼荒謬)!而對這樣的一個結局,以及先前選戰的虛偽,稍有良知的民主派人士,都應該對民主黨、公民黨的出爾反爾表示不以為然。  只有凸顯民主黨、公民黨參加小圈子選舉的不堪,只有拖慢了民主的步伐!  民主黨、公民黨是不會把前綫、社民連視為同道的,就像小布殊總統當年向反對他興兵阿富汗的人說:If you are not with me,you are against me! 所以拜託不要把泛民主派分裂的責任推到少數這一邊!出爾反爾 真不要臉  代表「社民連」出席民陣會議的勞永樂醫生,在民陣檢討大遊行會議上提出動議:「對於部分民主派人士及團體,在未經諮詢、討論,並在未充分考慮對香港民主運動發展的影響下,貿然參加『小圈子』選舉,民間人權陣線對此深表關注。」  動議以十四票贊成,三票反對(公民黨、民主黨、職工盟)獲得通過。  這樣溫和的表態,卻令到民主派的「大老」和「老大」咆吼起來。說甚麼「社民連騎劫了民陣」,說甚麼「以後不要叫我申請集會遊行」,說甚麼「社民連搶咪也未經諮詢」…。簡直是歇斯底里!  這些人自八九年六四慘案後,踏着中國民運死難者的血迹上位,吃了將近二十年的老本,不但沒有增值,還要負債。做慣了「大佬」,忽然冒出幾個出言不遜的小輩,當然一時無法適應。不記得是誰說的:政客的最大不要臉,就是他們把出爾反爾,硬叫做此一時彼一時。  陳方安生、「扮民主派」的「大老」、「大佬」,庶近幾矣!後記  三月廿六日下午二時,毓民在台北出席由中華港澳之友會舉辦的座談會,主題是「香港特首改選後的政制新情勢」,毓民的引言題目是「泛民主派何去何從——— 『有競爭特首選舉』後的香港政治困局」,其他講者包括香港大學民意研究中心主任鍾庭耀,台灣民主基金會執行長林文程,台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教授陳明通,中華民國外交部研究設計委員會主委顏建發,東吳大學政治學系系主任羅致政。與會者對毓民談到香港泛民主派的整合與路線之爭非常有興趣,也問了許多頗為尖銳的問題,對於增進台港之間的了解很有幫助。  台灣朝野對香港政制發展的「說三道四」,是應有之義,就如同香港的中國人對台灣的「統獨之爭」很有意見一樣,兩岸三地都是中國人社會,民主發展既有互補之處,也可以互動。政治上的區隔,是不應該阻礙民間的交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