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21日 星期六

十 博 士 大 戰 于 丹

最 近 中 國 文 化 界 有 一 個 奇 特 的 現 象 , 叫 做 「 十 博 士 現 象 」 , 意 思 是 動 不 動 就 有 十 個 博 士 出 來 聯 名 反 對 些 什 麼 抗 議 些 什 麼 。 去 年 最 轟 動 的 是 「 十 博 士 集 體 反 對 聖 誕 節 」 , 十 個 來 自 不 同 名 校 的 博 士 和 博 士 生 覺 得 現 在 的 中 國 人 太 忘 本 了 , 通 通 跑 去 過 洋 人 的 聖 誕 節 , 很 傷 害 咱 們 民 族 的 感 情 和 志 氣 。 今 年 比 較 出 名 的 十 博 士 事 件 , 則 是 十 博 士 聯 名 寫 信 給 中 央 電 視 台 , 要 求 于 丹 「 下 課 」 ( 請 注 意 , 這 是 十 個 不 同 的 博 士 。 為 什 麼 是 十 個 而 非 九 個 呢 ? 我 也 不 知 道 ) 。 于 丹 是 個 傳 媒 學 者 , 但 她 講 的 卻 是 《 論 語 》 , 在 中 央 電 視 台 的 著 名 節 目 《 百 家 講 壇 》 上 講 了 幾 集 《 論 語 》 , 結 果 一 下 子 暴 紅 起 來 , 不 只 節 目 的 光 碟 暢 銷 , 據 節 目 講 稿 寫 成 的 《 論 語 心 得 》 更 狂 賣 三 百 五 十 萬 冊 ! 比 起 之 前 在 同 一 個 節 目 上 說 三 國 的 易 中 天 , 她 的 人 氣 有 過 之 而 無 不 及 。
於 是 易 中 天 曾 經 惹 起 的 爭 議 很 快 就 招 呼 到 于 丹 頭 上 了 。 許 多 人 說 這 批 學 者 放 正 經 的 學 問 不 管 , 到 電 視 台 的 節 目 亮 相 是 好 名 媚 俗 。 接 下 來 就 有 人 用 嚴 格 的 尺 度 去 檢 查 他 們 的 一 字 一 句 , 當 然 挑 出 了 不 少 毛 病 , 然 後 就 說 這 是 曲 學 阿 世 , 毀 了 學 術 , 荼 毒 眾 生 。 正 好 這 兩 年 又 有 所 謂 的 「 讀 經 運 動 」 , 中 華 經 典 被 捧 得 如 天 高 , 好 些 家 長 甚 至 送 孩 子 到 復 古 的 私 塾 去 穿 「 漢 服 」 背 經 書 ( 他 們 背 的 其 實 是 三 字 經 ) 。 而 于 丹 和 易 中 天 等 人 幹 的 不 算 是 普 及 經 典 , 批 評 者 說 這 叫 做 「 庸 俗 化 」 經 典 。 易 中 天 還 好 , 到 底 是 史 學 家 , 「 戲 說 」 三 國 還 不 離 本 行 ; 于 丹 可 慘 了 , 雖 然 擁 有 中 國 古 典 文 學 碩 士 學 位 , 可 你 現 在 是 個 搞 傳 媒 的 , 憑 什 麼 學 人 家 說 《 論 語 》 ? 而 且 說 完 《 論 語 》 不 算 , 還 要 再 接 再 厲 講 《 莊 子 》 。 所 以 「 十 博 士 」 急 了 , 他 們 寫 信 給 中 央 台 , 要 央 視 停 止 再 用 于 丹 , 怕 她 這 一 路 講 下 去 會 滅 了 中 國 文 化 的 精 粹 。 平 心 而 論 , 于 丹 講 課 的 確 有 一 手 , 否 則 怎 能 硬 生 生 把 《 論 語 》 說 成 一 個 高 收 視 率 的 電 視 節 目 呢 ? 至 於 她 講 出 來 的 東 西 , 大 家 當 然 可 以 不 同 意 ; 我 就 嫌 她 將 《 論 語 》 變 成 了 中 國 最 古 老 的 心 靈 雞 湯 , 孔 子 成 了 一 個 印 度 Guru 般 的 靈 性 導 師 。 但 是 看 事 情 要 公 道 點 , 假 設 那 三 百 五 十 萬 個 買 了 她 的 書 的 消 費 者 有 一 半 真 的 看 完 全 書 , 那 就 是 一 百 二 十 五 萬 了 ; 保 守 地 猜 測 , 這 一 百 二 十 五 萬 讀 者 頭 又 有 一 萬 人 意 猶 未 盡 , 找 楊 伯 峻 的 《 論 語 譯 注 》 回 來 細 讀 原 典 。 這 豈 不 是 讓 《 論 語 》 多 了 一 萬 個 讀 者 嗎 ? 這 還 不 叫 普 及 經 典 ? 這 還 不 算 無 量 功 德 ? 觀 諸 歐 美 日 等 地 , 用 通 俗 寫 作 手 法 甚 至 電 視 語 言 去 介 紹 經 典 的 , 不 只 在 所 多 有 , 甚 至 還 發 展 成 了 一 套 專 業 。 可 是 人 家 的 學 術 界 卻 很 少 有 我 們 這 麼 大 規 模 的 聲 討 運 動 , 往 往 他 們 還 要 為 之 背 書 深 表 感 激 呢 。 因 為 這 等 於 開 拓 了 市 場 , 替 許 多 學 院 無 人 聞 問 的 專 家 找 到 了 潛 在 的 受 眾 , 是 多 好 的 美 事 呀 。 就 算 你 覺 得 于 丹 版 的 《 論 語 》 錯 漏 百 出 , 違 背 了 原 典 精 神 , 你 也 可 以 為 文 反 駁 以 正 視 聽 呀 。 例 如 我 很 敬 佩 的 學 者 , 北 大 的 李 零 授 就 在 這 一 片 熱 潮 之 中 推 出 了 他 的 《 喪 家 狗 ─ ─ 我 讀 《 論 語 》 》 , 四 百 多 頁 的 篇 幅 一 字 一 句 地 帶 大 家 回 歸 原 典 。 「 十 博 士 」 犯 得 去 叫 人 「 下 課 」 嗎 ? 很 多 人 以 為 侵 犯 言 論 自 由 的 只 有 政 府 官 員 , 其 實 這 樣 子 寫 信 向 媒 體 管 理 層 施 壓 , 要 他 們 炒 人 , 不 也 是 侵 犯 言 論 自 由 嗎 ? 不 也 是 用 不 合 理 不 對 等 的 手 法 去 對 付 人 嗎 ? 正 如 你 要 是 不 喜 歡 我 寫 的 東 西 , 你 可 以 用 各 種 方 法 反 駁 我 , 大 家 理 性 甚 或 粗 暴 地 爭 辯 , 但 你 能 叫 黎 智 英 停 我 的 專 欄 嗎 ? 不 管 你 是 胡 錦 濤 還 是 十 博 士 , 二 者 的 分 別 只 在 於 權 力 大 小 , 幹 的 都 是 同 一 回 事 。 身 為 博 士 身 為 知 識 份 子 , 竟 連 這 點 粗 淺 道 理 都 弄 不 懂 。 我 外 公 生 前 一 直 罵 我 沒 出 息 , 覺 得 我 沒 唸 博 士 是 他 的 遺 憾 。 如 今 我 可 以 把 這 批 十 博 士 那 批 十 博 士 的 檄 文 燒 給 他 老 人 家 看 了 。 不 讀 博 士 固 然 可 惜 , 讀 了 博 士 有 時 候 更 可 惜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