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5日 星期四

毓民特區:對曾蔭權政府的期望

[收聽]香港的行政長官選舉已經塵埃落定,中央人民政府的國務院也已經正式宣佈任命曾蔭權為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第三屆行政長官,他的第三屆任期由今年七月一日開始。換言之,在未來五年多的時間,香港都要由這位老兄來當家。對於他個人來說,當然是光宗耀祖,多難才找到有一個人在香港回歸前後,在數個官邸住過,曾經是財政司司長,又當過政務司司長,目前又是特首,住在“禮賓府”,他作為一位中國人,都可說是光宗耀祖和無憾了。因此,在三月二十五日宣佈曾蔭權以六百四十九票當選的時候,他眼泛淚光,而李怡就在《蘋果日報》中把此形容為“鱷魚淚”。不過,我並不同意,我認為他當時真的是有所感動的,他要感謝梁家傑為他抬轎,也要感謝公民黨和民主黨那麼高姿態地去參加所謂的特首選舉,使得他可以不是勝之不武,起碼有一個人來作陪襯,然後又可以“高票、高提名、高民望”當選。大家試想一下,如果沒有梁家傑去參選,那個民意調查會是如何呢?因此,梁家傑是使曾蔭權得到高民望的功臣。目前選舉已經結束,在未來的五年,香港由曾蔭權來當家,他是否會兌現其在選舉期間所作出的諾言呢?我可以告訴大家,實在是很難完全兌現。而目前大家最關心的就是究竟在二零一二年是否會有普選?我也可以告訴大家,向大家擔保在二零一二年一定不行。因此,他在這五年中,最重要的是把內政搞好。其實直到目前為止,我們還未看到曾蔭權的真正表現,只是那些在起哄,然後就“一犬吠日,百犬吠聲”,讓人看來他好像是很有本事似的。不過,如果大家回頭想一想,在過去一年多的時間,曾蔭權做了些什麼呢?政府的庫房“淹水”,與他何關呢?經濟衰退期已經過去,經濟開始復甦,失業率下降,其實這些都是跟他沒有關係的。他只是“行運醫生治病尾”,說一句難聽的,他只是比董建華幸運罷了。大家要真真正正看他的本事,就是要在未來的數年。那麼.曾蔭權的新班子會是一些什麼人呢?他會如何去還債呢?怎樣還給自由黨?怎樣還給民建聯?怎樣還給那些大商家呢?在未來新政府的人事安排上,他是否要去酬庸自由黨和民建聯呢?而這些都是他無法迴避的問題。對於現任的那些被認為是不稱職的問責局長,是否要全部革職,換上新的呢?這些對他來說也是很大的考驗。至於他先前所開出的支票,說要設局長助理這些新職位,這擺明是要讓自由黨和民建聯可以得益。這究竟要如何去擺平呢?而對於一些重要的政策,如醫療融資、教育改革、貧富懸殊等的問題,要如何去進行呢?這些都是他在這五年的任內無法迴避的問題。至於普選的問題,說到底都是要老爺首肯才行。未來的數年,如果曾蔭權可以表現出他的真功夫,令香港可以有所發展的話,讓他當選仍然是有價值的。不過,我們對此並不感到太樂觀,當然有不少人認為大陸的經濟好,香港的就會好,但問題是大陸的經濟好,並不表示就可以解決香港的貧富懸殊問題,也不代表香港政治發展上的問題會很容易獲得解決。有關普選的問題始終是特區政府和中央政府無法避免的。那麼,究竟大家對曾蔭權政府有哪些期望呢?我認為這問題是很值得大家去討論。當然,我們是很想他可以解決貧富懸殊,以及由於經濟轉型而出現的經濟失衡現象等問題,而對於可能再次重現的泡沫經濟,是否可以有一些預防的措施呢?目前政府的庫房 “淹水”,有大量的盈餘,她可以對弱勢的團體和貧窮的人士有何實則的資援呢?這些都是值得大家向曾蔭權提出具體的訴求。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