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25日 星期三

聆 聽 者

最 近 的 一 些 大 新 聞 , 證 明 一 個 很 簡 單 的 道 理 : 女 人 不 管 多 麼 有 錢 , 到 頭 來 只 需 要 一 個 所 謂 聆 聽 者 。 「 聆 聽 者 」 , 是 一 個 很 畸 形 的 名 詞 , 華 文 本 來 沒 有 , 純 粹 是 翻 譯 : Be a good listener , 從 外 國 留 學 回 來 的 高 等 華 人 多 了 , 也 把 美 國 的 心 理 學 家 和 關 懷 弱 勢 族 群 的 許 多 社 會 工 作 者 的 這 個 字 搬 回 來 。 「 做 一 個 好 的 聆 聽 者 」 , 一 句 很 畸 形 的 華 文 , 近 年 在 中 產 階 級 之 中 卻 很 流 行 。 做 一 個 聆 聽 者 , 在 形 象 上 , 有 點 像 荷 里 活 文 藝 片 的 梅 麗 史 翠 普 , 坐 在 邊 , 輕 輕 按 一 個 病 人 的 手 , 病 人 在 喃 喃 自 語 , 憶 述 大 半 生 的 苦 樂 。 人 之 將 死 , 精 神 狀 態 總 有 點 迷 糊 , 講 的 全 是 很 沉 悶 的 往 事 , 一 點 也 不 好 聽 , 但 溫 柔 體 貼 的 梅 麗 史 翠 普 , 很 慈 愛 地 笑 , 耐 心 地 聽 病 人 講 話 , 點 頭 笑 , 一 面 應 : Hm 嗯 、 Hm 嗯 。 這 一 種 「 Hm 嗯 、 Hm 嗯 」 的 聲 音 , 是 很 英 美 鬼 婆 的 聲 音 。 我 少 年 的 時 候 , 遇 到 一 位 大 姐 姐 , 她 剛 從 美 國 讀 了 幾 年 書 回 來 , 跟 我 友 愛 地 攀 談 學 業 、 志 趣 、 人 生 。 在 一 家 餐 廳 , 我 對 她 傾 說 了 很 多 心 事 , 她 微 笑 , 耐 心 地 聆 聽 , 一 面 點 頭 : Hm 嗯 、 Hm 嗯 。 這 一 聲 聲 點 頭 的 「 Hm 嗯 」 , 令 我 很 感 動 。 在 家 庭 和 學 校 , 從 來 沒 有 人 那 麼 耐 心 聽 過 一 個 少 年 人 說 話 , 只 有 這 位 大 姐 姐 。 我 說 的 一 切 , 都 是 自 己 的 小 事 , 與 她 沒 有 關 係 , 但 她 很 有 耐 性 , 一 面 Hm 嗯 , 一 點 也 不 敷 衍 , 聽 我 說 下 去 , 而 且 還 不 時 插 話 , 解 答 我 的 一 些 疑 問 。 「 我 有 把 你 悶 親 嗎 ? 」 我 問 。 她 微 笑 , 搖 搖 頭 : 「 沒 有 , 你 所 說 的 , 對 我 來 說 , 好 Interesting 。 」 我 的 心 頭 湧 起 一 股 暖 流 , 我 說 : 「 你 好 Nice 。 」 「 為 什 麼 呢 ? 」 她 答 : 「 在 人 生 中 , 我 們 都 要 學 習 做 一 個 很 好 的 聆 聽 者 。 」 我 吃 了 一 驚 , 這 樣 的 哲 理 , 我 從 來 沒 有 聽 過 。 她 的 應 對 , 不 是 十 分 的 Chinese , 在 周 圍 的 華 人 社 會 , 從 來 沒 有 人 以 這 樣 的 角 度 詮 釋 人 際 關 係 。 跟 一 個 香 港 人 傾 訴 什 麼 , 他 只 有 三 分 鐘 耐 性 , 然 後 開 始 四 周 瞟 顧 , 還 偷 偷 看 錶 。 當 然 , 你 說 的 可 能 是 廢 話 , 但 做 一 個 好 的 聆 聽 者 , 原 來 也 包 括 聆 聽 廢 話 。 聆 聽 是 一 種 奉 獻 , 尤 其 當 對 方 語 無 倫 次 , 更 是 一 種 犧 牲 。 Hm 嗯 、 Hm 嗯 , 這 個 發 言 , 相 當 溫 柔 , 雖 然 有 點 造 作 , 但 比 起 唸 大 悲 咒 , 有 時 人 在 雲 雨 繁 亂 的 心 中 , 播 下 了 一 道 彩 虹 。

沒有留言: