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8日 星期日

《竊聽風暴》襲擊中國

德國描述共黨東德以秘密警察監控民眾的影片《竊聽風暴》,被中共禁演,卻在中國大陸以盜版形式瘋狂流行。中國民眾感嘆昔日東德的歷史,正是今天中國的現實。
今年二月二十五日,美國洛杉磯好萊塢,一年一度的奧斯卡金像獎出爐,頒獎禮照例隆重而盛大。德國電影「 The Lives of Others 」(中文譯名《竊聽風暴》),榮膺最佳外語片獎。在此之前,該片已經橫掃今年的德國電影獎,囊括最佳影片、導演、製作、男主角、男配角、劇本、攝影七項大獎,轟動德國。摘下奧斯卡獎,更使該片享譽世界。
《竊聽風暴》襲擊中國
然而,《竊聽風暴》卻在中國遭到禁演。原來,該片劇情,描述共產黨統治時期的東德,秘密警察通過竊聽、跟蹤和臥底等手段,大規模監控民眾和社會的情形。看過該片的中國人都驚呼:這分明是今日中國的翻版!今日中國,與當時的東德,簡直太像了!   
正如其他被禁書籍和電影的命運一樣,中共禁演《竊聽風暴》,頓使該片的盜版DVD在中國瘋狂流行。春節期間,許多中國民眾見面的第一句問候語,竟然是:「看《竊聽風暴》了嗎?」那些長期被監控的異議人士和維權人士,更是感同身受,在便衣警察密布的監控之下,他們悄悄在家中觀看該片,不時發出長長的喟歎:人類已經邁入二十一世紀,那些在東歐和前蘇聯已經成為過去式的故事,竟然還在中國上演!相關導演且樂此不疲!   
東歐清算前共產黨線民
實際上,那些故事,不僅已經在東歐和前蘇聯成為過去式,如今的東歐國家,還紛紛開始清算前共產黨的同謀者。早在九十年代初,剛剛獲得民主新生的捷克,就制訂《刑法增訂條例》,依據該條例,凡擔任過捷共縣級以上官員者,均可被處以二至五年有期徒刑。   
今年一月八日,波蘭,剛剛被梵蒂岡教宗本篤十六任命為華沙大主教的斯坦尼斯瓦夫.維爾古斯,在正式就職前一刻宣佈辭職。原來,波蘭媒體揭發,維爾古斯神父年輕時,曾與波蘭共產黨情報機構合作充當線民。在醜聞越鬧越大的情況下,維爾古斯神父承認曾經做過不光彩的事,並宣佈辭職。   
鑒於波共曾大力滲透天主教,波蘭神職人員中百分之十五曾充當波共政權的線民,維爾古斯神父事件後,波蘭主教團決定,讓全國每位主教都接受真相調查,以鑒定他們中是否有人曾與共產黨秘密警察合作過。波蘭的聖座國務卿也要求,將類似調查擴大到全國黨政人員,以示清白。   
波蘭議會隨後通過一項法案,禁止前共產黨政權的同謀者擔任公職。依據該法案,至少七十萬人必須坦白是否曾為波共充當線民。包括公務員、學者、記者、國營企業負責人、以及學校校長等,都必須填報表格,鑒定身份,否則將被徑直辭退。   
說到這裡,不言而喻,前東歐共產黨線民的下場,應足為今日異常忙碌的中共特務、奸細、線民之警戒。   
俄羅斯例外,民主大打折扣
除波蘭之外,清算前共產黨政權線民的工作,在東歐各國都已展開。然而,俄羅斯成為例外。目前的俄國社會,居然並不認為同前蘇共秘密警察和情報機構的合作,是件不光彩和恥辱的事情。   
現任俄羅斯總統普京本人,就曾經是克格勃高級特務。普京當政後,大量前蘇共克格勃成員進入政府,佔據俄羅斯統治階層的比例,超過百分之七十。這便是俄羅斯沒有出現類似東歐清算潮的現實原因。   
實際上,在俄國,誰都知道,克格勃曾經在東正教中大量招募線民。烏克蘭東正教會領導人揭露:在俄國東正教領導層和高級神職人員中,許多人從年輕時代起,就完全被克格勃操控充當內奸或者線民。對此,俄羅斯東正教大牧首阿列克塞二世曾含蓄表示,希望社會能夠原諒教會中的那些昔日線民。   
俄羅斯的例外,恰恰從一個側面,詮釋了俄羅斯民主遭到削弱的原因。儘管俄羅斯還有民主基礎,但顯然已經被普京弱化。普京當政後,瓦解了俄羅斯地方政府的選舉制度,地方長官由他一人任命,大權獨攬;普京將原先的俄羅斯富豪一個個送進監獄,將大企業的主導權收歸己有,然後讓自己的親信成為新的首富或者富豪;普京當政期間,反對派人物中毒和死亡事件接二連三地發生。僅在對政府持批評立場的記者中,就有十四人遭暗殺或「神秘死亡」。普京連任兩屆後,竟然還打算在二零零八年之後充當「太上皇」,垂簾聽政,足見其獨裁之心。   
儘管如此,在俄羅斯,普京的支持率依然高達百分之七十。這裡折射的,是俄羅斯民族中根深蒂固的盲目個人崇拜心理。這種集體守舊心態,使俄羅斯民主大打折扣。普京受到支持,出於兩點:其一,在車臣戰爭中,普京表現的強悍;其二,普京當政後,正值世界能源市場需求激增,普京利用俄羅斯最豐富的能源儲藏,大作能源買賣,使俄羅斯經濟起飛,迅速重新崛起。   
毫無疑問,對前蘇共線民的清算,已經無法在普京時代展開,只能留待俄羅斯的另一個時代。而這種清算,即便對於俄羅斯,也是注定的,區別只是遲早而已。   
中共間諜戰從內戰延續至今
當年,中共篡取國政,依仗的法術之一,就是間諜戰。在國統區內,中共無孔不入地發展間諜、奸細、線民。或者直接從「解放區」內,集中培訓並源源不斷地向國統區輸送間諜、奸細、線民。共產黨對國民黨的間諜戰,以人海戰術展開,令國民黨防不勝防。以至於國民黨的要津大都被中共間諜所據。不僅國軍高級將領左右,佈滿中共眼線,就連南京總統府內也密布中共奸細。到一九四九年四月,南京陷落前夕,總統府內,七名機要報話員就有六名是中共特務。蔣公焉能不敗?   
中共建政後,更將間諜戰進行到底。毛澤東迷戀明史,尤其推崇明王朝的特務治國術。一九八九年之後,中共強化特務治國,達到登峰造極。在國內展開大規模竊聽、跟蹤、臥底與監視,並將這種監控擴及海外、佈及網絡。中共監控的對象包括:民運人士、異議人士、宗教人士、法輪功學員、維權人士、其他抗爭人士(如堅持抗爭的拆遷戶、訪民和疆蒙藏少數民族等),以及香港民主派、台灣和海外反共人士等。   
在這一過程中,中共更將其間諜戰中的人海戰術,發揮到極致。中共特務和線民,無處不在,密如蛛網。據學者估計,僅在香港一地,中共安插的特務、內奸、線民等就數以十萬計。在澳大利亞和加拿大,也先後爆出中共向兩國分別派遣間諜達三千人的新聞。   
中共在異議人士中發展線民
單說針對民運人士或異議人士這部分。中共除了監控和迫害,還對他們展開爭取工作。國家安全部在全國範圍內部署,分片分點,任務落實到人頭,採取類似球場上密集盯梢或貼身緊跟的戰術,配合重金引誘與收買,對異議人士及其家屬展開聯絡和游說工作。   
針對海外異議人士,中共的「統戰」工作,主要通過其家屬進行,以鄉情和親情為感召。當家屬受到優待,或者,從家屬那裡傳來國安人員「友好」和「善意」的口訊時,一些流亡異議人士最初都以為,中共的目的僅僅是要他們降低批評聲音與反對活動,低調行事。但隨後就發現,中共的用意,卻深長得多,不僅要「統戰」,還要「策反」:中共居然要發展異議人士當線民!   
各地國安人員為了立功受獎,施出渾身解數,全力誘惑兼游說,連曾被他們投入牢獄、受盡迫害的人,都不放過。此舉,對懷抱崇高民主理想的異議人士而言形同羞辱。對中共而言,卻十分自然:既然是人海戰術,中共發展線民,就不放過任何人的任何可能性。   
極少數理念模糊、信仰不堅、意志薄弱或在海外生存維艱的異議人士,或淪陷其中。這是中共「統戰」的最大成果;少數異議人士雖婉拒充當線民,卻在中共的反覆勸說下,言論與活動趨於低調,甚至完全消音,則是中共工作的次大成果;如果這兩點都達不到,中共還可能利用某人曾經回國,並遭安全局約談的情節,對外放風,抹黑該人士,使其在民運中站不住腳,達離間之效。   
中共手段多樣,恩威兼施,目的多重,異議人士,不可不慎不防。如果在黎明前的黑夜裡倒下,則誠為可惜可悲。從政治策略而言,為國家計,對立雙方,並非不可接觸、不可對話。面對中共的「柔性」攻勢,異議人士大可反其道而行,籍機誠意勸說中共:揚棄專制,接納民主,譜寫民族和解,共建文明中國。如此,個人化被動為主動,家國化干戈為玉帛。則國家幸甚,民族幸甚。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